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象牙的中國客 | 環境資訊中心

走私象牙的中國客

2013年12月05日
作者:黃泓翔(自由撰稿人、中南對話網站發起人)

什麼樣的中國人在非洲參與象牙貿易? 他們怎樣做象牙走私? 黃泓翔在莫桑比克做實地調查,詳細描述現場真相。

黃泓翔實地報導中國人餐與非洲象牙貿易。圖片來源:中外對話

今年10月30日,中國廈門海關查獲了多達12噸的象牙,是中國歷史上最大象牙走私案,價值6億元。 無獨有偶,11月3日,坦桑尼亞一位中國人家中查出1.8噸藏匿象牙,引起非洲媒體軒然大波。 根據紐約時報和大量國際專家估計,中國市場要對全球70%的象牙貿易負責。 

紀念品級別 

小董在一家中國通信公司工作,這個週六,被派到莫桑比克出差的他,來到了這個每週開放一次的「6月25日廣場集市」,並為他將要結婚的國內親戚用手機拍了一段祝賀視頻。 在隨後的採購中,他買了幾串象牙做的手鐲。「你們看,我現在位處的是莫桑比克首都馬普托最大的象牙市場。我會給你們帶些好東西回去的!」 

這個市場出售的手工藝品非常多樣:非洲布畫、木雕、果殼抽屜、小礦石做的首飾。 然而,對中國客人而言,這個市場僅僅作為「象牙市場」而聞名。 

象牙市場。圖片來源:中外對話「你要什麼?象牙?黑木?我們有,不貴!」當地的販子看到中國人經過時都會格外熱情,用說得非常標準的幾個中文詞彙吸引這些貴客。 他們的攤子邊總是放著一個大紙箱,裡面放著滿滿的象牙製品——一般來說,他們只願意對中國客人出示。 幾乎所有的象牙製品都是中國人在買,而白人遊客毫無興趣。除了象牙,中國人還喜歡買黑木製品——那是一種需要漫長生長時間的珍貴硬木。多年以前,這個市場的象牙製品被公開售賣,然而今天,隨著非洲抵制象牙的聲音日益高漲,這種貿易進入了隱秘狀態。 

老李是中國一家石油公司的駐馬普托員工,已經在馬普托呆了2年。在市場上,他向新來的同事傳授把象牙球手鍊帶回國的技巧:「我們把繩切了,把珠子零散藏行李裡帶回去,能帶回多少算多少,再拼起來又是手鍊。」 

「你一次不要帶超過1、2公斤就好。出莫桑比克沒有問題的,在國內海關如果被查到,給他們就是了,反正這裡很便宜。」老陳是中國一家建築公司的駐馬普托員工,已經在這里呆了一年。他每週都要逛象牙市場,並且挑選最上等的象牙。他向筆者展示了他的收藏品:手鍊、筷子、印章。 

這就是中國人在非洲參與象牙貿易的最廣泛類型:紀念品級別。 無論是中國企業的外派員工,還是來開小店的中國沿海移民,很多人在回國時夾帶少量的象牙製品。 象牙製品在這裡非常便宜,一對手鐲折合人民幣4、500元,在中國黑市,價格可高達10000。 在亞洲,1公斤象牙價格高達3000美元,而在莫桑比克,貧窮的當地獵手僅以每公斤300元人民幣左右出售。幾經轉手到了首都市場,價格也不會太高。 

大量的中國散客購買,不僅因為有高達百倍的利潤,而且風險非常低。「理論上,合法渠道的象牙手工品是可以當地銷售的,只是不能出境。」莫桑比克北部麒麟巴國家公園的負責人包戴爾說。 

莫桑比克在象牙方面的立法薄弱,嚴重的腐敗令執法更加混亂。按照法律,每種動物在莫桑比克都有一個對應的賠償價格,比方說,一頭大像是12000萬當地幣,折合美元四百萬。 被捕的盜獵者會被允許去籌集罰款並且賠償,只有當他無法賠償時,才會面臨可能的牢獄之災。而實際上,大量的盜獵者不會被捕,即便被捕也能通過各種漏洞逃走。 而一些象牙製品可以當地出售卻不能出境的規定,也在腐敗面前猶如笑話。 

「給海關工作人員2000當地幣(合人民幣400),他們就不查你的行李。」老朱是馬普托機場的工作人員,參與了這座新機場的修建。 他說,莫桑比克的機場海關只要願意花錢打點,完全不用擔心。

集裝箱級別

「紀念品級別」是不容小覷的,儘管單人量少,但大量湧入非洲的中國人足夠形成龐大的市場。 然而,比起這些散客,中國人還以更高級的形式參與走私。

莫桑比克的北部是大象盜獵的主要發生地,這裡的主要港口城市叫彭巴。在彭巴,今天存在著大量中國商人,他們大多數從事木材行業,即將當地木材用集裝箱運回中國。 根據國際環境調查機構EIA2011年的調查,大量的中國木材公司有非法走私現象。 那些木材公司並不自己砍伐,而是向當地人廉價收購木材——不管來源是否合法——並運回國內銷售。鑽著當地監管和海關的漏洞,他們的木材進出口生意處於灰色地帶,並且有時會夾帶其他灰色生意。

2011年,在彭巴港,一家名為天和(音譯)的中國公司的木材集裝箱,被查出夾帶126根象牙原牙、一根犀牛角,和一些穿山甲鱗片。 這家公司後被法院判處賠償其當地合作方MITI公司350萬美元,並已在今年8月被關閉。 

象牙交易。圖片來源:中外對話德瓦是MITI公司的負責人之一,他不斷地對媒體聲明,MITI並沒有參與中國人的象牙生意。 他表示對曾經的中國夥伴很生氣:「雖然沒抓到證據,但是我知道,那麼做(在木材中夾帶象牙等違禁物)的不只是那一家公司。中國人總是這樣!」 

彭巴的中國個體公司大多運作於灰色地帶,並且非常熟悉如何與腐敗的政府打交道。 

當筆者來到彭巴一家中國木材公司暗訪時,見一男一女兩名穿制服的莫桑比克人坐在他們辦公室看電視,裡面放著中國電視劇。 

「他們一個是海關的,一個是警察局的,理論上裝箱時他們應該來看著。他們確實來'看',就是來收錢和看電視。」該公司一個小伙子笑著說。 

「天和之所以被抓,是因為沒有花錢打點周全。想省小錢,花了大錢。」另一家彭巴主要中國木材公司的管理者老周說。 他聲稱他們公司是當地中國公司裡唯一完全合法的,然而,筆者通過在線搜索,發現該公司也多次被抓獲走私木材,被當地媒體稱為「屢教不改者」。 

參與走私的更高一層,是極少數權貴。 在肯尼亞,一家中國公司的負責人對我說:「很多象牙是通過「外交渠道」回去的,而不是通過我們這樣的普通人。」 

所謂外交渠道,指的是個別腐敗的政府官員,利用乘坐的外交專機不用經過海關的便利,向國內走私象牙。這種渠道涉及人員較為高級,因而鮮有被抓獲的實際例子。 

2013年6月,新華社的外文版報導說,2名前往中國的外交官與軍官,在讚比亞涉嫌攜帶價值14萬美元的27公斤象牙時被捕。 報導並沒有提到這些走私者的細節。 

我就此詢問中國駐莫桑比克大使館,大使館表示:「絕大多數中國公民遵守莫法律,但也不排除個別人從事非法交易象牙的可能性,中國使館將繼續做好對本國公民的宣傳教育。」 

腐敗與受害者

在非洲,部分中國人從體制漏洞裡尋求利益,但另一方面,這並不意味著中國人不具備是非觀念。 

「非洲人真是想錢想瘋了。」一名駐彭巴的中國員工在微信朋友圈裡上傳了一隻穿山甲的照片,並配上這句評論。 那是當地人抓來賣給中國人吃的。 據我了解,在彭巴的中國人大多數至少吃了一次穿山甲或其他野生動物,因為很便宜。 然而,中國人並非不了解這是保護動物,甚至有時會因為這些行為而鄙視當地人。

「非洲當地人只要給他錢,什麼都乾得出來。他們沒有尊嚴,沒有社會責任感。」一名在彭巴的中國木材公司老闆老周說。 像許多其他中國人一樣,他也向我訴說他在非洲的遭遇,比如​​官員和警察如何腐敗索賄,政府機關辦事如何效率低下,還有頻繁的搶劫等犯罪。 在大多數中國人眼裡,自己都是「黑暗非洲」的受害者,儘管他們已經學會瞭如何在這種法則中利益最大化。 

「木材現在越砍越少了,終究是不可持續的。我們準備轉行做農業。」老周說。 

老周和莫桑比克政府官員打過很多交道,也比較熟悉政治內情。 據他介紹,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中,一個候選人很腐敗,另一個候選人很清廉正義。 

「如果那個清廉的贏了,那麼國家會越來越好,但是木頭生意這種就不好做了。此外,中國方面的監管和法律也越來越嚴了。我們必需根據接下來的大環境來決定我們的戰略。」老周說。 

此次跨國報導由Oxpeckers非洲環境調查記者中心參與完成,報導得到了環境保護行動基金會、南非金山大學中非報導項目以及非洲調查性記者論壇的支持。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