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慟」! 逾百位學者黑衣現身 禁語步行至義光教會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慟」! 逾百位學者黑衣現身 禁語步行至義光教會

2014年04月25日
本報2014年4月2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感到不忍的人,就要有實際行動,痛心要以行動表達。」台大社會系副教授范雲解釋為何使用「慟」這個字。

百多位學者在義光教會外小公園

林義雄禁食進入第4天,全台各地的學者不但已達成數百份「廢核四 爭民主 學界不核行動聲明」連署,更在25日下午現身,身穿黑衣、頭綁黃絲帶、手拿著「慟」大字聚集凱道,並沈默不語地集體步行走向義光教會,以獻上學界聲明及連署書給義光教會與各自簽名留言的方式,向林義雄致意。

學者:廢核非林義雄一人之見  挺身守護民主、永續未來

這批參與「廢核四 爭民主 學界不核行動聲明」連署的學者包括中研院副院長陳建仁、林長壽、林明璋等7位中央研究院院士級、與全台各大學院長級百名學者代表,及數百位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研究員與講師等。他們表示,作為高等教育工作者,堅信學界不但應該做社會的良心、更負有思考解決社會重大問題的責任。他們在大學裡,將以積極行動與堅實論述,守護台灣的民主與永續未來。因此不但參與連署,更紛紛挺身而出。

中央研究院院士林長壽表示,「馬上停建核四」不是林義雄新提出來的訴求,而是過去二、三年人民不但呼喊的主張,是絕大多數人的意見但馬政府至今還以「政策不能因一個人的因素而改變」來回絕,他痛批此舉「非常殘忍而邪惡」,也迫使他必須站出來,告訴政府這不只是林義雄一個人的意見,學界與絕大多數的民眾也都抱著同樣的想法。

公衛學者詹長權亦表示,「雖然我沒有和林義雄同樣的勇氣,但我願意和他站在一起。」他表示台灣的核電廠都名列全球最危險的前幾名,政府應該儘速做出正確的抉擇,才能讓全台灣得到海闊天空。

直接停建不合法理? 劉靜怡:政院向立院提出報告即能成功

除了表態反對,學界更以自身專業,嚴謹論述為何應該廢核,更擊破馬政府不願廢核的托辭。

學者從凱道步行到義光教會對於馬英九在與蘇貞昌的會面中推說廢核「直接停建核四」不合法理,甚至違憲。澄社社長、台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指出,馬英九以曾解釋核四預算爭議的大法官會議釋字第520號解釋為由。但實際檢驗該釋文,發現其主要處理「法定預算的規範效力為何?」與「行政院可否停止執行國會已經審議通過的核四預算?」兩個問題,劉靜怡指出其解答,其實都無法導出「核四停建違憲」的結論,馬英九以此做不停建核四的理由,在法理上過於牽強。

劉靜怡強調,釋字520中指出,核四停建屬於憲法第63條所謂的「國家重要事項」。針對此一「國家重要事項」,倘若行政院在政策上決定停建核四,應該依憲法增修條文第3條及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17條向立法院提出報告,若獲多數立法委員支持,基於代議民主之憲政原理,自可貫徹其政策之實施。

劉靜怡解釋,也就是說只要行政院願意向立法院提出停建核四的報告,並獲得多數立委支持,根本沒有任何違憲可能性。以當前的民意趨向與立院結構來看,只要行政院決定停建核四,應可獲得多數立委支持,何難之有?

劉靜怡表示,若退一步,當局要交由公民決定,須先徹底修正目前反民主的鳥籠公投法,成為一部能真正鼓勵正反雙方均實質參與投票的公民投票法,才能提案舉辦公投,甚或另訂特別法如「核四公投特別條例」,讓人民真正對核四議題投票表態。這些都是行政部門可立即採行的有效作法。

社會學學者:核安檢查=發展主義  罔顧廣大社會民意

亦有學者從社會學的角度提出批判,東海社會系副教授鄭斐文認同林義雄所說「核安檢查是假的」,她認為所謂核安檢查,與目前諸多開發爭議一樣屬「發展主義」,只認同科技官僚的意見,卻無視廣大的社會民意。

鄭斐文直指核電背後的龐大分贓利益及政商關係,牽連到核工業、軍火、戰爭工業等「軍工複合體」。其暴力、專制與獨裁的本質,都危害到弱勢者。除了蘭嶼、達仁、北海岸等偏鄉面臨核廢料污染、核工廠工人的高風險健康危害之外,貧者、老人、小孩則更容易在核災時陷入一無所有的絕境。

中正大學哲學系副教授陳瑞麟則指出,核電牽涉社會的許多面向,其所屬的「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30年來已對大型核災等核電產生的社會議題做了許多研究,得出台灣不具備使用核電的條件,只有廢核才是出路。

陳瑞麟解釋,台灣不具備核能自主技術、地狹人稠、核廢料無處放置、核電發生災害的風險非常高,代價台灣無法承受;而以台灣的自然條件,極可能發生核災結合地震、海嘯、火山爆發等天災的「複合型災難」,一旦發生,任何準備與應變都將無濟於事。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