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得獎五人上台 跨越金曲競爭 原民入圍歌手同台發聲 | 環境資訊中心

一人得獎五人上台 跨越金曲競爭 原民入圍歌手同台發聲

2013年07月07日
本報2013年7月7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第24屆金曲獎6日在小巨蛋舉行,延續之前三金典禮中,都有不少入圍者、表演者在星光大道與頒獎台上作出對社會議題的表態,本次仍有多位音樂人強調核電歸零的主張,表演節目中亦出現了「拆美麗灣」與live house爭議。而「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得主桑布伊,邀請所有入圍此獎項的競爭者一起上台領獎,除了分享榮耀,更聯合起來為原住民發聲,提出了五大訴求。

五位入圍者一同上台。擷取自電視轉播畫面。

「核廢料請遷出蘭嶼、美麗灣要拆!」以滄桑亙古嗓音完美詮釋卑南古調的桑布伊奪下此屆的「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首先接受了母親為他戴上的花環,更邀請了入圍此獎項的原住民歌手一起上台,「守衛東海岸」、「反核反核廢」、「拒絕不當開發」、「拒絕遷葬」、「拆美麗灣」,來自排灣族的達卡鬧、芮斯,阿美族的舒米恩、阿洛,人手一張小紙板,提出他們共同的訴求。

桑布伊的母親獻上花環。取自「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We Love Taiwanese Aborigines」粉絲團桑布伊自身的卡地布部落位於台東知本,先人長眠的公墓遭到縣府與市公所以「發展觀光」的名義要求拆遷,此舉讓部落難以接受,因此近兩年內卡地布已為此進行多次強硬的抗爭。曾任青年會會長的桑布伊更多次在演出中提起此事,卡地布青年也曾為此組團參與音樂祭演出,此次金曲獎甚至帶著大批族人一起走星光大道,希望訴求能有更多人看到。

桑布伊能唱出震撼人心的歌聲,就是因為向部落學習,堅持「我們的唱法」,在得獎感言中桑布伊更強調「老人家告訴我,原住民存在的價值,就是與萬物、大地共存,所以我們現在存在的價值,就是要捍衛土地、捍衛海洋、捍衛水、捍衛山林、捍衛空氣。」

此次原住民歌手「一人得獎五人同台」的行動計畫其實策劃已久,首先發出號召的達卡鬧,早年參與原運,包括正名、還我土地、拯救雛妓等,目前更在守護東海岸行動上出力,擔任反反反行動聯盟的總召。「這幾年原住民實在被欺負的很慘!」達卡鬧表示,當一看到名單時,發現入圍的都是長久以來的戰友,這些歌手都早已長期挺身爭取原住民權益。

達卡鬧與樂手舉拆美麗灣毛巾上星光大道因此,不管是用古調、藍調甚至電音、舞曲來從事各種族語創作,為的就是能讓族人樂於繼續使用族語,藉此凝聚意念,進而得到原住民的團結。像兩年前此獎項的得主舒米恩,便是希望熱愛跳舞的部落青少年,能夠有自己語言的舞曲可以唱跳,而非只能用韓文歌,而殺出一條創新的歌路。電視節目主持人阿洛更在大學時期便已創辦了北區原住民學生聯盟,定期聚會學習唱族語,至今仍熱衷推廣族語的復興,芮斯則是以劇場的方式耕耘原住民傳說故事的保存。

金曲原民歌手共同為土地發聲

「雖然在金曲獎上我們之間有所競爭,但這些議題已經超越了獎項,這是我們共同面臨的問題。」阿洛如此表示。達卡鬧提出想法後,也獲得其他入圍者的認同,因此討論出這個聯合作戰的計畫,共同列出攸關全體原住民的五大訴求,「不管是誰得獎,都將邀請另外四位入圍者一起上台。」而五組歌手的支持者也早有準備,紛紛帶著拆美麗灣毛巾及各種聲援布條進場呼應。

拷秋勤反核西裝。賴品瑀攝。

除了原住民的串連震驚全場,「核電歸零」亦是多組音樂人的心聲,棉花糖、拍謝少年等團在星光大道上以貼紙、旗幟等表達,拷秋勤更全團穿著印滿核電歸零字樣的特製西裝。劉劭希、羅思容、鍾興民在台上宣言「我是人 我反核」,陳建寧更邀請在場音樂人加入他所製作的反核歌曲〈孩子的天空〉。

音樂人紛紛各自表態,主辦單位的轉播也如實將音樂人的訴求與場內聲援的民眾播出,並未企圖粉飾太平。在典禮中穿插的節目安排也勇於處理社會議題,由舒米恩、湯母與哈克、謝宇威和泰武國小合作的「那一天,我們在海邊」中,便出現了美麗灣渡假村的影像,更以「不美麗。彎」飯店稱呼。而最後五月天、董事長、四分衛、亂彈阿翔等經典大團的演出中,更指直獨立樂壇對live house地下社會等因法規不完善而黯然熄燈的不滿之處。當亂彈阿翔演出時,背景更是兩個血紅大字「良心」,令現場氣氛非常振奮。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