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蝶谷調查日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帝王蝶谷調查日記

2006年05月10日
文字‧攝影:詹家龍(台灣蝴蝶保育學會研究員)

穿越換日線 飛向帝王蝶谷
時間:台北12/1 14:10

在中華電信公司贊助下,我在12月1日離開了台灣展開萬里追蝶之旅,只為紀錄下這個被譽為動物遷移之最,5億隻帝王蝶每年進行的長達4000公里以上的驚異旅程。這讓我得以將這段期間在帝王蝶谷所在地,安甘格爾鎮所見所聞透過聲音、文字、照片及動態影像,將遠在地球另一端的生命訊息傳遞給國人共同分享。

希望藉由這次的追蝶之旅及未來「世界兩大越冬蝶谷」紀錄片的製作,能喚起更多國人一起重視台灣紫蝶幽谷:這個和墨西哥帝王蝶谷齊名,但卻才剛始被世人所知悉的生態奇景。但願有一天,台灣能如墨西哥般有個保護蝴蝶的總統令,茂林紫蝶幽谷是最後一個被填平蓋停車場的地方,每一棵孕育紫斑蝶的老榕樹、老藤都繼續矗立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經過20小時的長途飛行,飛機終於衝破堆積的厚雲抵達墨西哥市。我懷著一顆興奮又有點害怕的忐忑不安的心步出海關,之前曾居住在墨西哥的台灣友人曾表示:留墨台人被攔路強劫的機率是百分之百。而且在飛機上遇到那一位墨西哥媽媽,告速我的也是一些相當負面的資訊。於是原本在全世界機場都可聽到的叫客計程車司機的攬客行為,都變成我去驗證墨西哥確實不安全的鐵證。這讓我不得不快速拖著50公斤的行李,以異於常人的速度向前衝,並以一種買保險的心情,到我認為最安全的機場計程車櫃台,付了幾乎是一倍的價錢趕緊前往Hotel Prim。

晚上躺在床上看著24小時播映的足球賽,此時我知道:我已經來到帝王蝶的國度。每年大約5億隻帝王蝶從北美洲最遠飛行超過4000公里來到墨市近郊越冬……;從11月到隔年3月間,一棵樹上可聚集約40萭隻帝王蝶,一座山谷則可聚集超過1000萬隻……;墨西哥總統為保護牠們而頒布總統令…….而這些傳奇故事就在數百公里外的墨西哥市近郊的米卻阿幹州(Michoacan)安甘格爾鎮(Angangueo),等著我去一一驗証。

一片帝王蝶的翅膀
時間 : Sierra Chincua 12/ 5 15:30-14:30

我們在15:00來到帝王蝶谷所在地Sierra Chincua,這裡看起來不像帝王蝶保護區反倒像是個私人農場。門口有人收取30披索的停車費,接著就開始穿梭在歐亞梅爾杉(Oyamel fir)森林間的泥土產業道路。一路上相當巔簸,於是不時傳來車輛底盤碰撞的聲響,大約10分鐘後我來到一處大草原,遠方那兩排木造小屋看來就是入口處了!

下車後,一群當地小朋友馬上圍過來好奇的打量著他們口中的七諾(Chino中國人),我只好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金幣巧克力一一送給他們,這才背起攝影器材直接往入口處走去。協助帶我們前往帝王蝶谷的Fransisco向站長說明來歷後,我們就在進行保育工作近20年的蝴蝶爸爸「加哥達」的帶領下,往帝王蝶谷出發進行正式拍攝前的探勘工作。

蝴蝶爸爸是帝王蝶谷開始發展生態旅遊之初沒多久就加入這項工作,當初他只是當地的一個伐木工人,也就是帝王斑蝶的終結者,如今他卻成為帝王蝶的守護者。

Monarca dance長期進行這項工作,讓他是身強體壯雖然已是79九歲高齡走起路來仍是健步如飛。在經過20分鐘上坡並短暫休息後,就開始下坡往山的另一面走去。抵達一處懸崖邊時,蝴蝶爸爸指著地上處處可見的蝶翅對我們說:這裡是今年帝王蝶的第一個落腳地,現在牠們已經移到下方的山凹了,地上的死蝴蝶則是被鳥攻擊死亡的……

我緊跟在蝴蝶爸爸身後,腳踩著鋪上厚厚一層Sierra Chincua肥沃腐植土的鬆軟小徑,然後懸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不斷往斷崖下探。數分鐘後我站上一處斜坡,低聲喊著:我看到了!遠方幾棵歐亞梅爾杉的枝條生病似的往下垂,上面蓋著厚厚一層灰塵樣子的東西就是:帝王蝶!

在保育員帶領下我來到一棵帝王蝶樹下,但我並不急著拿出照相機紀錄,反倒開始靜靜坐在地上,看著午后陽光穿透帝王蝶翅形成有如琥珀般的顏色。幾分鐘後,帝王蝶一隻接一隻的將翅膀攤平進行日光浴,乍看之下好像歐亞梅爾杉開了滿樹的美麗紅花呢!

心裡雖想著要多留一會兒,但礙於下午5點前所有人員必需離開的規定,我隨便拍幾張照片後,便在保育員帶領下往回走,這就是我與帝王蝶谷的第一次遭遇!前後總計不超過10分鐘。

一棵樹40萬隻帝王蝶
時間 : Sierra Chincua 12/ 8

Monarca dance今天是我第三次進入帝王蝶谷了!另一位保育人員「皇」帶領我們來到Sierra Chincua更下方一處平坦的谷地。這裡是帝王蝶聚集的中心點,一眼望去整個森林都是蝴蝶樹。站在一棵約莫有四十萬隻帝王蝶的歐亞梅爾杉近30公尺高的巨大陰影下,盡管我眼前的帝王蝶都一動也不動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但我知道每一隻帝王斑蝶都隱藏著一段歷經千里跋涉的精采故事:正中間那隻倒掛著的是來自德州風吹過的草原上 、最殘破的那隻則是來自加拿大五大湖區滋潤過的森林裡、那隻綻放著深橘色光芒的則源自阿肯色州金髮小女孩細心灌溉過的蝴蝶花園中……

不知牠們曾讓多少墨西哥小男孩那烏黑眼珠下的小小心湖激起過一絲的漣漪:這些蝴蝶是從哪裡來的呢?牠們又為什麼突然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呢?而我真的相信,同樣的問題也一定會在那個住在加拿大五大湖邊,用捕蝶網抓了一隻帝王蝶的金髮加拿大小男生的腦海中激盪著………

下起蝴蝶雨
時間 : Sierra Chincua 12/ 12

今天是我進入帝王蝶谷的第六天,同時也是探訪帝王蝶谷的最後一天。一早起來看見陽光已經灑滿旅館中庭,我心想:太棒了!終於盼到一個整天萬里晴空的好天氣了!只是這同時也告訴了我晚起的事實……於是當我來到Sierra Chincua入口處,我一反前幾天堅持步行前往帝王蝶谷的方式叫了匹馬,然後用「快馬加鞭」的速度趕往帝王蝶越冬地。

果然!今天是帝王蝶大軍群舞操練的好日子呢!太陽一整個早上持續不斷散發熱能,成千上萬的帝王蝶因此一波又一波、連綿不絕的開始狂舞起來。盡管群舞的帝王蝶數量不到百分之一,但我估算這一整個上午,帝王蝶谷上面那片藍天,至少有一半的面積都被那閃閃發亮的橘色翅膀染紅了。那是一種相當迷幻的畫面。這有點像是在暗室中觀賞幻燈片放映一段時間後,只要你一閉上眼睛,視網膜就會很矛盾的將藍天的藍和夕陽的紅同時傳到你的視覺中樞。

萬蝶起舞的驚人畫面就這樣一直持續不斷的上演,害得我連喝一口水、喘一口氣的時間都沒有。最後我實在是太餓了!只好暫時拋下這不斷疲勞轟炸我腦神經的感動畫面不顧,拿出早上在安甘格爾一個很有特色的路邊麵包攤買的,一看就很傳統且一定好吃的麵包胡亂的啃了起來!只是才沒吃幾口,突然間:嘩的一聲!我身旁近萬隻帝王斑蝶整個從樹上崩落,就好像午後突然下起的傾盆大雨般讓人措手不及。

就在我低頭尋找相機準備捕捉這場蝴蝶雨時,遠方又陸續傳來好幾聲蝴蝶雨的嘩!嘩!嘩!聲響。於是我開始慌了起來,這使得我一時間突然無法決定到底我是應該要拿數位單眼相機、DV或哈蘇中型相機來拍照。就在我猶豫的當下,冷不防的頭頂又傳出嘩!的一聲,我本能的將雙臂架在頭頂並闔上雙眼。等我睜開雙眼一看:我已經是一身「帝王蝶裝」了!

在回程的路上,我和朝夕相處了一週的當地保育及嚮導人員一一擊拳告別。回到安甘格爾,我又同樣的向每一位我遇到認識或不認識的鎮民道別,然後以輕快的步伐踩著安甘格爾的石板路往旅館前進。說真的!下次要再來到這個遙遠的國度,應該是遙遙無期吧!

回到久違的墨西哥市,看到賣墨西哥傳統食物Taco的路邊攤,我竟如墨西哥人般稀鬆平常的叫了兩個牛肉起司Taco,然後就這樣站在路邊吃起來了!看來經過這段時間,我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墨西哥的很多事情。當然!有些事是我從一開始就很喜歡了:帝王蝶、保護牠們的總統令、如唱歌般的西班牙語彈舌音………

經過一番折騰,我終於處理完Canada Embassy的麻煩事,順利在12/20搭上墨西哥航空。看著飛機上電視正在介紹以Stary night「星月夜」而永垂不朽的荷蘭畫家「文生梵谷」的博物館……

此時我突然記起:一位墨西哥司機約拿大曾說過一段頗富哲理的話:一隻帝王蝶會被忽略,一千萬隻帝王蝶卻能壓垮一棵巨木!我想當時我想到的應該只是表面上的含意,我想這句話所代表的心聲或許是:墨西哥人將每一隻看似平凡的帝王斑蝶,都視為是自已國家最珍貴的紅色寶藏!所以如果你有機會去造訪墨西哥帝王蝶谷時:請小心你的腳步!因為他的老師曾說過:踩死一隻帝王蝶,可是要罰100塊美金的歐!

或許,有一天,在台灣…….也會有一個總統令保護紫斑蝶!踩死一隻紫斑蝶也同樣比照辦理要罰100塊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