都會叢林的遊俠:攀木蜥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都會叢林的遊俠:攀木蜥蜴

2011年10月18日
作者:呂軍逸

※ 編按:生物多樣性其實不只發生在遠山深海中!世界上有超過30億人居住在都市地區,在生活周遭,其實有許多不同的生命型態與我們共存,有時我們視而不見,有時我們將其視為不共戴天之敵。然而,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東西,都在大自然的生態系裡佔有一席之地,各有其角色、功能,若是細細觀察,也能發現宇宙共通的道理或法則。本週生物簡介專欄將帶您從不同角度,重新認識幾種生活中的兩棲、爬蟲類, 或能領略「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之趣味。

一大清早,都會公園裡陽光從葉縫中探照進來,落了一地的金黃,「一二,一二」,早起運動的阿公阿媽在公園裡運動著,有的打太極,有的在慢跑,樹枝上的蜥蜴看來也沒閒著,一上一下的做著伏地挺身,準備大打出手。

都會遊俠

黃口攀蜥的雄蜥身體兩側可見黃綠色的縱紋,是台灣最小型的攀蜥種類。攝影:呂軍逸。都市的公園裡頭,常常可以見到一群尾巴長長的蜥蜴在枝頭上跳來跳去,相互追逐,他們是可愛的攀木蜥蜴。攀木蜥蜴隸屬於舊大陸鬣蜥科(Agamidae),全世界約有四百多種,種類不算少。他們的尾巴一般不會自割,長長的尾巴和細細的腳趾是他們在樹枝間穿梭的最佳工具,往往一個溜煙就不見蹤影。目前在台灣共有短肢攀蜥、斯文豪氏攀蜥、黃口攀蜥、呂氏攀蜥以及牧氏攀蜥五種攀木蜥蜴,分類上皆屬攀蜥屬,不同種類在公母顏色上也有不同的差異。其中我們在都會公園或近郊山區最常見到斯文豪氏和黃口兩種攀蜥的身影。

林間「蜥」戲

夜間觀察時,樹枝上常常可以看見睡得正香甜的斯文豪氏攀蜥。攝影:呂軍逸。一隻身上帶有黃色縱紋的攀木蜥蜴在枝頭上曬著溫暖的陽光,他是台灣體型最大型也是最常見的斯文豪氏攀蜥的雄蜥,長長的尾巴,咖啡色的身軀,和樹木的顏色相近,要不是體側的黃色斑紋,還真是不容易發現他們。這隻雄蜥身體曬熱了,張開了嘴散熱,相當可愛,正當我看著入神時,另一棵樹上的雄蜥悄悄的靠近,原先占據枝頭的雄蜥早有警覺,眼睛緊盯著這號入侵者,情勢也逐漸緊張了起來。

被視為入侵者的這隻攀蜥,其實是來挑戰的,他爬上了那隻雄蜥棲息的同一根樹幹上,進入了警戒範圍,面對挑戰者,兩隻雄蜥都用前腳撐起了身軀,做出伏地挺身的示威姿勢,喉囊擴張,下巴白色的斑紋也更加明顯,戰爭一觸即發。

看來雙方都不是省油的燈,豎起了背上的鬣鱗,互看了一眼,挑戰者率先往前衝去,經過了一番追咬扭打,較為弱勢的雄蜥跑到了枝幹較低的地方,戰勝者倒是昂起了首,一副驕傲的模樣,身上花紋也更加鮮豔。

每到春末夏季正值繁殖季節時,常可見到山區和公園的樹上有不少的雄性斯文豪氏攀蜥在枝頭間互較高低,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蜥蜴們在林間追逐嬉戲。當然他們不止對同類會擺出威嚇的姿勢,有一次筆者就觀察到一隻松鼠和一隻雄蜥在地上對峙,松鼠大概覺得好奇有趣,攀蜥倒是隨時想溜之大吉的模樣,看見松鼠,他照樣拱起了身,豎起了鬣,有模有樣的做起了伏地挺身。看著松鼠似乎絲毫沒有被嚇到的模樣,就這樣僵持了五六分鐘,攀蜥見苗頭不對,快速跑到最近的一個樹洞中躲了起來。

吃芒果,還是吃芝麻湯圓

台灣攀木蜥蜴為雌雄二型性,圖為均一擴散型的黃口攀蜥雌蜥。攝影:呂軍逸。另一種生長在近郊山區的則為黃口攀蜥,同時也是台灣最小型的攀木蜥蜴。別看他們瘦弱的身形,生氣起來和特有種的斯文豪氏攀蜥比較起來,可是一點也不遜色。黃口攀蜥屬於台灣的特有亞種攀蜥,還有三個不同的亞種分布在日本的琉球群島。由於黃口攀蜥喜愛較隱蔽的棲息環境,因此在一些較為開闊的公園和人工的綠地上無法和大型的斯文豪氏攀蜥競爭而被取代。常常會有人難以分辨黃口和斯文豪氏攀蜥,我總會笑著說,你看看他們是吃芒果還是芝麻湯圓。黃口攀蜥的名字由來顧名思義就是口腔的外緣和舌頭是黃色的,就像芒果的顏色,相較於斯文豪氏攀蜥,口腔外緣為白色,內部呈黑色,就像是芝麻湯圓一樣,相當有趣。

虛張聲勢

當遭遇危險時,黃口攀蜥張開大嘴,擺出伏地挺身的威嚇預備姿勢。攝影:呂軍逸。有一天,我利用午後閒暇,散步到北市的親山步道,突然一隻雄黃口攀蜥跳到我的身上,大概誤認為我是個樹枝,緩緩沿著我衣服向上爬,爬到手臂上時,看見了我的大眼睛正盯著他,大概也嚇了一大跳,脹起了橘紅色的喉垂帶,打開了「黃」盆大口,和我對峙著,仿佛就在跟我說:「我可不是好欺負的啊!」下次在都會公園或近郊看見了這兩種迷人的小蜥蜴,不妨也觀察一下他們伏地挺身和虛張聲勢的有趣模樣吧!

 

【來看看城市裡還有什麼小東西】

 

※ 本文與合作刊登

欣賞這篇新聞嗎?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需要您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