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樣逗趣的北極海鸚 處境岌岌可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模樣逗趣的北極海鸚 處境岌岌可危

2013年06月07日
本報2013年6月7日綜合外電報導,沈瑞筠編譯,蔡麗伶審校

美國的北極海鸚正面臨危機,且有徵兆顯示,這種海鳥在全球各地都處於類似的險境。

科學家指出,在美國緬因灣,這種擁有滑稽臉孔的海鳥,因為飢餓及喪失體重而陸續死亡,部分肇因於海洋溫度上升導致魚類族群量改變。

大西洋海雀,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USFWS提供

北極海鸚或譯作大西洋角嘴北極海鸚,英文名Atlantic puffin,學名Fratercula arctica。據調查,2012年夏天緬因州最大的兩個北極海鸚繁殖地雛鳥存活率驟降,且在北極海鸚最大繁殖地──緬因州東岸10英里外的加拿大島(Canadian island),北極海鸚的健康狀況也在下降。上個冬季,估計至少數十隻因飢餓而死亡的鳥屍被沖上麻州及百慕達(Bermuda)海岸。

緬因大學研究北極海鸚多年的Rebecca Holberton教授表示,無論是鳥屍被沖上海岸或是北極海鸚雛鳥存活率的低靡都有待持續觀察,但這是一個警訊,告訴我們北極海鸚和其他海鳥可能面臨了一些困境,「如果你願意注意的話,這是崩塌前的警訊。」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OAA)位於麻州的東北漁業科學中心的科學家們注意到海鳥的處境,科學家們正瞭解魚類族群量的改變如何影響北極海鸚或是北極燕鷗的生產力。

一度接近滅絕  復育後起死回生

Richard Droker攝北極海鸚有彩色的嘴喙、梨狀的身材與顢頇的步伐,有時也被稱之為海洋上的小丑(clown of the sea),牠們同時也因為成功的海鳥復育案例成為海報主角。

據估計約有600~800萬隻北極海鸚沿北大西洋分佈,範圍從緬因州到俄羅斯北部。19世紀緬因州的族群一度因移民基於對食物、北極海鸚蛋及羽毛的需求而獵殺牠們幾近消失;1901年僅有一對北極海鸚在緬因州遙遠的馬丁庫斯岩(Matinicus Rock)上築巢。

美國奧杜邦協會(National Audubon Society)海鳥復育計畫主持人Steve Kress過去40年致力於緬因州海岸線北極海鸚族群量的復育及維持。北極海鸚一生中多數時間在海上,只有每年春天到8月會為了繁殖會到陸地上。雛鳥孵化後約40天可游泳至大海,通常會在兩年內回到島嶼上。

如今  恐因食物來源短缺再度瀕危

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USFWS提供緬因州目前有超過2000隻北極海鸚,多數分佈於三個島嶼上。但去年兩個最大的繁殖區的幼鳥存活率大跌,Kress認為可能是因為缺乏牠們的主要食物來源:鯡魚(herring)。

在離岸20英哩的野保區海豹島(Seal Island)上約有1000隻北極海鸚,成功孵化出幼鳥的比率從過去五年的平均值77%下降到31%。在鄰近海豹島、棲息著800隻北極海鸚的馬丁庫斯岩上也有類似的數據。

過去北極海鸚主要以鯡魚餵食幼鳥,現在卻改用來自南方、現在由於海水暖化大量出現於緬因灣的的銀鱈魚(butterfish)。Kress表示,銀鱈魚對幼鳥而言太大且較圓,許多幼鳥因而餓死,在一些鳥屍旁可以發現成堆未食用的銀鱈魚。

根據去年的紀錄,由於銀鱈魚的食物來源浮遊生物(phytoplankton)在水域中提早出現,導致銀鱈魚的產季跟著提早,Kress認為緬因灣的水溫上升可能是這些事件的主因。由於北極海鸚的低繁殖成功率及前所未見的沖上海豹島海岸的死屍,Kress擔心接下來幾年不知會發生什麼事。

能否承受氣候變遷的壓力 令人憂心

由於位於北極海鸚的地理分佈範圍外,緬因灣的北極海鸚特別脆弱。 此外,其他地方的北極海鸚也面臨各自的壓力:北海的北極海鸚相繼死亡、居住全球過半北極海鸚的冰島與其他地方的北極海鸚族群量也在下滑。種種跡象讓人擔心氣候變遷導致的極端氣候與暖化的海水將會影響到鳥類。

美國魚類暨野生動物署USFWS提供

Kress指出,「我們不知道北極海鸚將如何適應這些改變、如果牠們真的有辦法適應的話。」

另一個關注的焦點是上個冬季北極海鸚空前的死亡量。在蘇格蘭有超過2500隻北極海鸚屍體被海水沖上岸,麻州海岸則發現了約40隻北極海鸚及數百隻刀嘴海雀(razorbills)屍體,更多的北極海鸚被發現陳屍於百慕達。

科學家們認為,每發現一隻沖上岸的鳥屍體、代表數十倍或數百倍的鳥類死亡但並未被沖上岸發現。「在緬因灣這是非常龐大的數量、我們無法損失這麼多鳥。」Kress表示。

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海鳥生態評估網的計畫主持人Julie Ellis說明,鱈魚角的鳥屍解剖結果證明這些鳥是餓死的。

Diamond目睹其他海鳥幾乎一夜之間消失。海豹島過去約有超過3000隻燕鷗棲息,是在緬因灣內最大的繁殖地。自從2007年起,每年夏天只剩下少數燕鷗返回島上,且這些回來的鳥沒有繁殖。Diamond表示,沒有人知道北極海鸚將有怎樣的前景,但任何事都是有可能的。「緬因灣是北極海鸚地理分佈的最南界,看來這個界線將會向北收縮。」

Kress希望灣區的北極海鸚族群可以持續,但他觀察到的現象讓他憂心。「我們並不知道氣候變遷將帶來什麼影響,原居魚群可能會遷出這個區域、原先位於南邊的魚群將會遷入,北極海鸚或許會適應新的魚類組成。只有牠們知道牠們的故事將如何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