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田水 民眾助割溪州「水」稻 | 環境資訊中心

護田水 民眾助割溪州「水」稻

2012年06月24日
本報2012年6月24日台北訊,特約記者廖靜蕙整理報導

溪州守護百年水圳莿仔埤圳的靜坐行動進入第45天,由水圳灌溉孕育出來的水稻,也按照時節長出飽滿的稻穗。昨(23)日來自全台各的年輕學子及支援者攜手相挺助割,他們在反中科搶水自救會幹部崑山叔的稻田間割出一幅巨大「水」字,自救會會長謝寶元也帶領大家敬拜土地公,感謝莿仔埤圳孕育出豐美的稻米。

民眾助割,農友崑山叔的田中割出大大的水字,感謝莿仔埤圳百年來守護農田,也表達守護大圳的決心。(圖片來源:反中科搶水自救會)

守護百年大圳農民持續靜坐

為了守護田水,彰南農民已經抗爭一年多,即使水利署也已表示建議優先使用二林污水處理作為中科四期中期用水,然而國科會卻繼續保留搶奪農水做為可能選項,讓農民們仍然日日夜夜生活在恐懼之中,只好不畏風吹日曬繼續靜坐。

稻田中割出的水字,象徵有水才有稻、有水才有生命,表達大夥誓死捍衛農水的決心。反中科搶水自救會嚴正要求,政府應該馬上停止搶農水工程,否則未來只能繼續發動更大規模的抗議。

即使處境艱困仍謝天謝水

溪州農民先謝天,然後割稻。(圖片來源:反中科搶水自救會)謝寶元也表達對土地公的感謝,他說,因為有土地公的庇祐,土地才能一年又一年的長出豐美的稻子,讓溪州的人們可以一代又一代的安身立命。

田主陳崑山說,雖然今年受暴雨颱風影響,稻子倒了一些、稻穗也被打掉一些,但是作田人就是這樣,老天給我們多,我們就收多,颱風給我們少,我們就收少一些。不過真的是要特別感謝莿仔埤圳,這條由祖先留下來的百年大圳,因為有她,自己的阿爸阿母才能將自己拉拔長大;因為有她,自己夫妻倆也才能把眾多子女養育成人;而現在兩個兒子也繼續待在農鄉一同種作,繼續仰仗著莿仔埤圳的滋養。

替代方案盡出政府不吭聲默許搶水工程

自救會農民蔡麗月表示,日前國科會將中科四期轉型計畫報呈行政院,用水量已經減至2萬噸,用水方案卻仍以溪州取水、與埤頭取用農水等兩方案做為可能選項;即便水利署都已經發文建議優先使用污水處理,且國科會所報呈的「污水處理與自來水減漏」,明明不用搶農水,又可減緩彰化長期以來嚴重缺水、地層下陷的窘境,行政院還是遲遲不決。

水利署發文建議優先使用污水處理。(圖片來源:反中科搶水自救會)
水利署建議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用水。(圖片來源:反中科搶水自救會)

水利署所提用水意見。

依目前的工程設計,未來彰化農田水利會可販賣沉澱的大量土砂。謝寶元表示,濁水沉積土相當肥沃,是地方俗稱的「黑金」,而農田水利會已經在其工程規劃書中明確書寫,未來將會將這些可以做高級製磚原料、工程用輕質骨材、園藝業陶石的「黑金」多元化利用、販售。相對於農民抗爭過程屢屢受到恐嚇、威脅,謝寶元質疑,政府遲遲不願宣佈停止如此沒有必要的搶水工程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是否為此龐大利益?

護水看似天經地義又簡單的心願,經過政商利益計算,變得複雜而不可及,農民只得勒緊褲帶一次又一次北上表達心聲。(攝影:陳錦桐)

為簡單心願勒緊褲帶

溪州在地青年黃俊淵表示,大家可能都會以為來割稻,是在幫忙農人。他以前也這樣想,直到這次籌備活動才發現,自己這樣不會農事的人來割稻,農人的穀子不僅先掉一堆,然後割下來的穀子又還得另外運送處理,完全無法像平常用割稻機割完,農民就沒事了。

這些抗爭的日子以來,黃俊淵眼見包括自己的阿公,一次又一次的透早起床趕車到台北抗議、陳情、上法院,一次又一次的勒緊褲帶,掏出不多的收入讓自救會能夠繼續運作下去;而這一次崑山叔也是很大方的借出他的田讓參與民眾割出「水」稻。「每次看這些阿伯阿姆這樣認真的打拚,就只為了繼續好好種田,真的令人非常不捨、非常不甘。」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