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24日強行通過? 自救會、立委再要求暫停審議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航空城24日強行通過? 自救會、立委再要求暫停審議

2014年06月23日
本報2014年6月23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在徵收爭議與葉世文舞弊疑雲未決之下,桃園航空城案24日將照常在營建署都市計畫委員會大會中審議,民間團體預料會強行通過。上週末已有300多位大園、蘆竹被徵收戶在桃園街頭跪行,23日他們上午再次前往立院召開記者會,重申立即停審、並且要舉行全區聽證的訴求。

被徵收戶在立院召開記者會,要求暫停審議桃園航空城案

八德合宜住宅弊案爆發後,抗爭已久的航空城,因葉世文、蔡仁惠與遠雄集團同樣密切參與而獲得社會關注。民間團體揭露指責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黑箱作業、草率審議的音量也加大,更不斷提出暫停審議,先徹查當中是否涉有不法,並先舉行聽證會,在民間能充分參與的情況下,把此計畫的公益性與必要性釐清之後再進行審議。但截至目前,內政部仍維持原訂計畫,在24日上午的都市計畫委員會大會審理航空城一案。

航空城計畫起於擴建桃園國際機場第三跑道,其必要性與選址有不少疑慮,例如是否能效法同樣是2條跑道規模的香港,藉由改善管理而增加航次,而現址為埤塘、周圍有許厝濕地、油庫,同樣有地質、鳥擊等飛安問題。

航空城「蛋白區」大幅擴張  民間要求詳查弊端

但航空城最惹議之處更在於周邊的「蛋白區」, 稱作「蛋黃區」的桃園國際機場擴建區的需求大約為615公頃,但目前桃園航空城計畫需徵收4771公頃,其餘均為蛋白區,內容多為產業專區、住宅、商業用地,在規劃未明的狀況下,遭批沒有徵收的公益性和必要性,只是為了滿足特定利益人士的炒地皮野心。

航空城將徵收4771公頃

台灣人權促進會執行祕書王寶萱出示2009年通過的「桃園航空城區域計畫」與目前將要通過「桃園航空城都市計畫」,兩者相差有2到3倍之譜。王寶萱指出,2008年馬英九上任後公佈愛台10大建設列出桃園航空城,桃縣府便在2009年提出區域計畫,而該計畫便已完全能滿足跑道和產專區的需求,且徵收民地不到1000公頃。

林淑芬但在2013年4月葉世文營建署長任內所通過的新訂都市計畫申請書中,航空城的版圖卻大幅擴張,連原本列為要發展精緻農業的特別農業區用地,都將淪為都市開發。因此,不但民間團體大批此計畫是開倒車,毀良田讓國內糧食自給率雪上加霜。立委林淑芬更指出,就是為了滿足炒地皮的需求,才不斷劃大計畫範圍。

「你去查查五年內,是哪些官員、委員、地方政治人物的親友買了地」,林淑芬認為,答案將會呼之欲出。

計畫資料涉造假、灌水  高估就業機會

桃園縣教育產業工會成員田奇峯更指出,為此計畫,營建署提出了至少兩份明顯造假的錯誤資料,一為將航空城所在之大園、蘆竹兩鄉都市發展率大幅灌水,以達到新訂都市計畫的法定門檻80%,再者為在提不出產業專區的計畫下,唯一引用的文件翻譯錯誤,而造成大幅高估客運量帶來的就業機會與發展需求。

田奇峯表示,計畫中的「以國際機場而言,平均每百萬客運量人次創造950個直接及業機會,以及2,000個間接及業機會,共計2,950 個及業機會」,引用於Michel van Wijk(2007),‘Airports as Cityports in the City-region’, Netherlands Geographical Studies(Urban and Regional Research centre Utrecht, Faculty of Geosciences, Utrecht University),經過反迫遷聯盟查證,應為「國際機場較國內機場創造更多直接的就業機會:每百萬人次的客運量可創造950個就業機會…此外,每一個在機場區域的現場工作大約可衍生出額外的一個工作機會,依經驗來看,國際機場每百萬客運人次可創造(直接與間接合計)共2000個工作機會。」也就是說,通篇並未出現「2950個及業機會」卻遭扭曲,而高估了1.5倍。

田奇峯說,這兩點錯誤其實已經講了一兩年,但至今仍未獲處理。

簡小姐與2009年區域計劃範圍圖

反迫遷聯盟成員簡小姐指著地圖,若以2009年版,她位於富國路、南青路交界處的住所離航空城計畫相當遙遠,但目前的計畫卻讓她以後得開始租屋的人生。簡小姐表示,當地像她一樣土地與房屋是家族持分的不在少數,經過徵收後,得不到合理的補償、也不能獲得安置,他們將淪為無殼蝸牛。

自強社區獲剔除  利益團體仍持續遊說

而本已在團結抗爭下已經獲得剔除的自強社區,卻出現仲介與官員仍在繼續遊說的狀況。

當地居民陳先生出面指出,官員與仲介以「一坪換一坪」的優惠為誘,要求居民簽署同意書,要求重新劃回徵收範圍。但王寶萱指出,既然該社區可以劃出,便表示該地區的徵收不具必要性,而且「土地徵收條例」規定,土地徵收總面積抵價地有40%的下限,因此這些地主不但不可能「一坪換一坪」,也不見得每位土地被徵收的地主都能至少換回40%的土地。

但處理民眾身家財產的都市計畫、土地徵收審議,營建署卻總是顯得粗暴與不公開,面對民眾的爭議,總是以「推派10個代表,每個人講3分鐘,講完離場」的規定,不讓民眾全程旁聽,甚至媒體記者也僅能聽簡報,同樣無法採訪會議討論過程。面對24日的會議,營建署也已經表明將在門口搭兩個棚子供民眾在場外休息,表示民眾屆時無法走進營建署大樓一步。

內政部承諾資訊公開  營建署唱反調

關於這點,立委尤美女與林淑芬感到氣憤,因為立院要求營建署做好資訊公開已久。林淑芬指出,在江宜樺擔任內政部長時,立院便開始關注此事,但當時的營建署長葉世文卻激烈反彈。

2013年底,內政部前部長李鴻源也為了立院再次解凍內政部預算,曾對國會作出「都委會從專案小組到大會全數比照環保署模式辦理」的承諾,但林淑芬批評其承諾如「放屁」一般,不管是會議資料總是拖到最後一天才公開、會議紀錄的草率,至今民眾連旁聽自己的土地和房屋是如何失去都不可得,更不用說行使自己的權利發言、提問,取得答覆或是對話的機會。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