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無路可逃!」 實訪北海岸 日核災區首長心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你們無路可逃!」 實訪北海岸 日核災區首長心寒

2014年03月07日
本報2014年3月7日新北市訊,賴品瑀報導

「你們真的沒有路逃,真讓我心寒!」日本「全國地方首長反核連盟」重要成員近日來台,分享1999年東海村的「超臨界核電事故」,與2011年福島核災所在地雙葉町撤離時的艱困與失敗,更替北台灣600萬人如何因應核災事故感到擔憂。

7日上午,他們現勘了核一核二廠所在的北海岸,直呼「逃生無路、求助無門」,認為核一核二廠應該立即停轉。

日核災區首長:台灣狀況比日本更荒謬  

東海村前村長村上達也與東京都國立市前市長上原公子,表示「全程所見都讓人不可置信」,直嘆不管是地形環境、交通路線,甚至氣候風向,位於北海岸核災逃命圈中的居民絕對是「無路可逃」。

北海岸公路依山海闢建,路多蜿蜒狹窄,沿途橋樑多。核災時要疏散災民十分困難。當遊覽車行進在沿著山海闢建、細長蜿蜒的基金公路時,兩人便開始為北海岸居民感到恐慌。

勘查團一行人在核二廠外以狼煙驗證東北季風風向、並尋找山腳斷層所在處、及前往核災輻傷急救責任醫院台大金山分院,與核子事故緊急應變中心。村上與上原直呼設備規模不足以處理核災,比日本更加荒謬!

公路蜿蜒細長、橋樑多  北海岸無路可逃

當地「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郭慶霖表示,目前位於核災30公里逃命圈的北海岸4區,人口約有8萬人。分別是萬里2.4萬、金山2.3萬、石門1.1萬與三芝2.5萬,但連外道路卻只有陽金、基金、淡金公路。不但緊鄰山壁或海岸,其形勢細長蜿蜒,途中更有49座橋樑,且當地聚落多位於河谷,若因地震海嘯發生核災,當地人將完全無路可走,只剩跳海自殺一途。

而收容所多為活動中心與學校,空間嚴重不足。郭慶霖以金山國小為例,必須收容美田里、金美里、大同里、和平里、磺港里的人口。但是,光是金美里就有近6000人,美田里4600人,加起來已超過1萬人,到底要如何擠進一個國小裡?!

郭慶霖更指出,去年新北市政府曾舉辦演習,原本設計的情境是如福島一般的複合式災難:9級地震、海嘯與核災同時發生,但卻因寫不出劇本,最後將兩者「脫勾」,分開來演習。「你可以跟災難簽約,叫他只來一半嗎?」郭慶霖氣憤地問著。

核二廠的緊急疏散圖

「不可置信!」火山溫泉與核電廠共存  山腳斷層在眼前

「竟然在這樣的地方蓋核電廠!」金山與萬里區「火山溫泉」林立,已列為溫泉特區,村上與上原對於核電廠落腳於這樣的地質環境,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核電廠與火山溫泉共存,日核災區首長不敢置信。此山腳斷層位於核一核二廠之間,郭慶霖認為,實際位置就在當地西勢溪下方,郭慶霖補充,溫泉是在1867年的大地震後產生,「山腳斷層」位於核一核二廠之間,分別距離5與7公里。

實際位置到底在哪,他認為就在當地的「西勢溪」下方,因為此溪不但終年飄散硫磺味,周邊水田更不曾乾涸,不停湧出地下水。

設備規模皆不足  新北市消防局:現僅能處理「局部核災」

而規劃為「核災幅傷急救責任醫院」的台大金山分院與「核子事故緊急應變中心」,皆遭批規模不足以處理核災。

核災應變中心目前與金山消防隊共用空間,遭質疑災害來臨時根本無法處理。居民指出,金山分院的核傷病床只有4張,根本嚴重不足;上原與村上也質疑與金山消防隊共用空間的應變中心,其規模與設備都無法處理核災。

環保聯盟北海岸分會前會長許爐更指出,百年前的大海嘯的紀錄中,大水已淹到消防隊對面,出事時恐怕自顧不暇,遑論指揮救災。

對此,新北市消防局救災辦公室執行秘書簡萬瑤企圖反駁,他先強調福島核災的海嘯不可能發生在北海岸,更說其實中心裡有不少設備,若有時間作簡報,相信大家能放心。但追問其設備功能時,簡萬瑤坦言,只能處理「局部的核災」,無法負荷大型核災。甚至,目前新北市消防局的網頁上,也沒有核災應變措施的詳細說明,以提供民眾檢驗。

上原公子:發揮市民力量 以可信數據反擊!

除了不斷表達對北海岸逃命圈居民的擔憂,上原公子提出一些公民自救的建議。上原指出,既然深知「政府派」御用學者的報告不可信,那麼民間行動者應與學者專家合作,做更多自行調查。上原指出,目前台灣尚有許多該做的調查還沒做,民間要求政府之時,也要提民間版本,以具公信力的數據來對抗。

上原公子(左),呼籲市民發揮力量,尤其大台北地區市民,更應研究核電議題,以自己的調查驗證官方說法。

上原表示,其實有些調查是一般市民也可參與的,他尤其關注台灣某些國小校園偵測出高劑量輻射的訊息。對此,上原指出,以風向與輻射的關連來說,可在核電廠附近釋放氣球,請求撿到的人回報降落落點,再對照實際偵測輻射量的輻射地圖,也許就能找出原因。

對於長年在核電廠排水口持續發現的「秘雕魚」,台電以「溫度較高、缺乏維他命C」的理由搪塞。「這是漫畫的情節嗎?」上原也表示難以置信。她認為,想要得到解答的話,便需要更多的專家學者,例如魚類專家、能做土壤研究、河底泥檢測的研究者來幫忙。對於地質的研究更是重要。

上原強調,這些都不只是北海岸居民該去做,身為命運共同體的廣大台北人同樣責無旁貸,唯有強大民意才能撼動當局者的決定。上原點名當地地區首長,認為他們應該挺身保護居民,向中央爭取。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