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粉做解酒藥!?犀牛角熱潮再起 | 環境資訊中心

犀角粉做解酒藥!?犀牛角熱潮再起

2014年08月28日
作者:Julian Rademeyer(記者,著有《殺戮牟利:揭開非法犀牛角貿易的內幕》一書)

犀牛牙走私商人陸續在美國和非洲被捕,這一跡象不禁令人擔憂:中國市場對犀牛角的興趣重燃。

寮國盜獵集團成員,展示犀牛角。圖片來源:KillingforProfit.com

李志飛不像是一名國際犯罪團伙的頭目。名片上顯示,他在山東省會濟南經營著一家名叫「海外尋寶」的小古董店,並為店裡搜尋各類珍貴的收藏品。他的顧客不多,但非富即貴,大都喜好收藏歷朝歷代的瓷器、青銅器和稀世珍寶。但有3位顧客卻更喜歡搞非法收藏。這2年來,李志飛一直盡力迎合他們的喜好。

買賣需求招來殺戮

2013年1月30日,李志飛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海灘上的一家旅館被捕。從監視器捕捉到的模糊圖像看,李志飛是一個老老實實、普普通通的小伙子。圖像中的他不安地坐在椅子上,帶著一副眼鏡,看起來不到30歲。他頭上方牆上掛著的大號電視機襯著他本人十分矮小。他的右肩挎著一個包,左手邊靠牆的桌上放著一卷鈔票,大約有6萬美元。他手裡攥著一支犀牛角。等的人遲遲不現身,他並不知道那個人是聯邦臥底探員,假意答應低價賣給他一批走私貨,故意引誘他來這裡。 

拿著犀牛角等待交易的李智飛。圖片來源:KillingforProfit.com

美國魚類和野生生物管理局(USFWS)監視李志飛的行動和交易已經有一段時間了。這次誘捕也是代號為「搗毀行動」(Operation Crash)的一部分,行動旨在廣泛調查犀牛角非法交易。USFWS後來表示,李志飛是一個國際「黑市網」的頭目。該網絡先後從美國向中國走私了至少25支「未經加工的」犀牛角(大都經由大獵手帶入美國)、各種象牙雕刻品和犀牛角飾品,總價值約450萬美元。3家美國古董商參與了李志飛的非法交易,在李志飛的要求下收購「未經加工的犀牛角」、象牙、爵杯和其他雕刻品。這些物品隨後或是被纏上厚厚的膠帶,或是被藏在花瓶內,又或者是被貼上虛假報關材料和貨運單據,運往香港,最終走私到大陸。

由於證據確鑿,李志飛放棄了申辯的權利,坦白了自己的罪行並承認觸犯了包括走私、非法買賣野生動物、偽造文件、同謀罪等在內的11項法律。(法院判處李志飛在聯邦監獄服刑6年,並沒收其350萬美元的非法所得。)他在一份供述中承認,為保證走私品在中國海關不被查獲,他給了海關辦事人員好處並賄賂相關官員。此外,他還與3名中國犀牛角買家保持著聯繫,其中一人為他的非法交易提供了大部分資金。法庭文件中只把這個人稱作「中方買家」。李志飛及其同夥走私的25支犀牛角大部分都被此人買走。隨後,,這些犀牛角被秘密加工「做舊」,搖身變為華美的古董,賣給那些貪婪無知的收藏者。加工中剩下的邊角餘料就賣給黑藥市。

跨國盜獵產業鏈 犀角採集技術研發

自2012年「搗毀行動」開始,已有李志飛和其他多名嫌疑人被捕。對他們的審判使我們有機會一探中國犀牛角地下走私交易的真面目;有關南非、納米比亞、莫三比克、香港和越南地區的迷霧也在漸漸散去,整個犯罪版圖逐漸清晰。

就在李志飛被捕幾個月後,香港海關檢查員撬開了一個來自尼日利亞的集裝箱。貨單上印著「加工紫檀」,裡面卻裝有21箱非法走私品,包括上百根象牙、12支犀牛角和多張豹皮,總價值約530萬美元。此次行動沒有人被捕。

今年3月,在離香港11000公里以外的納米比亞首都溫得和克,3名中國籍男子在盧格哈威國際機場登機時被捕。據《納米比亞人報》報導,被捕的3人分別是現年30歲的李曉亮(音譯)、53歲的李志兵(音譯)、以及49歲的濮旭拰(音譯)。3人企圖將14支犀牛角和一張豹皮藏在行李中偷運出境。3人隨後交代,一名在尚比亞的中國商人答應,只要他們將這些袋子交給在上海的接頭人就給他們3000美元。他們否認事前知道行李袋內裝的是什麼。

5月22日,3名中國籍「重要」嫌疑人因涉嫌私藏和非法交易犀牛角在南非被捕。而差不多4個月前,另外3名中國籍嫌疑人因私藏犀牛角和冰毒被捕,並受到起訴。

有證據顯示,在越南河內的一些秘密「工廠」裡,犀牛角被雕刻成鐲子和爵杯,賣給中國客人。此外,在中國海南和雲南兩省,一家名為龍暉藥業的公司正積極地致力於犀牛養殖,並通過「自吸式活體犀牛刮角工具」採集犀牛角。

需求轉向非洲 禁令一度遏制市場

以上種種跡象讓人擔憂:中國重新燃起了對犀牛角的興趣,而興趣之濃厚,恐怕自上世紀90年代起就再未曾見。
連小犀牛角也不放過,其母親也被盜獵者所殺。圖片來源:KillingforProfit.com

中國長期以來就是犀牛角交易的中心。早在2000年前,中國人就用犀牛角製藥和製作藝術品。唐代的文書記載,長江流域一帶曾棲息著大量犀牛。但到了19世紀時,中國境內的犀牛因獵殺而瀕臨絕跡。上世紀,中國大陸、香港、台灣和新加坡成了買賣非洲和亞洲犀牛角的主力​​軍;其間,只有葉門曾在70年代石油大繁榮時期一度取而代之。

上世紀50年代到60年代,在毛主席的號召下,中國傳統中醫再度興旺,也間接刺激了犀牛角交易。後果之一就是「中國對犀牛角的需求量猛增」,世界知名犀牛角交易研究專家埃斯蒙德·布拉德利·馬丁如是說。儘管1977年,國際社會就已經禁止了犀牛角交易,但1982年到1986年間,中國總供進口了至少10噸犀牛角。

事態接著出現了重大轉變。1993年,在持續多年的國際壓力下,在牽涉犀牛角黑市交易的醜聞曝出後,中國政府終於頒布禁令,全面禁止買賣、進口、出口和私藏犀牛角;交易商須在6個月內處理掉所有存貨;在國家批准的中醫藥典上,有關犀牛角入藥的內容被全部刪去。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野生動物交易監察組織TRAFFIC在中國進行了大量的消費者調查。最後一次調查結果於1996年發表,結果顯示,雖然殘存的黑市令人擔憂,但「禁令顯然相當成功」。

禁令頒布後,非法交易市場草木皆兵,異常安靜,偷獵活動也隨之減少。

瀕危物種 象徵權力和地位

然而,2008年,沉寂了15年的殺戮死灰復燃,而這次的罪魁禍首是越南。這個從戰後廢墟中崛起的國家已經發展成為東南亞的「經濟巨龍」之一。新貴們在獲取巨富的同時,也開始覬覦瀕危物種。

全球約70%的現存犀牛生活在南非地區。辛巴威、肯亞等國對犀牛獵殺尤為猖獗。據統計,南非境內犀牛的數量高達19,000隻。然而,僅僅6年間就有3200多隻消失。自2008年以來,偷獵記錄每年都在驚人地增長。去年一年,南非共有1000多隻動物遭到獵殺並被割角。今年以來,已經有631隻動物被獵殺。死的還不只是動物,去年有近50名偷獵者在克魯格國家公園被射殺。對於僱傭他們的幕後集團來說,死去的這些人不過是炮灰。

據估計,2009年到2012年,共有4000多隻總重量在12噸左右的犀牛角被偷運出非洲,大部分被運往越南,其中只有將近2.3%被亞洲警方查獲。

近年來,越南的犀牛角交易市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以往被當作治療癌症的神丹妙藥出售的犀牛角,如今成了權力和地位的象徵。錢多沒處花的人,買來當緩解宿醉的醒酒藥。一公斤最貴達65,000美元,這樣的價格真是不菲。

一段時間以來,儘管證據鑿鑿,但越南政府一直試圖說服批評人士,宣稱問題的根源並不在此。去年,越南瀕危物種進出口管理辦公室的負責人就曾說過,一些報導把越南描繪成「貪婪的」犀牛角消費國,是在「胡說八道」。他聲稱,運到越南的犀牛角中有99%最終都要運到中國。雖然他的說法不大可信,但確實有越來越多的走私案件牽涉到中國籍人士。由此推斷,他的說法也並非無稽之談,這一點著實令人擔憂。

但涉及中國的交易到底有多少呢?走私犀牛角的數量有多少?這些犀牛角是用來製藥了?還是像李志飛一案中那樣,經雕刻加工後賣給收藏者了?這些走私是否和中國的犯罪集團有關呢?他們是否也像越南、寮國和泰國的犯罪組織那樣,參與到這一暴利經營中來了?

亡羊補牢 刻不容緩

坦白說,沒人知道。自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後,再未有人就中國的犀牛角交易做過任何調查。官方查獲犀牛角所能得到的證據有限,而目前掌握到的一點信息又多是捕風捉影,道聽途說。雖然一些名人高調發起了反犀牛角消費運動,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其廣泛的影響和效果還未可知。

從虎骨到熊膽再到穿山甲,中國是全球野生動物製品最大的消費國之一。最新數據顯示,每年有33,000隻非洲像被獵殺,罪責全然在中國。所以,難怪自然環境保護人士和活動人士會擔憂,中國對全球不斷減少的犀牛數量可能造成的影響。就算只有極少數的中國富人對犀牛角發生興趣,其結果也將是災難性的。

以目前的偷獵速度計算,犀牛被獵殺的速度超過新生速度也只是時間問題。到那時,犀牛的數量將急劇減少。上世紀60年代,非洲大約有10萬隻黑犀牛。到1993年中國頒布禁令時,瘋狂的偷獵行為已導致這一數字降到2000來隻。亡羊補牢,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