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斑蛛筆記 | 環境資訊中心

雲斑蛛筆記

2012年02月19日
作者:楊家旺

陳世煌《台灣常見蜘蛛圖鑑》(以下簡稱《煌》)、李文貴《蜘蛛》(以下簡稱《貴》)、陳仁杰《台灣蜘蛛觀察入門》(以下簡稱《杰》)、新海榮一《日本的蜘蛛》(以下簡稱《榮》)。四本蜘蛛圖鑑攤開,排成一字,開始我的雲斑蛛筆記。

泉字雲斑蛛(Cyrtophora moluccensis),請翻到《煌》182頁、《貴》72頁、《杰》166頁、《榮》228頁。《煌》說:「由於腹部背面的斑紋極似『泉』字,故名。」如上四圖,老實說,我看不太出泉字在哪裏,那些白色斑點的組成也許有一些泉字的感覺(抽象派),但實在很難說像。

我刻意挑了四張腹背顏色差異的泉字雲斑蛛照片,可看見祂們腹背顏色並不一致,是什麼因素造成祂們顏色的不同呢?腹背的顏色雖然不穩定,但是《杰》說:「腹背前方有一對白色圓錐形突起,為重要特徵。」這一特徵非常穩定,見如上四圖應該可以清楚發現皆具此一特徵。

雲斑蛛屬(Gyrtophora)的網式很特別,《杰》說:「多數金蛛科(Araneidae)的成員織平面網,但雲斑蛛屬除了織有一片網目細密的水平網,網片四周還有許多錯綜複雜的支持絲與絆絲,一方面支撐平面網,另一方面使飛入的獵物容易絆落平面網上。由於片網看來好像被撐起的帳篷,所以也被稱作帳篷網蜘蛛(Tent-web spider)。」泉字雲斑蛛的網式,可參考如上三圖,祂的網,總是讓人感覺凌亂複雜。上圖左,是泉字雲斑蛛與卵囊的照片,算是常見,所以四本圖鑑皆有收錄這樣的畫面。另外,四本圖鑑也都收錄了雄蛛的照片,雄蛛外觀請參見上圖右上。而上圖右下則可看見雲斑蛛屬特有的方格狀網,像一張棋盤。

方格雲斑蛛(Cyrtophora exanthematica),請翻到《煌》180頁、《貴》176頁、《杰》169頁、《榮》229頁。

方格雲斑蛛的體色雖然略有變化,但基本上以褐色系為主,這和祂偏愛在網裏擺飾一些枯葉肯定有很大的關係,畢竟,這些枯葉能讓祂看起來也像是其中一片枯葉,進而達到隱身的效果;或者,祂有時就趴在某一片枯葉中,讓自己的體色和枯葉的顏色合一,徹底讓自己消失於無形。方格雲斑蛛的腹末,《煌》說:「中央內凹,形成缺刻」。

雲斑蛛的網不只立體,而且非常大,如上我所呈現的,都只是局部。上圖右下的照片,一樣可看見棋盤狀的網式。上圖左下是方格雲斑蛛的雄蛛,體色黑,和雌蛛比起來,小很多。《杰》收錄了一張方格雲斑蛛護卵的照片,祂的卵囊製作得很像一片枯葉,方格雲斑蛛就伏在卵囊上,如同祂伏在枯葉上頭一般,隱蔽效果十足。可見方格雲斑蛛的雌蛛很用心,製作卵囊一點兒也不馬虎,力求像一片枯葉。

單色雲斑蛛(Cyrtophora unicolor),請翻到《煌》184頁、《貴》178頁、《榮》229頁。台灣三種雲斑蛛裏頭,單色雲斑蛛最少見。就外觀上來說,祂比較像方格雲斑蛛,而不像泉字雲斑蛛,但方格雲斑蛛的腹末有分叉,單色雲斑蛛則否。單色雲斑蛛待在網上,比方格雲斑蛛更偏好枯葉,幾乎可以說祂總是拉一片落葉將自己隱身其中。由於腹末沒有分叉,祂的腹部看起來便有些三角形了,於是又和三角鬼蛛(Parawixia dehaani)長得相像,當然,腹末並沒有三角鬼蛛那麼銳尖。上圖右下,我還是收錄一張棋盤狀的網式,這幾乎是雲斑蛛屬網式的獨門特色。

《煌》收錄單色雲斑蛛護卵的照片,卵囊像一片枯葉,單色雲斑蛛伏在卵囊上。從護卵和卵囊外觀來看,方格雲斑蛛和單色雲斑蛛實在都是盡責的母親,力求卵囊製作得像一片枯葉。至於泉字雲斑蛛,則和兩者差別頗大,卵囊採凌亂的一顆毛球狀。甚至就外觀來說,泉字雲斑蛛也和方格雲斑蛛與單色雲斑蛛也不相同,泉字雲斑蛛不採隱蔽效果較佳的褐色系,也不拉枯葉來隱藏自己(或許明白沒用,何必多此一舉)。但褐色系體色的方格雲斑蛛和單色雲斑蛛,就懂得利用枯葉來偽裝自己,甚至還懂得將卵囊製成枯葉狀,試圖亂真。

如上這張照片,是我在婆羅洲(Borneo)熱帶雨林拍到的,論外觀,祂比較像台灣三種雲斑蛛裏頭的泉字雲斑蛛,甚至腹部前端的兩圓錐狀突起,幾乎與泉字雲斑蛛一模一樣。當然,腹背的紋部所構成的圖案並不相同。根據《煌》所列泉字雲斑蛛的分布地區來看,婆羅洲是有可能看泉字雲斑蛛的。但我不確定上圖這隻是否可能為泉字雲斑蛛,畢竟,紋路差異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