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綠色之旅】中東地球之友 關注區域而不僅只於國界   | 環境資訊中心

【中東綠色之旅】中東地球之友 關注區域而不僅只於國界  

2012年05月31日
作者:陳婉寧

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國際外聯住任Mira進入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中東地球之友)的辦公室,恰好遇上辦公室搬遷日,裡裡外外堆放許多打包待搬的紙箱。接待我的國際外聯住任Mira,在一小時的交流訪談中,迅速地提供我關於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的工作概況與架構。

以色列有許多規模大小不一的環境組織,但大多數的組織工作範圍僅鎖定在以色列境內;但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將自己定位為一個跨區域整合的環境機構,看待環境議題是以區域的角度來考量。

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 ,Tel-Aviv辦公室一景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在約旦、以色列及巴勒斯坦屬地設有辦公室,專案團隊也由這三個地區的夥伴組成,而具有區域專業的優勢與視角,同時與各區域政府保持良好關係、人脈資源及在地動員的能力,使得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在影響政府決策上有其優勢所在。水資源是他們長久關注及鑽研的議題,此議題同時也是牽動鄰近國家環境政治的重要節點。

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不只關心環境,更希望水資源在三個鄰近國家(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能夠公平地分配。

在行動策略上,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在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與各國環境機構會針對事件狀況機動性地組成聯盟,好似一個環境聯盟大傘的狀況,在過去經驗中已有多次的跨組織的合作經驗,也有既定的合作框架遵循運作,並且充分運用到機構的專長強項分工合作。而每兩年有環境NGO大會,各機構將針對各自擅長的環境議題提出政策建議,這是兩年一度的盛會,也是對政府「嚴刑拷打與監督提議」的好時機。

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相關文宣及出版物但在其他國家地區(如巴勒斯坦、約旦)的環境NGO發展狀況,未必如以色列發展較為多元。以約旦為例,環境NGO為數不多也不夠成熟,資金支持很大一部分來自政府,這也就削弱了NGO的自主性。在財務資源方面,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大部分項目資助來自海外基金會或海外政府基金會、一般公眾的小額捐款。Mira強調,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不對外招募會員收取會費,也不向當地政府開口要錢。

掌握專業資訊  行動和社區營造並進

位在Tel-Aviv隨處可見的自行車租借系統,便利又便宜,許 多背包客及在地居民以此公共租賃自行車作為代步工具Mira為了向我介紹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的工作方法,先是拿了一疊年報和機構出版品跟我解說。以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目前在約旦河鄰近地區的水資源專題為例,社區工作和研究工作、政策遊說工作同時並進,工作順序通常由研究人員進行桌面或實地調研工作,產出相關研究報告及政策建議,社區工作則採長期陪伴及社區營造的模式進行,但多側重於環境教育或依地區民眾需求提供技術及工具,協助發展永續社區經濟。

以近年來所操作的Good Water Neighbor Path 專案為例,就將約旦河所穿越的以色列、約旦及巴勒斯坦屬地的鄰近社區與健行路線作串連,一來以生態旅遊健行的方式傳遞行者水資源分享及環境資源議題、二來在路線行經的社區內進行長期的生態社區培力及陪伴。期待透過專案喚起人們對自然資源的重視及瞭解到環境議題非單一國家議題,而是需要講求人民與政府跨國界的合作理解,以求解決環境問題。其中社區計畫是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堅持要持續進行下去的專案,因為社區計畫所埋下的教育種子,才是未來生根發芽,可長可久的轉變契機。

在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長遠的機構戰略規劃,常常每2-3個月就開一次全員大會,來自巴勒斯坦、以色列與約旦辦公室的全員需要花上3-4天的時間討論機構及各辦公室計畫,與未來各專案為何持續、如何進行、需要達到什麼目標…等等。全員需要討論出彼此同意且力所能及的目標,再全力衝刺。

位在Haifa社區內的資源回收桶,常常是堆滿了回收的空罐空瓶,與過去相比,這樣的資源回收桶利用率大為增加,也反應出民眾的回收行為Mira也坦言,若比較五年前的以色列與現今,整體環境品質與公民環境意識的確有所提升,但仍遠遠不如先進國家。在各國觀光客眾多的主要城市台拉維夫(Tel-Aviv)或耶路撒冷(Jerusalem)環境品質及城市回收設施較佳,但到其他城市就發現有城鄉差距的存在。

Mira說起環境教育,還有許多待加強的部分,不管是「從娃娃抓起」的環境教育或是最有行動力及未來可能成為中堅主流的高中大專青年們,環境機構如何去喚起和利用這股新興力量,目前就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而言,環境教育多著重在小學年齡層的實施,其他年齡段的環境教育群眾開發則尚未成形。

Auja生態中心  耕耘Jericho地區的環境教育

位處Auja的Eco-Center位處Auja的生態中心成立於2010年,是Friends of Earth Middle East位在巴勒斯坦屬地的工作站之一。該工作站在Jericho地區從事環境教育及生態旅遊發展工作。

初抵Auja時,這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村莊,村莊地景看起來一片灰濛濛,走在村內頂著日頭赤炎炎,村內既無人聲鼎沸,也難得見人群在街上走動,按圖索驥終於在村莊主路旁瞧見色彩繽紛鮮豔的生態中心,村裡的孩子們正在中心前的遊戲場玩得不亦樂乎。事後才瞭解,其實村內沒什麼公共遊戲空間供孩子們玩耍交誼,Eco-Center落成村內後,反倒成了孩子們聚集玩耍的空間。Fadi和總共九位左右的工作人員共同維持中心的運作及清潔。

Eco-Center的環境教育設施,主要以自然建築建造出公共座椅,並搭配教育活動及相關資訊告示牌作為講解之用走入生態中心,隨著Fadi的導覽,他逐一介紹中心內的兒童遊戲場、有機菜園專區、自製污水回收處理系統、貝多因游牧民族茶館及許多公共空間都是由廢棄輪胎與稻草黏土搭建而成。中心內不定期開設各種環境教育課程或工作坊給在地居民或外地學習團體,從室內各種環境教育的標語和海報所欲傳達的環境教育資訊看來,常常令人會心一笑地發現在阿拉伯地區所使用的俗語或教育傳達方式。

Eco-Center的中水回收系統當初Friends of Earth在Auja設立環境教育中心,最主要的宗旨如下:Auja地區有素負盛名的冷泉,不但在巴勒斯坦本地遠近馳名,成為居民假日休閒去處,同時也是重要的灌溉水源,但約莫在20年前,Auja泉水的流量逐年減少,同時有乾枯的危機,起因於在地居民過量抽取水源,也造成水量劇烈變化的結果。在Auja地區,在過去90%的村民以種植蔬果維生,而如今僅因水資於短缺,使得務農人口下降至2.5%,目前即便有水資源可用,但也因灌溉用水過鹹,導致作物收成貧瘠。而住在Auja的居民為求溫飽常常棄農離農,或者長駐外地打工,或者前往就近的以色列屯墾區工作,長期下來只會形成惡性循環。

Auja泉水區生態中心期待在本地提升對於水源保護及節約用水的意識與行為、協助維護Auja本地及近郊的自然與文化古蹟維護(因為通常文化古蹟的座落點與天然資源的發展息息相關)、協助在地民眾開發另類經濟的發展機會與生態旅遊。在Auja,面對水資源匱乏的農民,最直接且有影響力的模式是:教授低成本低門檻的適切科技,讓民眾盡可能將水資源做最有效率的應用,減少無謂的水資源浪費。所以在該地例如:生態廁所、污水回收系統的設計、太陽能系統的建置、家庭廢棄物回收作為建築物的原料…等知識及技術都獲得民眾的好評。

費了好一番功夫,騎車沿著Auja村莊再一路前進Auja泉水區,沿途看著游牧民族貝多因社區零散搭建的帳棚,孩子們趕著羊群吃草、來自各城市村莊居民趁著假日到泉水區戲水野餐,天分外地藍,陽光分外地閃耀亮眼,從日常生活中就可以看見水源對人民的重要性,不但提供灌溉所需,也是社交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