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東非保育行】肯亞民間自主維護 讓卡魯拉森林重獲新生 | 環境資訊中心

【2013東非保育行】肯亞民間自主維護 讓卡魯拉森林重獲新生

2013年11月08日
本報2013年11月8日肯亞奈洛比訊,許惠婷報導

肯亞首都奈洛比北方郊區卡魯拉(Karura)森林面積約1040公頃,旺季時每月能吸引約8千名訪客。Karura在當地語言是指太陽不會太熱的舒服時刻。但就在不久前,這片森林還是令肯亞人聞風喪膽,綁匪棄屍與盜徒竊佔土地之處。

卡魯拉森林簡易的入口處。

卡魯拉森林是國有土地,為肯亞森林署(Kenya Forest Service)所有。卡魯拉森林之友協會(Friends of Karura Forest, 以下簡稱FKF)於2009年依肯亞2005年通過的森林法(Forest Act),申請成立為社區林業社團組織(community forest association),可參與森林的經營管理並為所有喜好自然的人保護森林。

卡魯拉森林目前就是由FKF負責經營管理,肯亞森林署則退居為監察的角色。FKF和森林周邊的居民溝通取得共識,豎起圍欄以保全森林的安全。社區居民可以在雙方約定好的日期(每周二、五,共2天)進入森林採集所需的藥材和柴薪等自然資源,但每次入林採集的人數上限為50人,森林守衛也會陪同在旁,確認居民僅採集枯枝斷木且沒有砍伐樹木,並適時向其他訪客及民眾說明社區利用森林自然資源的情況,以避免誤解。

當年毛毛運動所躲藏的洞穴及大樹,樹幹的樹洞大到足以讓人躲藏。外籍訪客的入園費是600先令(約新台幣200元),肯亞國民收100先令,另可用300先令申請園區導覽,這些收費皆是森林維護及守衛人員的主要薪資來源。每月入林訪客數量從2010年底時的數百人快速成長到目前約8千人,FKF目前共有51名全職工作人員和守衛,守衛長John Chege從小生長在卡魯拉森林附近的村落,以前經常在森林裡看到屍體,當地人當時無力改變現況,總會提醒他不要多管此事。現在,由於FKF組織的成立,讓他和同僚可在卡魯拉森林保存考古遺址、蝴蝶遷徙路徑、文化遺產等。

卡魯拉森林內依長度分為3條參訪路線,分別有5公里、10公里及15公里長,每條路線以不同顏色進行指標引導。沿途可看見50公尺高的瀑布、粗壯到可以讓毛毛戰士躲進樹幹中的大樹、廢棄礦坑形成的濕地及許多動物景觀,同時也可看到FKF正在進行中的外來種移除工作,目前正逐步移除來自澳洲,以前為了木材生產所種植的的尤加利樹,接著並移植森林內原生種的樹苗回到這片土地上。

這片森林正是當年肯亞對抗英國殖民的獨立戰爭時期,毛毛(Mau-Mau)運動自由戰士們的基地;當然,卡魯拉森林更重要的是保存了在地居民所仰賴的自然資源,以及奈洛比都市居民躲避烏煙瘴氣,呼吸新鮮空氣親近自然的空間和機會。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綠帶運動發起人馬薩伊(Wangari Maathai)博士生前也參與過卡魯拉森林的保存運動,其從1999年開始便開始集結有志的居民保護卡魯拉森林免受盜徒非法開發及佔據。

卡魯拉森林的營運在FKF的努力、肯亞森林署的支持、媒體宣傳及在地居民的協助與合作下迅速邁入軌道,除了特地前來參與生態導覽的訪客外,也有民眾是來遛狗、散步或慢跑,而辦公室就在森林附近的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則簽下一年的合約,讓其員工在中午休息時間來卡魯拉森林內的草地踢足球。

問起森林的守衛長John Chege對未來的展望,平常沉穩略顯靦腆的Chege眼睛一亮,語調激昂地說,希望可以在森林內採集及記錄下更多在地生態知識,開放給大眾,藉此保有和自身文化的連結及傳統知識,以拒絕正入侵肯亞的基因改造產業。

作者

許惠婷

相信動物解放、環境平權,還有人的能動性。盡力實踐著零廢棄物蔬食生活,同時用筆和口希望更多人一起邁向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