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農田中喪失的生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那些農田中喪失的生命

2013年11月13日
文:謝季恩、林惠珊;圖:謝季恩

為了探究黑鳶為何會中毒,因此,我們從10月開始進行農田調查,這一個月以來,看盡大大小小的農地,也看見遍地的屍體,原來有這樣的事情在農村野地中發生著,有垂死掙扎的小鳥,有倒在農田中動也不動的屍體,有的屍體已經被猛禽開膛剖肚,幾天下來常被這些歷歷在目的場景在睡夢中驚醒。

田間中毒死的鳥兒,已經被猛禽開膛剖肚。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還記得嗎?我們估計某一片約18公頃的紅豆田,有著約1800隻的死鳥(這數字還真的是小看了這片田中死鳥的數量),當時我們將其中一隻紅鳩送檢驗(檢驗費4500元),第一份的檢驗報告在兩天前收到:

搶救

這結果報告中寫著一隻紅鳩含有21ppm的加保扶農藥,這代表甚麼意思?加保扶??!!!

對,這次又是加保扶,去年那兩隻黑鳶不正是因為加保扶而死的嘛(詳見:黑鳶中毒死亡事件簿)。這毒藥,真的很毒,去年兩隻被毒死的黑鳶,屍體內的加保扶濃度分別是1.49ppm及2.49ppm,而原來一隻毒紅鳩居然體內就含了21ppm,經過換算,來這裡撿拾紅鳩屍體的黑鳶,只要吃下一隻,甚至吃不到一隻紅鳩,牠就一定要死了。在這片毒農田,我們至少看過9隻黑鳶同時出現在這裡,也親眼目睹黑鳶在這裡撿拾屍體。

空中的老鷹,腳裡抓著獵物。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我們不在的時候,到底還有多少黑鳶來,我們不清楚,看了檢驗報告的我們,很擔心,原來不用一隻紅鳩就可以毒死黑鳶了,這片田好幾百隻的紅鳩,造訪過這裡的黑鳶可能已經成為荒野屍骨了吧。 在另一片田中,我們發現,黑鳶就連枯到只剩骨架的紅鳩屍體都在吃了,原本覺得陽光會讓農藥降解,但到底降解的速度,還是比不上生物鏈中其他生物像是老鼠、猛禽的撿食的速度。

為了瞭解人工移除屍體的可能性,在清查了好幾個鄉鎮的農田後,我們決定動員實驗室的成員們,再次回到這塊黑鳶最常光顧的紅豆田,試圖將田中的所有屍骨清除乾淨!

空氣中帶著一股農藥味外,一陣一陣飄來的屍臭,令人做噁。帶著口罩、手套的我們,分配好負責區後便開始今日的行動,剛開始抵達時還笑笑的說,要是發現屍體全部被老鼠搬走了,我們就可以去東港大鵬灣玩了,但抵達後十分鐘,一袋袋的屍體就這樣被堆疊在田埂上...我們的手幾乎沒有停過,所有的人都笑不出來了,這是豐收嗎?

但我們卻一點沒有開心的感覺...

一袋又一袋的鳥屍,堆置在田埂上。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兩個多小時的行動,粗略的計算,每袋平均裝有50隻死鳥,共撿拾50餘袋,保守估計約莫有2500隻死鳥被拾獲,加起來超過30公斤

最多的是麻雀屍體,其次是紅鳩。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其中以麻雀的數量最多,其次是黑鳶最愛的紅鳩有百餘隻,但這些還只佔這片農地的一半(9公頃)。另外還一隻死掉的紅隼,紅隼被撿起時,腳下還踩著一隻家鴿,嘴角邊的鴿子毛都還在,他就死了。

最多的是麻雀屍體,其次是紅鳩。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研究室

我一邊打包,一邊默念著,你們解脫了,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們枉死,我們會抱持著這個信念堅強的來面對一切。

另一位夥伴,在田中對著一群正在飛的麻雀大喊,你們不要再過來了,快點走,快點走,這裡刻意放的稻穀是有毒的,這裡很危險,看著他揮舞著雙手在趕著趕不走的麻雀,我想農民也是覺得麻雀和紅鳩是趕也趕不走的,所以才刻意放下毒稻穀,痛下毒手,想要解決鳥害問題的吧。

毒餌。圖片來源:屏科大野保所鳥類實驗室

PS:預計擇日再進行一次撿屍,將最後一半的屍體撿拾完,我們這小小的行動,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無法全面性的解決問題,但我們用著我們小小的力量,嘗試著讓大家理解這樣的問題就存在於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也會再做更多嘗試。目前我們需要的是懷抱著一顆熱情、奮鬥的心,不要被打垮和澆熄的鬥志。

接下來要努力的事情還很多,我們除了持續撿拾屍體避免黑鳶再誤食外,也將嘗試設立黑鳶的臨時性餵食站,在高風險的季節提供乾淨的食物給黑鳶,也會設法推廣或研發方法來幫助農民解決麻雀紅鳩的鳥害問題。此外黑鳶的基礎生態調查仍會持續進行,包括長期監測黑鳶的族群變化、調查黑鳶的幼鳥補充量和死亡率,以及追蹤黑鳶利用農地覓食的範圍和頻度等等,其中最有效率但也是最花錢的研究工具就是使用衛星發報器(一顆約需10萬元),這不是我們目前的經費能夠負擔的。

想做的事情太多,經費允許我們做的事情太少,如果你看了這篇文章想要小額捐助我們進行黑鳶研究,我們都很歡迎,由於我們都是社團法人台灣猛禽研究會的成員,因此捐款可以捐到台灣猛禽研究會,指定用途為黑鳶研究。

捐款劃撥:華南銀行 東興分行(銀行代號 008)、帳號 136-10-000134-2

※捐款請指定捐款用途為黑鳶研究,並以電話或Email告知捐款者姓名、ATM轉 帳末五碼,以及告知捐款收據寄送地址。
 電話02-25630367
 Email:rrgt@raptor.org.tw。

如果沒錢可以捐助我們的話,也沒關係,轉貼此文,將文章分享給更多的人,也可以幫助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