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風災5年重建大功告成? 受災原鄉批造成流離失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八八風災5年重建大功告成? 受災原鄉批造成流離失所

2014年08月08日
本報2014年8月8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莫拉克風災屆5週年,但在重建委員會卸牌宣告大功告成的同時,屏高地區的原鄉居民批判政策偏差,9成以上居民「離村又離鄉」,不但族人四散,文化傳承也面臨困難,可謂「流離失所」。

原民團體出面舉行記者會,控訴政府偏頗劃定原鄉,便宜行事強逼遷村,損害族群文化至鉅。

不當重建政策裂解部落  受災原民要政府負責

8日位於行政院南部聯合服務中心的「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委員會」舉行「卸牌」儀式,宣示任務已告一段落,莫拉克颱風災後重建特別條例也將於月底結束。

但政府為重建撥下的1,200億元特別預算怎麼運用?除了在媒體上大肆宣揚的硬體建設外,受災原鄉批判,受災人數以原住民佔多數,重建規劃卻未曾列入原住民文化等軟體因素。

在政策偏差,人謀不臧的狀況下,總計1,296間的永久屋,竟有1,199間「離村又離鄉」,比例高達9成,根本不如官方吹擂的「離村不離鄉」。又由於族人四散,無法回到原鄉生活,永久屋機能又不足,讓這些部落的文化傳承面臨危機。

在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的協助下,魯凱族好茶部落、布農族南沙魯部落、排灣族大社部落等原民團體出面舉行記者會,控訴政府偏頗劃定原鄉,便宜行事強逼遷村,損害族群文化至鉅。不但呼籲政府全面檢討滅失原民文化的不當重建政策,提出補救措施,更預告將在月底舉辦公聽會,要政府說清楚,在結束重建特別條例後,要如何負起相關責任。

未經詳調劃設特定區  原民返鄉遭限

受災部落提出兩訴求,要求檢討限制返鄉的「劃定特定區」與「安全堪虞區」政策,與正視「永久屋」政策衍生出違反人權的「三方契約」剝奪遷徙自由。不但反對政府藉機淨空原鄉,更要求補救由於「永久屋」基地不具有部落機能,而使原民生計陷入困境,部落裂解、文化斷裂的狀況。

災後共有160處遭劃為「特定地區」與「安全堪慮地區」,其中屬原住民地區處有62區。但小米穗執行長黃智慧指出,是在災後4天內便倉促劃定,根本沒有經過詳細的調查,甚至只是看著空拍圖,沒有到過現場就決定了,這樣的劃定,限制了之後居民對原居地的使用權。

永久屋「三方契約」  限族人不可回原居地恐違人權

而劃定地區居民,在身心還未從驚嚇中平復的狀況下,便要馬上決定是否要接受永久屋。屏東縣好茶部落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金龍表示,好茶部落原在北大武山,有近700年歷史,是非常古老的部落,其中保存完整的石板屋部落建築,更列為二級古蹟。但在1978年遷到屏東縣霧台鄉新好茶後,由於新好茶位於南隘寮溪邊,在莫拉克遭難慘遭土石流滅村,目前又移到瑪家莊禮納里永久屋。

李金龍描述,由於缺乏耕地與公墓,因此原本想認為祖靈越近越好的部落,在政府不同的思維下,祖先不見了、靈魂沒有回家的路,也讓聯繫部落的要素消失。而命名為「心靈耕地」的配給耕地離永久屋相當遠、面積又小,族人根本無法實際藉此為生,李金龍批,永久屋的生活機能與居民就業其實都大有問題。

大社部落發展協會代理事長勒格艾巴瓦瓦隆則提出永久屋的「三方契約」等規定相當不公平。「三方契約」要求族人離開原居地後,不可回去居住或新造房屋,否則將收回永久屋。

勒格艾批,此舉不但違反人權,921受災戶知道了也非常驚訝,表示他們不曾簽過這種合約。因此讓88風災居民質疑政府是要藉機消滅原住民部落,比日治時代的「集團移住」更加惡劣。

勒格艾指出,入住永久屋的族人僅能擁有的地上使用權,繼承也只限直系血親,他們根本無法安心的住在永久屋。但政府卻要求族人全數將戶口遷入永久屋,事實上,一間永久屋只有16坪大,根本不可能容納整個家族,且部分家族成員目前住在外地,要他們將戶籍入永久屋也不合理。更重要的是,族人不可能離開部落,他們擔憂遷走之後,下一步就是政府把地、把部落搶走。

永久屋「三方契約」

寧無學校、垃圾車  要孩子在部落成長、建構認同

武棟非給樣5年來堅持住在大社部落,表示像他一樣留在部落的共有4戶,雖然沒有了學校、垃圾車、郵局等設施,但他們同心互助,想要重建部落,他帶著孩子熬夜繪製的壁報,上面畫著山腰上的石版屋,有土地之珠、勇士之珠的圖騰與百合花圍繞著,充滿了對部落與土地的認同,也回應了武棟堅持要孩子在部落成長的想法。

武棟表示,其實還有很多族人想要回部落,不時回到舊社看看,但遷了戶口以後,就不能居住在部落的房子裡,連過夜都不行,也讓部落的自主重建更加困難。

P1100689

政府不檢討政策錯誤  重建未顧及多元價值及文化

大社部落更替阿禮部落抱屈,阿禮部落位於屏東霧台台24線的最末端,當時阿禮部落拒絕了永久屋,堅持要留在部落中生活,卻也因為部落遭劃為特定區域,住在部落變成了違法行為。因此,阿禮部落提出行政訴訟,要求撤銷劃定特區範圍,然此案已在2013年定讞,判居民敗訴。

律師林三加協助多個受災部落提出國賠與行政訴訟,卻在過程中發現,不管外界甚至監察院提出多少質疑,政府就是不願檢討政策錯誤,中央與地方皆把一切推給天災,但例如林務局的造林、伐木政策,河川整治工程等,卻不曾檢討。

林三加指出,每個地方都有風險,雖然政府認定這些部落不安全,但對長久以來以在地智慧選擇居住於山腰的部落來說,要他們遷到平地、河邊反而有不安全的元素,政府卻不曾重視這些多元的價值觀與文化。

林三加提醒,不論是八八風災,或是即將展開的高雄氣爆重建,資訊公開都應該是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

原民人權遭嚴重侵害  台權會:這是個迫遷的年代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動則指出,八八風災重建衍生的人權侵害問題,連國際人權專家都來台觀察並提出警告。

但其實不只發生在原住民部落,目前許多有爭議的迫遷政策也都雷同。就如桃園航空城開發案,民眾參與權同樣遭到犧牲,絕非只發生在原民身上。政府一紙政策下來,人民就只能在根本不知道理由的狀況下迫遷,簡直是「迫遷的年代」。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