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綠色學徒之旅】在Kibbutz Lotan 幾種不同的農業現場 | 環境資訊中心

【以色列綠色學徒之旅】在Kibbutz Lotan 幾種不同的農業現場

2012年02月17日
本報2012年2月17日以色列,伊拉特訊,特約記者陳婉寧報導

田間充滿浪漫的科學

學習組裝不同作物需求的灌溉系統Kibbutz Lotan並不大,走逛一圈只要30分鐘。

Kibbutz Lotan內的成員有Lotan居民、來自世界各地度假打工的年輕人、慕名而來的遊客、為了學習自然建築、樸門永續設計及和平研究的學員…等。幾種不同身份成員,要依賴著稀有但利用效率高的水資源及幾畝菜園、牛羊圈來提供所有人的飲食需求。

你會感覺人跟土地的關係是很直接的,因為這些可見的作物和所有人類排出的廢棄物循環是一個封閉的圓,你很清楚今天餐桌上的食物是烹飪前幾小時才去採摘的。

講者正介紹控制不同區域的滴灌系統閥門Kibbutz Lotan的課程中,有大量的實作空間讓學員整天扎在田中央。對非農藝或生物背景的我而言,一切都很新鮮。從土壤學、灌溉學、植物分類學..等基本功開始瞭解,田間工作可不是只有浪漫的想像,許多細微之處都有深奧生命科學蘊藏其中。

簡單舉幾個案例:以色列水資源的貧乏意外促成世界聞名的滴灌系統產業。滴灌系統也不是隨便在水管上扎幾個孔丟在田裡就完成了,即便在以色列本地,因各地區氣候條件差異,也需要經本地化過程。

Kibbutz Lotan地處多沙且水質鹽分含量高。使用傳統的噴灑式灌溉,只會讓水分迅速蒸發,同時在作物表面留下蒸發後的鹽分及礦物質,無助於作物生長。在設計灌溉系統時需要調查植物的種類、生長階段、土壤特性及作物根部系統的狀態…等。

滴灌系統就Kibbutz Lotan而言,夏天時一棵樹一天需要的水量是1000L,冬天需約250L,而夏天時一棵樹所需的灌溉時間十二小時,當然澆灌的時間也視在地情況而定。不管是滴灌式或噴灑式灌溉法,都沒有絕對的好壞,技術是用來適應氣候及作物,而非本末倒置。

在Kibbutz Lotan的滴灌系統設計中,水管上的每個小孔都有他的滴灌範圍,以確保以最少的水資源滿足作物生長需求,就像用牛犁田鬆軟土質一樣,每個小孔的位置也需要年年更換,若總是在同一位置澆灌,容易使土質變得緊實堅硬。

滴灌系統作物除了鄰近的菜園外,還有不少分佈在遠處的椰棗林或作物林,需要使用電腦控制不同地區的龍頭水表,並且定期記錄每月每日用水量,總水表與分布各地的分水表數據需相符,否則就表示哪處有漏水或滴灌系統運作不正常,總水閥也定期清洗以確保水質無虞。在課程裡各組學習如何安置灌溉系統及安置後的試用,以確保進行灌溉時沒有多餘的水資源被浪費。而不同的灌溉系統也用於不同習性的作物。

近距離埋頭在田間安置系統的時會驚嘆於自然界的奧妙,只能說:awesome!這大概是是麻痺於都市便利者未曾有過的感受經歷。

保存我們的種子  就是維護農業立足的自主性

種子房中各式各樣的乾燥種子在Lotan菜園中的作物,有部分種子來自市面採購,部分種子來自既有的作物生長過程中以人工的方式保存擷取。要學習保存種子,也連帶著需要瞭解不同作物的傳播特性。在Lotan菜園邊上,就有一個種子保存室,裡面堆滿了一箱又一箱不同作物的乾燥種子,分門別類地標好作物名稱。除了實際的播種作用外,也做為環境教育的現場教學。

就拿最尋常的蕃茄來說,將蕃茄對切開來,會看到核心有膠狀物和許多種子,膠狀物有點類似子宮的概念,它的濕潤讓種子有一良好的保存環境。將膠狀物和種子剝取放到盛水的玻璃罐中保存,之後再放置乾燥即可取得種子。

Kibbutz Lotan保存種子的原因有二:

保存下來的向日葵種子一是因為保存種子的確有助於社區的獨立性,而不需要仰賴種子市場,加上保存種子的技術並不複雜或者需要高科技,而是在觀察作物的習性後,依作物習性採收保存,再進行作物的繁殖及耕作。因此又更進一步圓滿了社區農業的獨立性,從作物生長、採收到保存種子,一個持續的循環不斷在土地上發生,這也是一十分直接的生命經驗。

原因二是鄰近的幾個Kibbutz也有在作保存種子的工作,因此交換種子成了增加社區作物多樣性的來源之一,也有助於社區間的交流,這樣交換種子的活動一直在社區間持續進行著。

走訪「黑暗農場」: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

實施慣行農法的洋蔥田Kibbutz Lotan有部分收入來源是向農產品公司收取農地租金。就現狀而言,Kibbutz Lotan與農產品公司是土地租賃關係,同時派駐管理農作物的幹部和工作人員因需就近照顧作物而住在Kibbutz Lotan內,某程度上也成為Lotan的一份子,只是關係不如Lotan內住民般的緊密。恰好有機會去參觀大家口中說的「黑暗農場(The Dark Side)」,即便Kibbutz Lotan更支持永續的無毒農業,但也無法輕易改變農產品公司的實際作為。

該公司在田間所使用的方法是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國際間對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有如下定義:

"IPM is a sustainable approach to managing pests by combining biological, cultural, physical and chemical tools in a way that minimizes economic, health and environmental risks."

實施IPM農法的青椒田翻譯起來還真繞口,在台灣翻譯為:病蟲害整合管理。可詳見農委會網站介紹,解釋如下:病蟲害整合管理有三項基本原則:1. 將害物之族群維持於經濟危害水準之下,而非趕盡殺絕;2. 儘量採用非化學製劑之防治方法;3. 當藥劑之應用已無可避免時,宜慎選藥劑,將其對有益生物、人類及環境之影降至最低。

因此病蟲害整合管理之定義可解釋如下:在農業經營系統下,利用多元化之防治方法控制有害生物族群,使其低於可被接受之經濟危害水準之下,同時維持生態平衡,進而減少作物之損失,並配合正確的農藥使用而達到生產高品質作物及其附屬品之目的,同時兼顧公眾健康、保護環境及有益生物之作物管理方法稱為整合管理。

Gabi佇立在馬鈴薯田中在Kibbutz Lotan現場眼見的狀況是:Gabi(農場管理幹部)拿著各種益蟲害蟲圖鑑跟我們解釋道:This is bad guy,that is good guy.

IPM做的就是在益蟲身體內注射某些物質,而益蟲會在害蟲的卵上注射該物質,使得害蟲無法進一步繁殖。簡言之就是透過生物科技或是其他方式讓益蟲(代表不吃我們要的作物)帶有抑制或殺死害蟲(會吃作物)的基因或是蛋白質,益蟲本身又會吃害蟲,或是利用食物鏈關係讓蛋白質注射至害蟲體內,達到害蟲減少,農作物極大化的效果。

Gabi認為,就農產品公司需要外銷(銷往歐盟國家及以色列本地,青椒價格在以色列國內是每公斤4歐元,在歐盟國家則是每公斤9歐元)的質量而言,IPM已經比大量噴灑化學殺蟲劑的傳統農法要友善環境一些,至於談到有機農業時,Gabi馬上臉色大變,按照他在現場的說法,他很直白地說:Organic agriculture is bullshit !

裝設在IPM農法青椒田內的益蟲罐他談到現在(以色列)有機農業所施打的有機肥料,對人體並非無害,也因為國內制度不構建全,消費者認知度也不夠高,隨隨便便就可以號稱自己是有機農業又在市場上獲得高價,這是Gabi頗不認同的一點。

目前他所負責的農場主要種植青椒、馬鈴薯及洋蔥。青椒園採用IPM農法,馬鈴薯及洋蔥仍舊採用傳統施打化肥的作法。唯一讓Gabi比較欣慰的一點是他認為政府提供最大程度的農業知識及技術諮詢支持,在協助農民上扮演重要的角色。

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作法對現場的我們來說還是頭一次看到的新鮮事物,因為在益蟲體內注射藥劑,再由益蟲注射到害蟲卵內,也是現場許多人無法認同的作法(不夠『自然』)。

但對Gabi而言,他認為透過實際操作,IPM的成效卓著,在農產品質量上表現俱佳,實體經濟收益也很可觀,這是十分現實的。以色列全國共有兩個kibbutz主營產業就是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農業,並與國內大型農產品公司合作通路。

幾個不同的農業現場,有趣地反應了多樣的現狀。下次我將造訪一位以色列實驗農場的鐵娘子,提供不同於kibbutz和Integrated Pest Management(IPM)農法的實踐。

※ 作者以色列之行感謝2012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