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褶翅小蜂〉 | 環境資訊中心

讀〈褶翅小蜂〉

2012年07月29日
作者:楊家旺

親愛的W:

今天必須起得很早,在太陽未露曙光之前就得起床,要搭車趕往機場,準備前往另一國家公園。車行的過程,我一直半睡半醒,直到東方預露的曙光散射出美麗的橘紅時,我整個人才突然清醒過來:好美的景象啊!瞬時,竟莫名生起想家的念頭。也許,更真切地說,我並不是想家,而是想念妳和兒子。

在婆羅洲,讀〈褶翅小蜂〉

我望著窗外美景,心想,有好長一段人生歲月裏,我都只專注在小小的昆蟲身上,眼界和相機很少關注到開闊景致,竟讓此刻的美好感受,顯得格外稀少與珍貴。不禁,我開始反省起自己會不會因長期的昆蟲觀察而讓目光逐漸狹小,而忽略了一座森林的美好、生態系的繁複、日出與日落的迷人,甚至其他人文的精彩。昆蟲觀察的專,或許已讓我失去了對其他事物應有的廣。我開始不停思索,這一路上,我坐在車裏,望著窗外的光影轉變,天色由暗而亮。我細細反省昆蟲觀察的得與失。人啊,在同一時間,只能待在某一空間,就只能做一件事。這意謂著我們不得不犧牲做另一件事的可能。我們享受這一處的日初當下,就無法享受另一處的日落時刻。也許,我們不該想那些無法獲得的美好時刻,而是應該珍視當下擁有的美好時光。當我每每從廣大宇宙來看自己的渺小時,我便會覺得人生的美好其實是非常微小且短暫的,因此能夠擁有美好時,就應該試著讓這種美好變得巨大且持續,讓幸福感像單筒望遠鏡看出去的一隻稀有且迷人的水鳥。

【讀〈褶翅小蜂〉】攝於婆羅洲到達機場,預備搭乘的是一班小飛機,機艙裏沒有空調,只能載客十數名,駕駛員就在眼前幾乎伸手可及之處,乘客與駕駛之間沒有一片門板隔著。這架飛機起飛後,待在機艙內的乘客不太能交談,因為噪音太大。不過,由於飛行的高度較低,我一直看著窗外地面或海面不停變化的景色,逐漸地,逐漸地讓心情變得平靜。

W,在我空拍的照片裏,有一張我覺得很特別,從一片應該是沙灘的區域兩側,弧形延伸出兩條昆蟲觸鬚般細長的、類似堤防的、像沙質而非水泥的、感覺人工又好似天然的造物。我不明白這個區域到底是什麼功能或作用,因為沙灘並不適合當作港口,但圍起來的區域又似漁港。說是沙灘也沒見到任何人在那兒戲水。我刻意等機輪剛好移動到兩鬚線的中央時按下快門,為什麼呢?我也說不上來,也許就是一份童心,或者頑皮吧!

【讀〈褶翅小蜂〉】攝於婆羅洲

今天,由於早起,搭車又搭機,再加上胡思亂想,我覺得格外的累。但還是硬撐著眼皮,讀完了法伯《昆蟲記》第三冊第九章〈褶翅小蜂〉。問我他寫了什麼,我頭腦昏沉,累得不想多說,不過就是和上一章類似,談了另一種高牆石蜂的寄生蟲嘛!

匆匆讀完後,已沒有心力多想多記多寫了,除了趕緊撥空寫這封信給妳外。我想,今晚我應該可以睡得很沉很沉。同時,明天應該有足夠的精神體力去進行昆蟲觀察。所以,W,原諒我,我的眼皮快睜不開了,我要去睡覺了。

※註:文中所引內容,摘錄自《法布爾昆蟲記》遠流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