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遭濫訴 民眾政院前「不服從」 反瘋車:不會再去警局應訊了 | 環境資訊中心

抗爭遭濫訴 民眾政院前「不服從」 反瘋車:不會再去警局應訊了

2013年09月23日
本報2013年9月2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奧政府!壓人民!」中秋連假剛結束,23日一早行政院門前出現數十位民眾,手拿「人民不服從」紙板敲打著「政府」。民間團體指出,政府近年面對抗爭時,不但對民意充耳不聞,更不斷以司法濫訴的手段來壓迫人民,簡直淪為財團打手。

不管是反風力發電機設置計畫、都市更新、土地徵收甚至工運,苑裡反瘋車自救會、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華光社區反迫遷自救會、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台灣農村陣線等民間團體目前遭遇相同的問題,便是遭遇獨大的行政權以司法濫訴手段,企圖讓這些抗爭噤聲。

「這樣的院長我們寧願不要!」民間團體直指行政院長江宜樺忝為政治學博士,卻未帶動各部會政府機關,建立完善聽證制度來和民眾溝通,反而是在民眾不得不走上街頭時,選擇一再動用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民眾。

「公民不服從」 面對濫訴 苑裡居民拒絕再應訊

「禽獸不如!只會吃不會做,像豬一樣,真是國恥。」苑裡反瘋車自救會會長陳清海痛斥。自救會抗爭英華威公司的風力發電機計畫,至今已經滿1年又2天,「我們要的就只有安全距離,為何到現在還訂不出來?」陳清海大問。

鄭張來于「我在這裡活了7、80年,只是想把家留給子孫,風機要建在旁邊,子孫以後怎麼在這裡生活?我一個孤單老人呀!...」現年78歲的當地居民鄭張來于當場痛哭,說出對風機距離民宅過近的擔憂。

但自救會不但至今仍等不到主管機關經濟部能源局積極處理風機安全距離的規範,來保障居民生命財產安全,卻換來了自救會成員與聲援民眾41人次遭上銬移送,14人陸續受傷就醫,13人被以強制罪、妨礙公務等罪名起訴。

陳清海補充,這只是統計到7月3日,而目前苗栗警方仍陸續在晚間通知要作筆錄等,讓成員感到恐懼與心煩,「就算是當證人,筆錄也要作四個多小時,不斷拖延,回到家都已深夜,一整天都報銷。」陳清海指出,但反過來,民眾提出的正當控訴,政府卻選擇置之不理,因此目前財團持續恣意剝削西海岸,暴力施工。

因此自救會宣佈,從今起將實踐「公民不服從」,不但拒絕再前往警局應訊,更將繼續勇敢上街頭,與其他一樣受壓迫的民眾團結,共同力抗無能政府。

華光、大埔、王家擋怪手 聲援者挨告者眾

「難道我們連喊出自己聲音的權利都沒有了嗎?」華光社區數次強拆中,也有50多位聲援者因為企圖阻擋工程進行,而紛紛挨告。華光學生訪調小組成員何友倫指出,在華光案中,政府不應該以「拆屋還地」、「不當得利」等民事訴訟來對付居民,然而法務部與國有財產署,卻對此大踢皮球,不願正視此問題。

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理事長彭龍三也帶了士林王家,與他自己因永春案中收到大量的傳票,直批所謂「依法行政」都是選擇性的,「儘速制訂風機安全距離、把王家跟張藥局劃出,也都有法可以依法行政,可是他們偏偏選擇不作。」

「5年來他們不停的求救,這個國家卻以暴政回應,公聽會都是開假的。」農陣成員江昺崙,想起中秋節前大埔居民張森文去世,一度哽咽出不出話。因為參與大埔事件而送到移送的民眾,也有21位,其中包括大學教授與學生。「想守護家園卻會遭到起訴,這才是不理性、才是不合法!」江昺崙沈痛表示,希望大埔是最後一個悲劇。

關廠工人500多位關廠工人當年面臨資方惡性倒閉,卻在老邁時遭勞委會改口當時的代償退休金是借款而進行追討。勞委會更以大手筆2千萬經費,聘請80名律師提民事訴訟,一生血汗錢恐怕不保。興利自救會會長林廷泉表示,每次上街頭,政府總安排大量警力相待,這樣的台灣怎能還能自稱民主國家?

而本週日29日,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發起了「包圍馬英九行動」將在下午前往國父紀念館,向舉行全代會的國民黨表達不滿。

因聲援苑裡反瘋車,多人曾遭上手銬

律師林三加:速建立聽證制度 而非濫訴相對

協助民眾抗爭的律師林三加表示,這些事件的本質上其實相似,都是政府刻意擺爛不作為,不願儘速建立一套聽證制度,讓民眾能公平的表達意見,最近陸續更舉辦了「假的公聽會」,例如上月風機安全距離的「實驗性聽證會」便引發爭議,「實驗失敗了就沒事了嗎?」

林三加指出,民眾被迫上街頭卻還要挨告,實在有失公平正義,他更呼籲審理抗爭相關的案件時,法官應該從司法面上保護民眾,更該用判決讓行政機關好好反省。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