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以顏色標誌水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以顏色標誌水

2013年11月24日
作者:Tony Allan;譯者:張美惠

藍水與綠水

藍水可以喝,可以抽取,是看得見、用得到的水。綠水則隱藏在樹木、灌木、其他的植物和生物群裡。綠水遠比藍水多:61.2比38.8。這兩種水都以雨水形式落地,接著藍水往兩個方向走,有些停在表面—河、湖、溪,這是唯一真正可見的陸地水〈相對於海洋水〉;其餘絕大部分的藍水則滲過土壤形成地下水。就像綠水一樣,這部分也是看不見的。上頁圖以簡單但清楚的圖示回答兒時的疑問:雨水都跑去哪裡了?讓人驚訝的是,只有1.5%的雨水被人類積極使用。多數都被植物吸收與蒸散,其餘的大半落在海洋。

每個地方都有綠水—除了沙漠這樣最乾燥的地方。你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一抹綠色閃過—即使只是小小的一片綠葉,也代表那裡存在綠水。藍水儲存在地下水庫時很容易被忘記,只要有雨的地方就有藍水,藍水和綠水的一大差異是可取得與可使用的程度不同。關於綠水,我們能做的很有限,大抵只能坐著欣賞大自然的運作。綠水從土壤被植物吸收,最後釋回大氣中。但藍水可以儲存,可用於灌溉,可用水壩攔阻,可以抽取和計量。

這裡面突顯出一個驚人的事實,人類幾乎完全仰賴自然的恩賜,而那是完全超出人類可掌控或命令的。萬一綠水突然消失,人類會很快跟著消失。全世界的森林與草原所提供的水在使用當下是免費的,由自然之母買單。農人栽種的作物與放養家畜的草地幾乎也都是如此。如果我們的恩人斷絕來源,我們就完了。

綠水從頭到尾對人類都很重要,影響深遠,不可或缺。但我們直到現在才開始了解和討論—雖然這是決定我們能存活或可能餓死的關鍵要素,雖然證據顯示在人類大部分的發展史中,社會都是起源於綠水充足到可用以生產糧食之處。

我們很自然地、本能地從藍水取得飲用水,用綠水栽種作物—到目前為止也都沒有問題。過去兩百年來,我們開始使用相當多的藍水栽種作物,主要是透過先進的灌溉技術。到上個世紀末,農人已使用相當大量的藍水。凡是使用藍水灌溉之處,便會水源耗竭。我們賴以維生的作物超乎想像的飢渴。

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生活事物背後的虛擬水《煮一杯咖啡需要多少水?》書封

原文作者:Tony Allan
譯者:張美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3-06-17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1357645
 
※本文不適用CC條款,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