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憎淡江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愛憎淡江橋

2013年05月27日
採訪、撰稿:陳佳利;攝影、剪輯:陳忠峰

帶著相機,穿著雨鞋,資深荒野志工周川夏,帶領六位志工來到淡水河口,在這片挖仔尾灘地上,他們想要紀錄一場生態盛事。每年三到七月,是東方環頸鴴的繁殖季節,五月上旬,已經有許多親鳥築巢下蛋。

708愛憎淡江橋

展開地毯式搜索,雙眼緊盯著地面,因為東方環頸鴴的蛋,有非常好的保護色,稍微不注意就會錯過。荒野保護協會志工周川夏表示,東方環頸鴴在北台灣孵育的紀錄比較少,這邊每年都有幾十巢,代表這裡是穩定的孵育棲地。

在開發嚴重的北台灣,這片灘地不但是東方環頸鴴重要的繁殖地,也是許多鷗科鳥類休息落腳的地方,連黑面琵鷺也曾造訪。但是未來鳥況會不會如此精彩,恐怕要畫上問號了,因為淡江大橋可能將劃過這片灘地上方。

淡江大橋的興建計畫,在民國88年12月通過環評,打算在淡水河口興建連結八里與淡水的跨河大橋,搭配淡水河北側沿河快速道路,被視為改善淡水聯外交通的靈藥。後來因為淡水河北測沿河快速道路環評沒有通過而緩辦,直到台64線完工通車之後重啟檢討。

另外,台2線竹圍到紅樹林路段每逢假日就嚴重塞車,也希望透過淡江大橋來舒緩這段瓶頸。交通部公路總局規劃組組長李忠璋說,因為台64線,從新店到八里已經接到台61甲,往南走可以接到台61線,淡水、八里、林口、桃園國際機場,未來可以透過淡江大橋,串成一系列的快速路網。

今年4月底,淡江大橋舉行第三次環境差異分析審查會議,預計耗資141億元。本次提案變更四大項目,為了避開挖子尾自然保留區,八里匝道南移500公尺,改用佔地較小的鑽石型匝道進出;主橋為了配合八里淡水輕軌,在中央預留8公尺寬度的共構空間。另外,將增加台64線的聯絡道,淡水端匝道也變更設計來避免台2乙線的壅塞。

而未來橋型,也將採用國際標來競圖,期待完工後,縮短八里到淡水之間15公里的路程,節省30分鐘的時間。超過兩小時的討論,最後決議修正通過。交通是基礎建設,但是淡江大橋對河口地區的未來發展,是好還是壞?

它的功能之一,是增加淡海新市鎮聯外的便利性,但是目標30萬人入住的淡海新市鎮,其實空屋率很高,學者認為,在這個時間點建設淡江大橋,有資源配置上的問題。淡江大學交通運輸學系副教授張勝雄表示,淡海新市鎮面迎東北季風,氣候上並不適宜人居,如果淡海新市鎮開發成功,淡江大橋就有價值,如果淡海新市鎮不成功,腹地或是聯繫都是空談。

淡水,迷人的是小鎮風貌和豐富文史,面對淡江大橋可能帶來的大量觀光人潮,長期關懷淡水的學者,試圖從區域發展的角度,來思考興建的利弊。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黃瑞茂說,淡水的觀光發展,已經超過負荷,觀光品質因為人潮增加而劣化,政府應該從觀光經營的角度,思考該怎麼提升品質,而不是一味引進更多人潮,否則這座大橋將會像木馬屠城記的木馬,帶來毀壞的力量。

潮水漲落之間,時間流逝,彩霞將天空塗上斑斕色彩,餘暉散發最極致的輝煌,景緻獨一無二,也成為淡江大橋興建案,最關鍵的爭議。

交通部公路總局規劃組組長李忠璋表示,會跟地方文史工作者與專家學者,針對橋型共同組成評選委員會,透過國際競圖,打造融合景觀的大橋,讓淡江大橋為景觀加分。

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黃瑞茂則說,淡水河口是母親之河,會激勵人們對未來的想像,這是景觀的重要意涵,為什麼還要加一個人造的東西上去?

淡江大橋對人們,帶來交通上的便利、對生態,是無可回復的變異,對歷史,是一段記憶的結束,在獲得與失去之間,誰有權力決定河口的未來?

※ 本節目將在週一晚間10點於公視首播,週六上午11:00重播
※ 節目內容及訂閱電子報詳見:我們的島節目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