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多數暴力集體掠奪大埔 | 環境資訊中心

不容多數暴力集體掠奪大埔

2013年07月16日
作者:廖本全(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

廖本全

大埔案是以不合理的開發目的,進行沒有必要的都市計畫,並以不公義的區段徵收手段,剝奪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這不僅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三年來持續凌遲著最後4戶,近期更是變本加厲、群魔亂舞,粗暴的對這4戶上演集體掠奪的暴虐遊戲。如果台灣社會繼續縱容此一騙局,甚至眼睜睜的看其得逞,那將是一個最最殘忍與悲慘的社會。

貪圖炒作利益,浮濫開發

首先,本案是以竹科竹南基地飽和為由做為開發目的,但事實上竹南基地的土地與廠房並未飽和。就算竹南基地真的飽和,依據2010年苗栗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閒置工業用地資料顯示,竹南鎮有大量已編定但未開發以及已開發但長期閒置的工業用地(分別為259及70公頃),苗栗縣政府不僅不利用應優先使用之工業用地,更離譜的是,以園區飽和為由,卻是圈地做都市計畫。在苗栗縣都市計畫人口早已供過於求的情況下,還要將非都市農業用地變更為都市計畫區,真正貪圖的是引入開發力量進行土地炒作,並藉由公共工程的建設以及抵費地的標售,輸送利益餵養盤根的地方派系。

一個完全沒有合理性都市計畫,行政院從未徹底檢討,還敢荒唐的說這4戶不具都市計畫合理性,台灣社會真的可以忍受?

政客失信,謊言連篇

其次,99年8月17日吳敦義主持的會議,當時內政部(江宜樺為部長並全程在場)所提出的示意圖即完整包含24戶(33位土地所有權人),而明確又精準的研商結論,以及事後行政院函請內政部督促苗栗縣政府儘速妥予處理之公文書,也都明言完整的24戶。但這二人事後反悔,還憑空捏造4原則以推託行政院的失責,更有人自誇「40年來答應的事沒有做不到的」。且這一干人在102年7月5日私下(排除當時要原屋原地保留的4戶)再研商一次,並且做了毫無意義的結論「請苗栗縣政府依照當年協調結論以及歷次都委會決議妥善處理」,輕鬆切割且徹底出賣這4戶。

政治惡棍設下騙局,欺凌人民、強奪家園、甚至逼民尋短,卻沒有任何人道歉,還強調沒有失信於民,台灣社會真的可以忍受?

為了拆屋,不擇手段

最後,苗栗縣長劉政鴻常將「溝通」掛在嘴上,但溝通方式卻很特別。2008年8月26日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第689次會議,決議中載明劉政鴻縣長的承諾「繼續向相關陳情人溝通協調」,日後卻驚見縣長下令警力護持、怪手毀田之舉。102年7月6日劉縣長再次表示「縣府會透過各種管道持續與4戶溝通」,其後,但見縣府與縣議會以公開說明會為名,召開強拆的「誓師大會」,且宣稱將發動50輛遊覽車到行政院抗議。接著由地方民代公布張藥局擁有其他房產(有房產就該拆?),並將以里民大會公決犧牲4戶。

後,縣府發問卷、買媒體廣告,並找來大型聯結車在12米的仁愛路上表演當然不會「安全」的迴轉秀。這一切,當然不叫溝通,而是精心設計的誤導視聽,以及假民主之名行迫害人權的集體暴力。

大埔4戶不拆,從來不會影響地方發展與交通。但我們卻看到整個政府從中央到地方,堅持一錯再錯、一騙再騙,甚至為了達成拆屋迫遷的目的而不擇手段。面對這樣的土地暴政,大埔4戶與日夜守護的朋友,是實踐公民不服從的勇者,他們走在台灣社會的抗暴前端,而我們怎能不努力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