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屏大湖開發毀田 神農大帝也無奈 | 環境資訊中心

高屏大湖開發毀田 神農大帝也無奈

2012年11月12日
本報2012年11月12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美濃輔天五穀宮昨(11日)熱鬧非凡,來自全國神農大帝的信徒齊聚一堂。一年一度「全國神農氏文化祭」昨(11日)在高雄美濃輔天五穀宮登場,來自全台85座宮廟、上千位信徒前來參加,讓小村莊熱鬧非凡。另一邊,同樣在美濃溪與楠梓仙溪沖積平原上,旗山廣福里的毛豆種植農民,卻因高屏大湖開發一案,正面臨土地繳回,住家及百甲農田付之一闕的難關。

傳說中的神農氏主掌農業,是農家的精神寄託,因嚐遍百草行醫濟世,而成為台灣民間的重要信仰,從其行止正好顯示自然生態與農業的價值。高雄市長陳菊前往參拜祈福,感念神農大帝的恩澤,同時祈求高雄農業興盛、五穀豐收。不過,為了將水運輸給高雄鳳山地區居民,高屏大湖開發案即將在此開挖700甲良田,衝擊最大的就是毛豆種植產業。據媒體報導,明年5月,台糖將不再續租開發案第一期的土地。

楠梓仙溪與美濃溪匯流成為高屏溪前的沖積平原,正是高雄市農業精華之所在,肥沃的土地曾創造農業出口的榮景,早期是甘蔗帶動製糖產業,現在則生產外銷日本的毛豆。

又名農場寮 先民逐種植而居

康先生準備著家祭,這一天來自台南的家族代表也會參與祭祀。走入旗山區廣福里新吉街巷弄內,這裡有很多稱呼,在水利署眼中,此地是高屏大湖的「A區」。當地居民康先生正忙著準備康府家祭,這一天不但自己的親人都會回來祭祀,連台南七股的公族也都有代表前來。

只是這樣的團聚不曉得還能持續多久。

康家就和當地其他居民一樣,他們的祖先為了工作到這裡為農場種植甘蔗,日治時代從台南七股一帶海邊遷移到此落地生根,當時這裡是糖業株式會社所蓋的工寮,所以也稱為「農場寮」。

隨著製糖產業式微,居民老化,年輕一輩不是移居外地另覓發展,就是轉而投效毛豆生產,成為農企雇工。但居民萬萬沒想到,有一天這塊養活很多人口的良田會變成水庫。

農場寮所在地,都屬於台糖土地,四邊都被毛豆植栽圍繞,再過幾天,毛豆就可以收成了,到時候農地會充滿採收車以及撿拾毛豆的居民。這幅景象,象徵著台灣毛豆的榮景。這幾年好不容易摸熟了農地特性以及毛豆種植竅門的侯兆百,擁有210公頃向台糖承租的農地,並申請為毛豆種植專區,現在卻面臨辛苦開墾的農地被收回的局面。

6年才摸透生產環境

侯兆百開闢一塊地放置大型機具,兩部超大型的採收機並排在一起,最近即將進行不眠不休的採收,幾位工作人員正在檢查、維護機具。每部採收機價值千萬,還有曳引機、灑藥車等等,投入的成本不下3、4千萬。

投資上千萬的採收機。 農委會毛豆形象廣告就是使用侯兆百的這部農機具。

全台毛豆生產面積,估計約有2500甲的生產面積,侯兆百是台灣8位毛豆種植大農之一,到此地種植毛豆大約十年時間,雖然毛豆在台灣種植具有40年歷史,但因十幾年前,中國、越南毛豆不斷驗出農藥超標,讓日本廠商轉向台灣契作,這才使得毛豆產業得以起飛,並以大面積耕種,標準流程統一管理達到品管要求。

目前公司規模有15位專職的工作人員,農忙時期加聘臨時工可到30位。一部採收機1小時採收5分地,約4噸重;每達10公噸,就必須運送到距離2小時車程以內的冷凍公司。

毛豆一年採收2-3次,且必須以品種來控制採收天數,目前種植高雄9號,通常採收兩次。秋季9月種,約12月收,可連續採收30天;春季則從1月份到4月,可連續採收達60天。

侯兆百認為只要能維持毛豆生產,在毛豆競爭得過雜草的情況下,盡量少用除草劑,種植毛豆必須和土地共同生存,因此整體生產環境以及生態環境都需做好。剛開始種植時,他以性荷爾蒙方式殺蛾,原本數量非常多,現在蛾的數量大量減少了。「病蟲害是防治而非消滅,改善環境增加益蟲,而非消滅。」

換地容易競爭難

完整的沖積平原。此地是完整的沖積平原、氣候條件,不受東北季風影響,下午3-4點會有薄霧;排水系統良好,具有良好的地下水系統,排水性佳,不會積在表土上,是台灣少數適合發展大型農企業的區域。「台灣找不到這樣的土地了」侯兆百說。

一旦土地收回,要更換新農地,就必須從頭再來。侯兆百表示,這過程至少需要6年時間適應水、土地、氣候等條件,才能上軌道。而適應期間能不能符合外銷所需的條件,能不能掌握機會都是風險,「這過程會不會被其他國家取代?」侯兆百留下的問號,不得不面對。

若要換地,也找不到沖積平原這麼好條件的農地了。

侯兆百從父執輩就從事豆類收購的事業,從彰化到屏東一帶都有耕地。他對於工業開發消滅良田的感受良深,之前在台南的租地也因南部科學園區開發而被討回,好不容易在旗山一帶立足,產量逐漸穩定,現在再度面臨易地的困境。

維持穩定耕種環境 政府不要拿農業換工業

提到水庫開發,侯兆百認為,政府應整體規劃水資源政策,朝向回收廢水、防漏、節約等方法,並能維持集水區生態,而非不斷以開發水庫來解決缺水問題,何況田地是最好的滯洪池,八八風災此地得以未受災,道理即在此。如此豐富的地下水資源,「為何要打開蓋子呢?」

侯兆百說,開發工業區犧牲農業,十分悲哀。高屏大湖開發700公頃,緊跟著而來的高雄市新市鎮計畫4300公頃,台糖卻不斷拿良田炒作、開發。

「農業永遠是最弱勢的,最需要穩定的環境和經營模式,並不一定需要政府出手幫助。」就算政府要幫,老天爺不賞臉也沒辦法。他認為,工業和農業應該共進,政府不該欠錢就開發良田蓋工業區,而需有長遠的規劃。

心存感恩與居民做朋友

雖然已經進入冬季,旗山仍陽光充足,微風輕輕吹拂,氣候十分宜人。居民蘇先生開拓小小的一片菜園,四周全都以網子圍起來,細心呵護種植的各式葉菜類,還有番茄、玉米,最近他嘗試著種起經濟苗木,從花蓮買了上百棵的牛樟芝,他拿著長勺子澆灌著每棵樹。

牛樟芝小苗。 蘇先生的小菜園。

菜園的灌溉水是地下水,提到水,蘇先生認為田地會將水吸收到地下,儲存起來,沒必要花大錢蓋水庫,把水送出去。而且一旦開挖,水位會往下降,用水只會越抽越嚴重。

提到這裡生產的毛豆,蘇先生十分有信心,要通得過日本檢驗不是簡單的事情,而且日本公司的人都會來田裡看。市場賣的毛豆大多是民眾從田裡撿拾採收機採收不到的毛豆,品質是一樣的。不過,靠毛豆過生活,十分不易,工作十分辛苦,而且不是每天都有機會工作。

機器收成之後,仍有不少毛豆遺留在田邊,每次機器出動,便有不少社區居民等著在後面撿拾毛豆,形成毛豆收成的特殊景象,這些撿拾的毛豆,有些人留著自己吃,還有人拿到市場賣,增加收入。侯兆百只擔心居民靠採收機太近會受傷,他說,他是以存著感恩的心和當地居民做朋友的心,或許是這裡優秀的環境條件,讓他不斷強調心存感恩。

神農大帝的難題

美濃輔天五穀宮香火鼎盛。今年雀屏中選主辦全國炎帝神農氏文化祭的美濃五穀宮,是美濃地區2百多年來首次主辦,再加上南隆開庄百年,活動隆重莊嚴,氣派非凡,也十分熱鬧,市府也補助當地農產品來此設攤。只是,當水庫淹沒700公頃良田,神農大帝的子民們該何去何從?繼苗栗大埔怪手毀田,新竹二重埔、璞玉、台中后里、彰化二林之後,台灣社會還能再次承受農田的失落嗎?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