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福島核災】核災中的工人抗爭──福島核災善後作業工人近況與回顧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追蹤福島核災】核災中的工人抗爭──福島核災善後作業工人近況與回顧

2015年05月28日
作者:宋竑廣(中島美雪研究者)
NHK節目「低劑量被曝、動搖的國際標準」截圖,訪問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名譽成員Charles B. Meinhold,他出示美國能源局文件,說明降低劑量標準會使核設施成本劇增,核工業因此希望標準不要降低:「people working in the industry tend to want to keep this limit high。」另一方面,該節目也收到擁核團體的批判與抗議。
NHK節目「低劑量被曝、動搖的國際標準」訪問國際放射線防護委員會名譽成員Charles B. Meinhold,他出示美國能源局文件,說明降低劑量標準會使核設施成本劇增,核工業因此希望標準不要降低:「people working in the industry tend to want to keep this limit high。」另一方面,該節目也收到擁核團體的批判與抗議。圖片來源:NHK節目影像截圖。

在之前關於核電工的文章中,分別指出勞動條件與被曝職災的問題,行文中用了不少的資料與數據;而當數據紛陳的時候,比方「xxx人超過100毫西弗」,給人的感覺可能只剩下數字,甚至覺得只是數萬人裡的一部份,似乎微不足道。

無意間,或許疏遠了核電工因職災罹癌時慘狀──「下巴流著血,爛得像是冰淇淋似的,又沒了牙齒。」(見下圖)當我們重新意識於此,那麼,對於相關的防範或補償,就不再只是行政流程、陳年官司或繁複推論之類的東西,而是迫不及待、念茲在茲的急行軍了。

由於輻污水塔的增加,工作現場的輻射劑量也隨之上升,工人被曝的程度,一個月最高達12毫西弗,而法律(對工人)一年最多只允許50毫西弗;有鑑於此,東京電力從2014年2月開始,進行為期一年左右的改善工程,包括移走高輻污的瓦礫,在輻污水水塔周圍建水泥牆壁,希望能把最高達每小時50微西弗的輻污現狀,降到十分之一以下。

核電工媽媽嶋橋美智子,其子罹血癌死去且被認定職災,她在述說兒子病情時,做出相應的動作。

核電工媽媽嶋橋美智子,其子罹血癌死去且被認定職災,她在述說兒子病情時,做出相應的動作。圖片來源:OurPlanetTV

在被曝紀錄管理方面,東京電力也從2014年4月開始,由公益財團法人「放射線影響協會」匯整外包公司送來的紀錄,往後即便工人換公司,也可以在同一單位查詢被曝劑量、工作期間等紀錄,不過,這項作業並沒有法制化,還是有疏漏缺失的風險;5月,厚生勞動省專家會議提出報告,認為福島核電工應該終生做健康紀錄,且對於曝超標的工人,應抽血做仔細分析,同年秋天開始試行。

儘管東電與政府有上述改進,誠如上一回的文章所述,與其負面表現相比,仍然「瑜不掩瑕」,工人少不了得自救;2012年9月,一名工作後罹患惡性淋巴癌的福島核電工,申請職災賠償,在隔年9月,因厚生勞動省否定因果關係而被駁回;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同月在法國的另一樁核電工職災訴訟,法院因廠方無法證明工作環境中(低劑量)輻射與該工人罹患肺癌無關,且即便工人有抽煙習慣,仍判決廠方敗訴。

2014年9月,因積欠(被曝)風險補貼(一天一萬日幣),4名福島核電廠工人向法院提告,要求東電賠償,這樣的勞資糾紛官司是東電本身的頭一遭;工人說:「因為更換有輻污水的水管等工作,一個月就被曝4毫西弗,不知以後會不會生病,覺得很不安;日本核電工職災要件之一為一年(工作期間)被曝5毫西弗以上

除個別的求償提告外,也有組織化的集體行動。2012年11月,由工會人士與律師等組織而成的「被曝勞動網絡」(hibakurodo.net)成立,儘管緣起於福島核災,但幫助對象不限於福島,全國的核電工都在服務範圍,工人們可以參加健康座談、勞動教育,尋求組織出面向公司談判等。

經由他們的努力,在2013年7月,讓一家外包公司面對積欠「除染(除去輻射污染作業)風險補貼」的問題,以1600萬日幣和25位工人達成和解。此外,他們也跟政府斡旋相關權益,包括提供充分的勞權諮詢、假承攬真派遣、被曝紀錄管理等問題。

另一方面,有被曝風險的工人,不只是(核災後新增的)福島核電工。國鐵水戶電車工會,因公司(日本鐵道東日本水郡線)要求他們為電車散熱片除去輻射污染而罷工(見下圖)。

出自紀錄片「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可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申請放映。

出自紀錄片「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可向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申請放映。圖片來源:紀錄片「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影像截圖。

過程中,還發現公司為破壞罷工所找的替代派遣工,在未著防護的情形下作業,且工會在現場測到劑量上升,置工人安危於不顧;工會指控,公司把這樣的工作外包出去,也把責任給通通外包了。 

而儘管受到其他勞團的支持與聲援,該工會有的分部在爭議中屈服了──非核電廠的工人,也會在資方的輕忽與壓迫下,受到福島核災的牽連。

工人權益,總在抗爭與打壓中載沉載浮,有抗議時就好一點,而權益的界限,似乎不乏後退的可能。由於福島核電工被曝狀況超乎預期,災後一度被拉高又降回的工人被曝標準,2014年底日本政府又興起了拉高的提議,打算把現行標準、緊急狀態下被曝上限100毫西弗拉高到250,再次掀起了勞工團體與反核團體抗議的聲浪,短短4年內忽高忽低的工人被曝標準,究竟是純科學的呢?或許有其他原因呢?如果你是工人,又怎麼想呢?

※ 由本單元大部份稿費,係作者透過we 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we 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提案後,向公眾募款而來,2014年度再過2篇即將結束,有興趣繼續收看的讀者,可捐款支持2015年度的提案募款,意者請至網址:http://we-report.org/proposal/9442

※ 作者簡介:宋竑廣(臉書),男同志、寫手,目前主要以低碳生活部落格、陸敬民房屋部落格、花蓮東方報之固定專欄撰文維生;另為日本歌手中島美雪研究者,為中島美雪介紹會(臉書)幕前幕後主使之一。
 

【相關文章】

作者

宋瑞文

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經營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男同性戀,小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