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人民與土地,留下都市的綠肺與良田:土城彈藥庫 | 環境資訊中心

尊重人民與土地,留下都市的綠肺與良田:土城彈藥庫

2013年12月29日
作者:黃淑玲

市民農夫,攝影:黃淑玲。

出土城捷運站不到10分鐘,一片欣欣向榮的勤篤市民農場映入眼簾,原土城彈藥庫,近128公頃難得的綠地的入口,是多少大台北地區居民餐桌上無毒蔬果的來源,更是親子接近大自然生態的最佳教育園區。

勤篤市民農園,攝影:黃淑玲。

在寸土寸金的都會區,受到土城彈藥庫軍事管制的緣故,難得保留下面積這麼大又完整的綠林及農地,迄今卻也面臨土城看守所搬遷,農地即將被徵收的困境。

其間,在土城彈藥庫裡佔有千坪土地,輝要有機菜園的主人輝哥表示,農田已經傳承了三代,這麼珍貴的都市綠肺,當然要繼續傳承。

輝哥中年毅然由職場上返家接手,幾經考慮,才捨棄慣行農法,轉型為有機農業,篳路藍縷苦心經營堅持到今,努力終於獲得第四代認同,除了兒子參與種植,女兒更加入加工及銷售的行列。

輝要有機菜園善用廚餘堆肥,強調循環農耕,生產的農產品,供應及滿足大台北地區多少家庭對食物安全的需求。

菜園裡更經過精心設計,蓋了涼亭、教室、魚池…,養的鵝及鴨與日本雞,自在地漫步園子,經營出一片自然田園景象。

輝哥特別介紹,為了解決有機堆肥蒼蠅蔓生的問題,朋友送他美麗的日本雞當除蟲工,母雞自己孵蛋、帶小雞四處覓食,是菜園最溫馨的畫面。

輝要有機菜園內,母雞帶小雞的溫馨畫面。黃淑玲攝

如同田庄大哥熱情又好客的輝哥,赤足自在地走在他苦心經營的樂園,這個讓都市人接近大自然的地方,輝哥說:「隨時歡迎你來!」

輝哥大方地開放網室供參觀,他說:「通常網室就是要避蟲害,一般是不讓外人參觀的。但是,我願意開放給大家參觀,就是要讓你了解餐桌上的食物,是怎麼長出來的!」適逢高級餐廳前來採買食材,新鮮的羅蔓、脆嫩的大陸妹、小黃瓜….生氣盎然,猶如藝術品。

然而,現在努力的一切,卻面臨土地將被徵收的困境。

輝哥表示,97年政府在土地區段徵收的說明會上,預計以公告地價加4成徵收,推算每坪大約8000元,算算1千坪的土地只能收到800萬。

輝哥提出疑問,800萬拿走我一家大小,賴以為生的土地、居住的家…。傳承三代的財產,一夕之間都沒了,以目前的房地產市場行情,連買個房子都有困難,能再去哪裡生存?這整片土地經過重新規劃後,土地增值,每坪至少12萬,我拿到補償的800萬,只能換回多少坪?撇開這些不說,政府花了大把錢蓋大安森林公園,卻轉頭要徵收這片128公頃的天然綠地!

我們最缺的,不就是綠地嗎?

輝要有機菜園主人──輝哥,攝影:黃淑玲。

有人問輝哥,改變用途是不是國家成長的必然趨勢呢?他語重心長說:「海島型的台灣糧食自給率只有33%,政府不斷地提供休耕補助,更把良田水泥化!試問,如果台灣遇上糧食危機,等於10個人就要有7個人會沒有糧食吃!到時候,臺灣人要怎麼辦?GDP我是不懂,但,我要問的是:百姓有沒有受益?政府沒考慮到被徵收後的老百姓如何生存,也是逼老百姓抗爭的主要原因啊!」

長時間協助烏來原住民部落發展農業綠經濟的廖鎮洲表示,土城彈藥庫依山又緊鄰都會區的美好環境,面臨新的規畫,即使部分仍保留為農業區,政府卻打算先全數毀壞有機的良田、驅逐當地老農,再慢慢重新規劃農業區的使用。

既然規劃保留為農業區,卻要將有機農田全數推平──「再來重新規劃」?!

這與當初苗栗大埔,為了徵收良田,不顧農人生計,以怪手毀壞即將收成的稻田,根本毫無差別。三代人所積累的1千多坪土地與情感,只以800萬元,就要驅趕走原居住的有機農人,要求離開農地、離開祖宅,猶如強迫居住於山區的原住民離開山林。而在新北市,800萬元,連20坪的公寓房子都可能買不起,連安身都無處可棲,遑論養家活口立命的生計!

如此毫無土地正義、毫無居住正義的事,如果讓政府繼續推動,下一次會因為政府的政策規劃,而在瞬間失去所有的人,可能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