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節氣=好生活 | 環境資訊中心

自然+節氣=好生活

2014年07月25日
作者:陳姵穎(非常木蘭特約採訪)

自2011年掀起塑化劑風暴,台灣便壟罩著「食不安」也「用不安」的烏雲;生活在「塑膠王國」的我們,體內塑化劑的暴露量更遠超過其他國家。這個講求快速與效率的時代,看似簡便又能大量製造的塑膠製品無所不在,於是我們經常忘了,塑膠,是一種千百年也難以分解的可怕製品。逐步嚐到長年傷害土地苦果的同時,「減少塑膠的生活」理念開始抬頭,推廣自然民具與節氣生活的「nature miffy──綠兔子工作室」就是一例。

四處找自然民具

所謂民具,泛指人們於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各種器具,過往先人以萬物為素材,輔以節氣運行的變化,暗藏無數由自然中觀察而來的智慧。

大約5、6年前,因為兒子的健康問題,閱讀了《浮萍男孩》的 Miffy,警覺到環境荷爾蒙對人體帶來的傷害,決定一點一滴汰換掉生活中習以為常的塑膠製品。喜愛旅行的她與先生,也在旅途中發掘許多古法製造、取材天然卻漸漸消失於市面的民具。

這樣的生活過了2、3年,本身是荒野志工的Miffy,與親朋好友分享旅途中相遇的自然民具的過程裡也立下決心,離開任職的出版社,想用自己的力量,做喜歡又能做到老的事情。就在2011年春分,從宜蘭的穀東俱樂部為起點,展開擺攤推廣理念的生活,並不定期在工作室開辦手作課。

綠兔子販售、推廣這些使用天然材質作成的生活用具,也期盼著重返昔日美好生活。 下方二圖 攝影/陳姵穎

細數綠兔子工作室的自然民具,有亞鉛(鋅)水桶、自然毛刷、藺草拖鞋、手工剪刀、菜挫、芒草掃把、木碗筷……,每樣物件背後都藏著故事。

修剪著廣受顧客喜愛的藺草拖鞋,Miffy說,這是某年他們家環島旅行時,在台南找到的90歲老阿嬤編的。老阿嬤說,以前幾乎人人都會編草鞋,但後來人們不愛穿了,會編的人也越來越少。

角落的亞鉛桶,則來自隆興亞鉛店,傳承三代的鋪子走過半世紀,老闆蔡東憲堅持手作,以留存技藝。「拎著桶子走在路上,被當地人問『哪邊買的?』,忍不住就要替這些好東西感到可惜。」若要說綠兔子有什麼煩惱,便是擔心這些職人都凋零後,沒有可以傳承的後人。

擺攤推廣理念

「我們的定位很明確,是要將減少塑膠的理念和環保耐用的好東西推廣出去,並非走文創路線,所以我們只在小農市集擺攤。」從新竹竹蜻蜓綠市集、宜蘭大宅院、簡單市集到248農學市集和彎腰,Miffy說,除了自己喜歡逛小農市集買菜,會去小農市集的消費者,多半有一定程度的綠色概念,商品的接受度就高。此外,絕大部分自然民具的材料都取自農業,譬如能編織涼蓆、拖鞋和提袋的藺草,一斤的價錢可與有機米等值,「只要有需求,就能創造利潤。」有了利潤,農民便願意種植,「連帶的,就能把產業和技術留在台灣。」

Miffy(圖右)與先生小啄木正在工作室中,仔細地整理各地蒐羅而來的自然民具。                     攝影/陳姵穎

支持小農的Miffy,並不堅持一定要百分百食用有機。因有機農業在台灣有一定程度的困難,只要是對環境友善、能清楚說明來源的小農,都該支持;「每個人都該去承擔我們對環境汙染造成的成本,而不是只讓自己享用乾淨的食物。」

隨著節氣過生活

認定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都該承擔傷害環境的共業,也成為她推廣節氣生活的理由之一。在《親子天下》寫了2年的節氣專欄,她說:「整個自然界裡,最不會和大自然相處的就是人類。」自然的運行有一定規律,春夏萬物生長、秋冬結實休憩,古老的二十四節氣便是理解四季變換的最好根據。

例如冬藏,寒冷的冬天需要能量,於是大量的根莖類產出,提供澱粉產生熱量,讓人與動物度過嚴苛的季節;而吃時令的蔬果,不只最新鮮健康,也在無形中降低了碳排放。「其實懂得節氣,生活會充滿樂趣。」Miffy指指桌案上撿來、插在瓶裡的欒樹細枝,深棕色的細枝上布滿點點白斑,「像不像迷你版的銀柳?」確實像極了,春有新芽、夏展綠葉、秋下黃金花雨、冬結小紅燈籠果的台灣欒樹,原來還有這番可愛的面貌。

將欒樹的樹枝剖開,就彷彿張開大嘴的鱷魚,隨著節氣、用心生活,時時充滿驚喜與樂趣。

對植物深感興趣的她也嘗試進行植物染;不同於一般植物染多以購入而非真正自野外採集染材,Miffy用菱角殼、芭樂枝葉等廢材染棉布,希望透過手帕的推廣節省紙巾的使用。「未來還希望開發衣服的植物染,褪色了,客人還能拿回來補染,不必淘汰丟棄。」

或許,只要多花一些時間體悟、接觸自然,從中感受生活的樂趣,每個人都能如綠兔子般找著對環境的那份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