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財團模式 阿米斯音樂節 活出自己的「美」式生活 | 環境資訊中心

拒財團模式 阿米斯音樂節 活出自己的「美」式生活

2013年12月10日
本報2013年12月10日台東訊,賴品瑀報導

「Suming哥哥,下次的阿米斯音樂節是什麼時候?」「是明年呀!」「還要一年呀?」「你現在國一,等你國二的時候就有了。」「那明年你要不要上台表演?」「呵,我不知道...」週末都蘭部落的「阿米斯音樂節」風光落幕,留下來的不但是樂迷心中的美好回憶,信心與期待也在部落中茁壯著。

舒米恩與各階層部落青年大合唱

由阿美族歌手Suming(舒米恩)發起,都蘭部落在12月7日舉辦首屆「阿米斯音樂節」,將都蘭國中化身「都蘭小巨蛋」,藉由部落族人登台演出、阿美族風味料理、特色手作市集,展現詮釋最原味的「美」式生活。

都蘭部落耆老也登台演出

「來阿美族人的國度,聽阿美族人唱歌吧!」阿米斯音樂節不同於一般音樂祭,除了原住民藝人如圖騰樂團、Matzka、達卡鬧、阿洛、A-Lin、馬志翔、安歆澐與名導演魏德聖登台外,晚間的精華時段幾乎全為都蘭部落族人的演出,包括了千歲美聲「都蘭長青會」、「巴卡路耐」、「都蘭部落青年」、都蘭國小小朋友「薪傳舞團」、「都蘭婦女時代」等,參與人員從90歲到國小一年級兒童,可說是全部落總動員,鄰近的部落比西里岸「pawpaw鼓樂團」、都歷「嵐馨樂團」與公東高工「質平合唱團」也獲得演出機會。

部落婦女與藝人阿洛共舞

此次音樂節的規模有上千人,而都蘭部落更為此總動員,開唱前所舉行升旗典禮,各年齡階層上百人盛裝出席,在歌聲中升起屬於自己的旗幟。「是如此美好的一天呀!」頭目余清河感嘆,前頭目沈太木主持升旗典禮,長老潘進添、黃生發也一同祈福,將此視為部落的大事。

音樂祭?豐年祭?無法歸類的阿米斯音樂節

遊客ET珍藏著接駁車車票「我覺得有點像豐年祭,但又比豐年祭能有參與感。」樂迷ET表示,ET在一年前環島時認識並愛上都蘭的美景,更逐漸開始接觸原住民文化,在一些關懷社會的獨立音樂人的推廣下,也關心起東海岸面臨的開發危機。但對她而言,年祭其實是部落自己的活動與儀式,「我覺得我像一個旁觀的陌生人,很喜歡他們但是也沒辦法在那時好好認識他們。」ET回憶之前的經驗。

對發起的Suming來說,阿米斯音樂節的確有部分來自對所謂「豐年祭觀光」的回應,「就像你在家過年,卻有人一直在旁邊看,甚至干擾。」對部落而言,年祭應該是成員之間的大事,除了大量湧入的觀光客會造成困擾外,其實族人也無暇招待遊客,在外圍的小販多為外來者,因此遊客的消費效益也不會留下來給部落。

而許多抱持著「瘋」年祭心態的遊客,更是打定主意要去喝酒狂歡,「他們說原住民愛分享,卻沒想過自己是來白吃白喝,然後喝酒鬧事,反而讓原住民跟愛喝酒的形象分不開。」Suming批判。因此在這次攤位的安排下,Suming也用心處理,例如藉由舉辦場地是學校的理由來拒絕賣酒、甚至酒商的贊助。

「我也跟大家溝通,不要賣熱狗、爆米花、奶茶那些,不然跟豐年祭外面的那些小販有什麼不一樣,應該對自己的東西有信心。」Suming坦言,雖然他免費提供攤位讓族人擺攤,但在溝通中仍舊花了不少心力,其實族人多少有些觀望與遲疑,也因此發生了音樂節還沒正式開始,就有攤位準備的食物就都已經賣光而急著補貨的糗事。

「這的確出乎意料,也不可思議。」Suming透露,兩天的活動下來不但沒聽說哪個攤位有賠錢,甚至有一天就進帳了上萬元的,而這些收益也讓各攤位全數得到,自行作為之後活動的經費。由部落青年階層各自安排負責的攤位中,「美式」傳統食物相當受歡迎,「我看到石板烤肉就覺得很興奮,尤其是那個竹子做的夾子,看起來就很好吃!」「其實在夜市也有看到過,可是就沒有興趣,但在部落看到就不一樣。」「我很喜歡suming媽媽的便當,裡面有水煮肉、樹豆、醃菜、海菜,雖然很簡單,但是就很有部落的感覺,要是我每次來都蘭都能吃到的話多好。」由月桃包裹著的糯米飯散發著簡單質樸的香氣,亦大受歡迎。

除了推出部落傳統美食,攤位亦有創意手作的部分,除了販賣作品,在族人的帶領下遊客也可以體驗十字繡、毛毛球、串珠、畫陶等傳統技藝。

部落青年阿亞斯示範串珠阿美族手作市集  部落行動剪髮師阿香(照片提供:舒米恩工作室 )

「這次來的遊客的素質高得讓我不敢相信,sense超好,跟豐年祭時天差地別,不但沒有看到有人酒醉鬧事,留下垃圾也很少,我指的不是說掉在地上的,我說的是包括垃圾桶裡的。」活動結束後第二天,Suming與助理兩人仍得早起等垃圾車,但只需要兩個人就能處理完兩天一夜上千人活動的垃圾,對許多大型音樂節來說,根本是天方夜譚。

都蘭國中學生用心製作海報,期待音樂節的到來

「我想是因為來的人都是真的喜歡都蘭、很想瞭解阿美族文化的。」Suming表示,其實在開演之前,他最擔心的就是來的人會不會是只想狂歡的「酒鬼」,「如果你只是想來狂歡、來嗨,那你就得不到東西。我真的不追求、不去跟其他音樂祭比人數,因為我們要的是質感,是人文,是細水長流。」

Suming甚至為此陸續推出8支短片,除了宣傳活動外,更希望傳達其強調人文的風格,「就是音樂與阿米斯兩者」,為了讓形象明確,而分別介紹了經營民宿、耆老、文物工作者與返鄉開創工作的青年,例如都蘭小當家、部落行動美髮師等,藉此讓他們增加知名度,也展現部落生活的樣貌,甚至點出青年返鄉的可能性。

無根複製阿米斯音樂節?「部落自己要的」才是核心精神

舞台上,都蘭部落從老到幼用心準備節目,各年齡階層踴躍報名,「大家都很想紅,爭著要上台。」Suming笑稱。加起來上千歲的都蘭長青會不只能吟唱傳統古調,更花了九個月練團,以電吉他、爵士鼓的樂團形式展現他們的活力,而長久陪伴著都蘭青少年成長的薪傳舞團,也由國中小學生,大孩子帶著小孩子,自己討論出要演出的節目,年紀最小的登台者更只有國小一年級。

「真的會很緊張,這個舞台太大了!跟去比賽的感覺一點都不一樣,真的很多人來看。」參與演出的國中生許宇祥興奮的回憶著,沒有參與演出的耆老賴明傑也表示非常感動,「年輕人都來啦,這麼多人來,真是太好了。」

部落青年吳元楷登台演唱,與馬志翔PK阿米斯音樂節 都蘭薪傳舞團都蘭小學生快閃舞(舒米恩工作室 提供)

身為青年中最高階層「拉中橋」的一員,台東大學教授蔡政良表示,此次阿米斯音樂節,對部落來說,重點不是音樂節本身,而是部落間再一次練習動員的機會,而此次的青年階層合計有6、70人參與,算是相當成功的一次經驗。

黃健庭:這個有可能為生嗎?

台東縣長黃健庭在部落並沒有發出邀請的狀況下,低調前往會場觀看引起小小的議論,甚至有人提出「他是不是要來偷學!?」但當記者以「縣長,看到部落能自己做到這些,那BOT之類的開發案是不是能夠少一點,改多支持這樣的活動呢?」提問時,黃健庭以「可是這個有可能為生嗎?目前還有很多年輕人在外工作,還是需要一些工作機會吧」反問。

部落生活明信片Suming則認為,阿米斯音樂節難以直接複製到其他部落,因為這是部落自己要的,並非提供補助給每個部落就能成行,且也不見得每個部落都適合音樂節。Suming強調,雖然這個夢想的起頭,是他自己很希望能在故鄉辦演唱會,但也是他多年來投入訓練未成年青少年「巴卡路耐」後的成果,不但漸漸取得了部落的認同與信任,也培養了願意支持與合作的伙伴。

「我們可以作主!」讓部落主導詮釋自己的權力

「我們可以自己作主!」Suming認為雖然不可能直接複製都蘭的阿米斯音樂節,但這樣的自信,便是有心效法的其他部落最該掌握的核心與精神,Suming強調「我們用阿米斯音樂節,對『開發』、『發展』提供了這樣的思維」。

「如果部落的人聚起來,其實資源並不需要擔心,重要的是在籌備的過程中,討論出共識,知道自己要什麼。」此次擔任志工的大學生拉外來自台東matang部落,便從阿米斯的音樂節感受到可能性,拉外認為,比起官方辦的活動時常強加部落某些刻板的形象,由部落自主來辦,才有決定要表現出怎樣的自己,主導詮釋部落的權力。「不用盛大,也不需要華麗,而是要真實、真誠,而且重點是過程,與之後的延續性,才是對部落有意義的。」

嵐馨樂團主唱阿裡要與都歷部落青少年Suming指出,其實目前許多部落當中,也有不少青年如同幾年前的他,正在努力想為部落作點事情,例如此次參與演出的嵐馨樂團,便是以鄰近的都歷部落青年阿里要為首,也陪伴著他們的巴卡路耐,教他們創作,也一起上台演出。「第一步的確是最難克服的。」Suming不但盡量分享機會,更以「要相信自己是對的。」來鼓勵目前仍處於不受支持困境、感到受傷的族人。

不斷分享光環與掌聲 Suming承諾明年再辦

實際訪談來參與的樂迷,大多數確實是Suming的歌迷,因為他而開始關心原住民文化與都蘭部落,日本歌迷熊本三枝子便是為此來台參與。「比起在演唱會,在部落看到的suming更自然,並不像偶像,看起來就是一個amis,而且更快樂。我很開心可以看到這樣的他,覺得更貼近更理解他了。」

「我其實沒有很認真唱歌,我一直想著回家。」但在Suming而言,他豐富而精彩的創作背後,其實來自於對故鄉的情感,同時都蘭也才是提供他養分的地方。因此他寧可7年來為了訓練巴卡路耐,辦演唱會籌錢甚至自掏腰包,近年也陸續帶著部落的弟弟妹妹登台演出,到目前的阿米斯音樂節,自己賠錢沒關係,只求部落族人能得到多一點的機會。

舒米恩發表新歌,同樣將舞台與部落族人分享(照片提供:舒米恩工作室)

「我會繼續努力賺錢,明年繼續辦。」回應族人的期待與不斷詢問,Suming大聲的宣布。阿米斯音樂節剛落幕,Suming又開始忙著新專輯「美式生活」的工作,他的發片計畫,因為籌辦音樂節而中斷,好在唱片公司相當諒解與支持。但問起究竟為何願意為部落作這麼多呢,「其實我覺得我得到的更多。」Suming表示,就因為想要看到這樣的風景,因為想要激起新的想法與期待。

「不過我的確對家人感到虧欠,他們不但沒有享受到,甚至還要跟著我當志工。」雖然Suming這麼說,不過這些年來跟著Suming幫忙的妹妹Haluko則相當大器的表示「賠錢沒有關係,不要賠了心力就好。」族人的信任與團結,便是最好的回應。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