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已成退輔會對抗保育團體的工具─不要低估退輔會的反撲能量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原住民已成退輔會對抗保育團體的工具─不要低估退輔會的反撲能量

2002年08月22日
發稿單位:台灣生態學會、台灣生態研究中心、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全國教師會生態教育委員會、 棲蘭檜木國家公園催生聯盟、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等團體

連監察院都可以被利用,何況原住民!

1999年2月,迫於各界壓力,停止枯立倒木整理之後…

2000年8月21日

監察院提出(八九)院台國字第八九二一OO三四號函之審議意見:「…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是森林資源永續經營之可行方式,故棲蘭山林區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應持續辦理…是以,該會(退輔會)應本諸權責協調、申復,俾使棲蘭山林區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得以持續辦理。

2001年1月18日

監察院國防及情報、財政及經濟兩委員會第三屆第十六次聯席會,又以(九十)院台國字第九O二一OOO三三號函文,肯定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是森林資源永續經營之可行方式,故棲蘭山林區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實應持續辦理。對增置國家公園之必要,持保留看法,甚至要求行政院應督促所屬於研提森林生態系經營計畫及編訂示範作業林地子計畫及其他相關計畫時,將枯立倒木整理保育作業此列為重要的育林作業方式,以加強保育檜木,使之得以生生不息,達成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之目標。監察院函文詳見:http://evec.kta.kh.edu.tw/naturepark_html/003.htm

在退輔會的運作下,監察院竟可兩度要求行政院讓退輔會繼續整理枯立倒木。由此可知退輔會反撲勢力之龐大。

退輔會利用原住民做為談判籌碼,鐵證如山

2001-01

一月中旬,內政部與各部會進行有關國家公園範圍的協調會中:

一、退輔會要求新國家公園範圍,應扣除已經過人工撫育經營區域12,878公頃,即國家公園範圍14,122公頃,退輔會則保留7萬多公頃。(按:內政部建議的國家公園範圍為53,000公頃)

二、退輔會引用2000年12月「原住民是否贊成設立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公聽會,各鄉行政部門所提反對的聯合聲明:「一、尊重原住民強烈反對設置馬告檜木國家公園。二、請主管機關立刻停止有關馬告國家公園的規劃、設計與籌設工作。三、如果政府不顧原住民存亡,執意設置馬告國家公園,所引發的嚴重後果由政府負完全責任。」請新政府尊重原住民的聲音。

這是個跨世紀的笑話:數十年來,從未替原住民講過半句話、長期砍伐馬告山檜木資源的退輔會,如今卻在會議上,援引原住民反對國家公園設立為談判籌碼,甚至呼籲決策單位應尊重並重視當地原住民的聲音。這是「新國家公園運動」中,最大的弔詭,也是原住民最大的悲哀。不幸的是原住民反對的聲音,已巧妙地成為維護退輔會留在棲蘭山最大的籌碼和助力。

原住民立委和退輔會互相配合,斑斑可考!

2000年1月,退輔會結合了農委會提出了「棲蘭山國家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示範區」計劃,其面積廣達12萬1千公頃,意圖擴大經營範圍。

令人驚訝的是,歷來反對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的主力─原住民立法委員高揚昇,竟結合林正二、劉盛良等63人連署,於2000年6月23日立法院第四屆第三會期第二十六次會議臨時提案要求行政院將退輔會森保處所轄之棲蘭山林區規劃為「棲蘭山生物多樣性暨生態永續經營示範園區」。

其主旨聲稱「最新的環境保育工作是朝向生態系的永續經營方向發展…」,完全在呼應「棲蘭山國家森林生態系永續經營示範區計劃」。而提案的內容中,完全沒有為原住民爭取任何權益,遑論自然主權與民族尊嚴。只簡單提到要「兼顧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與經濟發展」。

高金素梅立委是目前少數認真問政,關切原住民族群發展與社會正義的原住民立委,當然不同過往於玩兩手策略的政客,但是以「自治」的口號,高舉民族大義之旗幟,反對「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其獲益者將是退輔會,而非原住民。

附錄一: 「原住民是否贊成設立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公聽會側記

2000年12月21日,由反對設立國家公園的立法高揚昇、蔡中涵及原住民四位鄉長所召開的「原住民是否贊成設立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公聽會,凸顯了「馬告檜木國家公園」及「檜木林保衛戰」中的一些荒謬的局勢:

一、各股力量矛盾的鏈結

這次的會議,把目前在馬告檜木國家公園籌設運動中的各股勢力,完成詭異而矛盾的鏈結:

其一為:退輔會、農委會、反對國家公園的原住民民意代表、鄉長。

其二為:有條件贊成設立的泰雅爾族人、保育團體及人士、有心促成的內政部官員及不會說話的檜木林。

其三為:資訊不足、不清楚狀況的泰雅爾族人。

二、原住民民代、鄉長雙贏的角色

去年12月底的公聽會之後,我發現原住民民代和鄉長,和目前漢人社會政治人物,原來並無二致。「反對國家公園」這個圖騰,對原住民民意代表、鄉長而言,是個不費力操弄就可換取選票的政治工具,政客當然趨之若騖。

如果反對國家公園成功了,政治人物就成了「英雄」,選票就有了。

如果失敗了,讓國家公園成立了,他們還是「英雄」,因此「我」曾帶頭反對過國家公園。這些都有利於與政府交換籌碼。

三、原住民民意代表、鄉長以高分貝反對國家公園,巧妙地維護退輔會在馬告山利益的助力。

5~10年後,歷史會檢視這一段。請大家睜大眼睛看看,除了反對國家公園,這些政治人物為泰雅爾族和土地,提出了什麼可行的「替代方案」,可以把退輔會請走,逐步重建族人和土地的關係、向國家體制尋求真正的保障!

原住民民意代表、鄉長以高分貝反對國家公園,卻對退輔會長期在馬告山的作為,視若無睹,甚至還成為維護退輔會在馬告山利益的助力,這是泰雅族人最大的悲哀。

附錄二:退輔會及伐木派反撲記錄:http://evec.kta.kh.edu.tw/forest_html/0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