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院守土承諾跳票 農團、大埔農民政院前抗議升溫 | 環境資訊中心

政院守土承諾跳票 農團、大埔農民政院前抗議升溫

2013年07月02日
本報2013年7月2日台北訊,莫聞整理報導,陳錦桐攝影

2010年怪手毀田、苗栗縣政府《竹科竹南基地特定區計畫》強制徵收民地,導致朱家72歲阿嬤朱馮敏仰藥自盡等事件,引發社會大幅關注政府浮濫徵收,同年行政院長吳敦義、政院祕書長林中森、內政部長江宜樺承諾原土地所有權人原地保留,但其後跳票,有4戶仍收到7月5日將強制拆除的公文。今日大埔社區200多位老弱婦孺、台灣農村陣線等團體,頂著將近攝氏36度的高溫在行政院靜坐抗議一整天,並打算在晚間舉辦「反迫遷論壇」,邀請各界人士前往聲援。

稍早台灣農村陣線表示,因為現場下起暴雨,急需雨衣、地墊、巧拼等物資,但不需要的睡袋,可協助送到現場的民眾請連繫農陣代表林樂昕0922696075。

根據公民記者大暴龍拍攝畫面,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在現場致詞表示,「大埔剩下這四戶,這四戶的生或死,就是台灣社會的生或死。」「這四戶所面對的一切,就是所有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所會面對的一切。」

在影片中,他強力質疑,「台灣社會看到大埔所有人民遭受到的凌虐和踐踏還不夠嗎? 這裡的拒馬四年來不斷的重複,目的就是要他們徹底的放棄,目的就是要榨乾他們所有的一切。」「誠懇拜託再拜託,台灣社會任何看到這一幕的人,伸出援手!」「不只是對這四戶伸出援手,你們也是對自己伸出援手,對這片土地、對台灣社會伸出援手。拜託、拜託!」

豺狼治國?

大埔居民彭秀春(張藥局老闆娘)、朱樹、柯成福、黃福記等4戶即將夷為平地,大埔自救會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表示,三年前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農民會面,親口承諾「原屋保留、劃地還農」,還說2011年3月之前就會歸還農地,如今一千多個日子過去,等不到承諾兌現就算了,竟然等到一紙限期拆遷公文。

曾經面臨2次徵收、房屋拆到只剩6坪的彭秀春表示,人的一生到底要面對幾次徵收?前兩次拆毀家園之痛,自己都忍下來了,為什麼這個政府就是要趕盡殺絕,連個立錐之地都不留給人民?更何況自己的家在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次會議是明確被保留下來的,證明保留在法律上、技術上都是可行的,根本沒有苗栗縣政府宣稱會影響交通安全的問題;但最後中央卻在現實狀況沒有任何改變的情形下,任由苗栗縣政府推翻決議,仍然要拆自己的家。難道政府可以這樣出爾反爾,說謊成性嗎?朱樹的兒子朱炳坤也哽咽表示,「人已經亡了,還要再讓我們家破嗎?」痛批台灣已經淪為豺狼治國。

 

自救會提出事實如下:

  • 行政院2010年8月23日院臺建字第0990102255號函,白紙黑字寫著大埔自救會成員「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是最高行政機關正式裁決。
  • 2010年12月28日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次會議亦已依此裁決做出正式決議,但苗栗縣政府卻惡意制肘,以縣都委會第228次會議推翻中央決議。
  • 最高行政法院2012年判字第953號判決明確指出本案有諸多違法瑕疵,包括徵收前未與居民實質協議、內政部未審查本案之公益性必要性就通過核定等。

針對稍早行政院發言人鄭麗文對媒體表示,大埔4戶不符合政府承諾保留的4點原則(符合交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劃合理),抗議團體再發出聲明反駁,痛批政府公然毀諾:

  • 行政院提及三年前的「原屋保留」承諾是以建物必須符合交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畫合理性等原則。然而細查行政院三年前白紙黑字的公文,明文寫著大埔自救會成員「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基地部分辦理專案讓售。」根本沒有提及任何前提要件,況且行政院在協商之前早就知道大埔居民各戶的狀況,決議是在行政院有充分資訊下做成。行政院的回應根本是公然說謊,意圖混淆視聽。
  • 行政院表示大埔四戶因為「不符合4點原則」,因此苗栗縣政府決定不予保留,更是惡意中傷。事實上,苗栗縣政府宣稱會影響交通安全的彭秀春、朱樹等戶,前者是位在道路轉彎的截角,根本沒有佔用到馬路;後者則是位在超大角度鈍角,也完全不影響行車視線。內政部都委會第746次會議本將彭秀春之房屋畫為特殊截角,就是其不影響交通安全最好的證明。但苗栗縣政府刻意刁難,故意找麻煩,胡亂瞎編理由就是要拆四戶房屋,簡直就是流氓行徑。
  • 行政院表示將會把民眾陳情意見轉請苗栗縣政府研議,更是荒謬至極。苗栗縣政府現在就是準備拆屋的惡霸,把訴求轉請苗栗縣政府研議,根本就是請鬼拿藥單,且行政院所決議的專案讓售根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4條規定專屬行政院職權,都市計畫的核定權也是專屬中央職權,行政院如此推搪,只是再一次顯示出行政院缺乏肩膀,混亂國家行政體制,毫無解決問題的誠意。

由於行政院到現在還沒有正面回應大埔居民訴求,大埔居民揚言抗爭到底,持續在行政院大門進行各種施壓行動,直至行政院履行原屋保留的承諾為止。晚上七點到十點現場將有反圈地論壇,有農村武裝青年阿達、華光社區、紹興社區等各地反圈地團體與環境律師詹順貴等,也會在現場分享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