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公里逃命圈 600萬人如何逃? 顧立雄、柯文哲:沒有藍圖 只能廢核 | 環境資訊中心

30公里逃命圈 600萬人如何逃? 顧立雄、柯文哲:沒有藍圖 只能廢核

2014年03月06日
本報2014年3月6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台灣目前設定的逃命圈僅5~8公里,若參考日本經驗擴大為30公里,核一核二廠30公里逃命圈涵蓋了人口密集的台北市、新北市。萬一發生核災,600萬居民怎麼疏散?

6日,反核團體以「核一核二30公里逃命圈內 600萬人逃生藍圖何在?」為題舉行座談會,與會的台北市長擬參選人柯文哲與顧立雄皆表示,「沒有逃生藍圖,只能廢核。」他們更對不願出席的連勝文喊話「出來面對,直球對決」!

北台灣若發生核災如何逃?福島核災災區首長擔憂,有意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與顧立雄亦表示束手無策

福島失敗的疏散經驗 雙葉町町長:核電廠不說謊就不能運轉!

日本「全國地方首長反核連盟」3位重要成員,包括1999年「東海村超臨界核電事故」的東海村前村長村上達也、福島核一廠所在地雙葉町町長井戶川克隆,以及東京都國立市前市長上原公子,日來台分享他們身為核災發生時的地方首長,當時失敗的疏散經驗。對於台灣30公里逃命圈擁有更密集的人口,他們感到相當擔憂。

在「日本不可能發生核災」的過度自信下,福島核災發生了,身為福島縣雙葉町町長的井戶川克隆在核一廠爆炸時嚴重受曝。當時他在離核廠3.5公里處疏散日托老人,爆炸後的大量碎片與輻射灰淋在他及消防員、職員身上,現場百餘人皆嚴重受曝。

井戶川站在地圖旁解說當時的疏散狀況,他帶領7000位居民由公路逃往40公里處外的川候町,原本1個小時的車程,由於公路遭地震損壞,花了8個小時才到達。但即便費盡千辛萬苦,卻因福島縣府隱匿正確訊息,致使他們撤離到輻射將侵入的川候町,全町民再遷移了3次,才到了目前居住的琦玉縣高校。

回想核災發生前,東電與政府再三保證「核災絕對不會發生、我們不會讓它發生的。」有了過這樣的經驗,井戶川直批「核電廠就是個不說謊就不能運轉的地方!」他說,目前當局仍在說謊,說100毫西弗以下不會生病、20毫西弗以下可以居住云云,甚至說這些災民沒有因為輻射生病,「那根本是因為並沒有針對我們做調查!」井戶川控訴。

2011年的福島核災時擔任雙葉町町長的井戶川克隆講解失敗的疏散經驗

北台灣逃命圈僅5公里 沿用日本的錯誤政策

福島核災前,日本僅訂逃命圈範圍為半徑8~10公里,不顧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再三建議應訂為30公里,日本政府以「幹嘛要把熟睡的孩子叫醒,幹嘛要驚動他們呢!」的想法拒絕,直到福島核災後的2012年終於修改。

對照坐擁核一核二廠的台灣北海岸,目前原能會網站上可見的疏散計畫僅有半徑5公里,仍是依照日本災前的樂觀規劃;新北市提出的修訂草案,也僅擴大為8公里。而此草案仍在原能會內進行審查,尚未正式推出。但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認為,5公里跟8公里根本沒有差別,至少得訂為30公里。

顧立雄、柯文哲:沒有逃生藍圖,只能廢核

顧立雄與柯文哲兩位台北市長擬參選人受邀討論他們心中「核一核二30公里逃命圈600萬人的逃生藍圖」,但他們都表示,無法提出逃生藍圖,唯有廢核一途。

柯文哲提出在台大醫院擔任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時,發現台大醫院並沒有核化災應變方案,急診室對核化災處理的SOP上寫明「病人到急診處不要讓他進來,在外面用水冲一沖,原車轉送三總。」

柯文哲強調,若發生核化災,台大醫院自身也深陷災區需要疏散了,要怎麼救人?「因為我們不知道如何疏散50萬人口,那個劇本我寫不出來。」柯文哲強調,台灣沒有核化災應變方案,當然不能蓋核電廠。

兩人皆表示,若是台電堅持在9月插入燃料棒,屆時便需發動強力抗爭,沒有退讓的理由。顧立雄更認為,要廢核,民意、司法與行政三者缺一不可,他強調,不管想用什麼方法阻擋核四運轉,都需堅強民意的支持,「抗爭為主,訴訟為輔」,否則就算是訴諸法律,法官也不見得有勇氣能做出正確判斷。

顧、柯同樣認為,台北市民應該選一個反核、願意保護市民的人當市長,對於拒絕到場參與討論的連勝文,兩人喊話要求正面向核四表態。

柯文哲說「看他是要對抗7成反核民意,還是要進行家庭革命」重提連戰在2000年帶頭杯葛核四停建的決議。顧立雄說「連勝文不能再和朱立倫以空洞的『沒有核安、沒有核四』來敷衍民意,不要再丟擦邊球,應該直球對決。」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