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面鵟鷹追蹤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灰面鵟鷹追蹤記

2013年09月28日
作者:陳炤杰(高醫大生物醫學暨環境生物學系副教授)

每年10月幾乎都可以在新聞媒體上看到灰面鵟鷹過境台灣的消息,大多數人也知道牠們會在墾丁集結,然後飛往菲律賓;到了隔年春天清明節前後,灰面鵟鷹會再度北返,從八卦山一帶過境。其實,除了這些耳熟能詳的新聞之外,我們對於灰面鵟鷹過境台灣時,在島內的遷移路線仍然一無所知。不過,去(2012)年10月在東埔溫泉及神木村的尋鷹之旅,卻讓我對灰面鵟鷹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灰面鵟鷹(蔡偉勛攝)

10月9日下午4點左右,我跟學生一行人在從和社前往東埔溫泉的半路上,看到了第一群13隻的灰面鵟鷹,牠們低空貼近山嶺線飛行,用肉眼即可觀察得到,大家一時振奮不已。在進到東埔溫泉後,我們在東埔一鄰下方又遇見另一群,18隻,在樹林上方飛上飛下,似乎正準備落鷹休息。此刻時間是下午4點半,這在山裡面已經是黃昏了。當天雖然只遇到這兩小群,也算是不錯的開張了。

10日一早我們分頭出發,在沙里仙溪的一組人算到約700隻灰面鵟鷹起鷹,東埔溫泉到和社一路上也算到約1200隻,神木溪(或和社溪)則有將近1600隻的紀錄。灰面鵟鷹起鷹的時間多數在早上8點以前,特別是當太陽照到山頭時,夜棲於該處的鷹群就會陸續起飛,再慢慢盤旋到山頂上去,相當有看頭。

下午兩點多,當我們從神木村離開時,沿路又看到一群群灰面鵟鷹沿著神木溪兩邊稜線往谷底方向飛去,隔天早上神木溪又算到3400多隻起鷹。此行大致可以推斷灰面鵟鷹大多沿溪谷遷移,且夜棲於神木溪的灰面鵟鷹似乎遠多於沙里仙溪及陳有蘭溪,這與前面三年我們在塔塔加的觀察結果相當一致,因為從自忠飛越的鷹群遠比麟趾山方向來得多。

從2009年起,高醫大即受玉管處委託在塔塔加地區從事鳥類研究,在遷移性猛禽的觀測中,發現從塔塔加過境的灰面鵟鷹數量至少佔墾丁的一半以上。2010年10月17日曾記錄到9200隻灰面鵟鷹過境,2011年同樣是10月17日更算到15800隻過境,各為當年的最高紀錄。

塔塔加  賞鷹重要潛力點

塔塔加地區可說是墾丁之外最重要的猛禽過境地之一,很有潛力發展賞鷹。從9月中到10月中由塔塔加遊客中心一路到自忠,只要北向視野開闊的地方皆可觀賞到猛禽過境,其中以自忠數量最多,麟趾山視野最佳。在高山上賞鷹,你可以親眼目睹鷹群從溪谷中起鷹,盤旋,然後在你頭頂上形成鷹柱,當盤旋到某個高度後,隨即展翅南飛,連串成鷹河。高山上賞鷹,從起鷹到遠揚可謂一氣呵成,絲毫不漏。若遇上好天氣,上升氣流旺盛,可同時看見好幾個鷹柱出現在空中,非常壯觀。

灰面鵟鷹於空中盤旋景象(吳禎祺攝)

這幾天的觀察也讓我們更好奇於鷹群在南投山區的遷移路線。從玉管處塔塔加遊客中心印莉敏小姐所訪查到的資料得知,陳有蘭溪與濁水溪匯流處的龍神橋,在下午3-4點間常可看到鷹群盤旋。在查閱鳥會賞鳥記錄後,也發現有鳥友曾在2005年10月8~10日連續三天在水里圳仔頭(即陳有蘭溪與濁水溪匯流處北岸)發現大量灰面鵟鷹過境,9日當天更見950隻形成鷹柱及鷹河。

因此,灰面鵟鷹很可能沿濁水溪來到龍神橋再轉入陳有蘭溪,至於在龍神橋看到的鷹群,到底是從濁水溪上游地利村或是下游水里方向來到這裡,則有待進一步探查。

山裡追蹤灰面鵟鷹比坐在墾丁社頂的觀景台上賞鷹有趣多了,也更具挑戰性。不過在山區交通安全一定要擺第一,也千萬不要隨意路邊停車。

10月15日當我們再次造訪神木村時,已不見鷹蹤,約摸等到下午五點左右,只見一位先生從村外開著一部小貨車進來,我連忙上前跟他打招呼,想問個究竟。來者是神木國小的黃先生,說明來意後,他劈頭就說:「我從小就看著這些鷹在溪谷上空盤旋,很想知道牠們是從哪裡來的?有人在研究牠們的遷移路線嗎?」黃先生近60歲的人了,一生疑惑的問題竟然到現在還沒有答案。我很慚愧地告訴他說我們這兩週來此就是想要研究灰面鵟鷹在這邊的遷移狀況。

研究猛禽遷移路線  參與國際保育絕佳機會

灰面鵟鷹會在10月份大量過境墾丁的新聞大家早已知之甚詳,這當然多虧墾管處支持的猛禽調查能每年持續報導詳細的過境數量。過去幾年,雖然台灣猛禽研究會及台師大也各做了一些衛星追蹤的研究,但因費用昂貴,追蹤的個體有限,因此對於灰面鵟鷹在島內的遷移路線仍未獲得突破性的進展。不過,像灰面鵟鷹及赤腹鷹這種跨國性的遷移猛禽,數量又這麼龐大(20萬隻以上),而且不請自來每年如期經過台灣,這不正是我們參與國際自然保育的最好機會嗎?

若能把這些過境猛禽在台灣遷移的路線調查清楚,將夜棲地儘速劃設為野生動物重要棲息地或保護區,相信就能對東亞遷移性猛禽做出很大的貢獻,也勢必會獲得國際生態保育團體的認同。

清晨時分灰面鵟鷹等待起鷹的景象(吳禎祺攝)

猶記得20幾年前在玉管處當義務解說員時,有一次曾搭處裡的吉普車從神木林道上鹿林山,當時覺得兩旁林相很棒,心想以後一定要親自走一趟,後來也真的從塔塔加沿著神木林道走過幾次,最後再由神木村搭公車出去。昔日神木高聳,恬靜宜人的神木村,如今已被土石淹沒殆盡,神木國小僅剩5名學生,並於今年廢校走入歷史。

想想,神木國小見證灰面鵟鷹過境已超過半個世紀,卻要等到廢校前,才有人來此研究灰面鵟鷹。要能回答黃先生一生的提問,也許還要再等上好一陣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