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巴黎氣候大會 你需要了解的事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2015巴黎氣候大會 你需要了解的事

2014年12月04日
作者:Gerard Wynn(環境經濟學博士,前路透社記者)

中美氣候聯合公告為氣候談判開了個好頭,但在明年的巴黎峰會前,我們仍需要一個更廣泛的雖然艱難但可相互妥協的全球性協議。

聯合國。UN Photo/Amanda Voisard

大家都在談論 2015年巴黎氣候大會

各國紛紛承諾在明年召開的巴黎氣候大會上簽訂一份新的氣候協議,以確保2020年後繼續進行減排。五年前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上,各國沒能就全面應對溫室氣體排放達成協議。而五年後的巴黎氣候大會成了考察國際社會是否願意應對氣候變化的首個契機。氣候變化的風險很高: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在本月初曾表示,逐年升高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給氣候帶來了嚴重的影響,本世紀全球將面臨巨大風險。為了避免最壞情況的發生,溫室氣體排放量必須在21世紀20年代得到控制。國際能源機構和全球經濟和氣候委員會等其他專門機構也發出警告,稱發展中國家正在快速進入城市化,這些國家今天的選擇將決定未來城市是低碳環保還是飽受污染,因此,準確把握減排時機尤為重要。

協商的重點 減緩、調適

氣候協商覆蓋問題範圍很廣,事關全球各國人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氣候談判成功與否令人十分擔憂。

氣候協商的兩大議題分別是:

  1. 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減緩氣候變化;
  2. 為正在或即將到來的氣候變化做準備,提高氣候變化適應性。

減緩氣候變化是指改變全球能源生產方式,逐漸放棄使用化石燃料。適應氣候變化則是指提高農業和基礎設施(城市、港口、電站和公路等)對極端氣候天氣和海平面上升等威脅的適應能力。任何國際合作下的氣候協議都要秉承互相信任、互惠互利的原則。雖然當前的溫室氣體增加主要歸咎於發展中國家,但這些國家居民的生活方式並不像發達國家那樣鋪張浪費。調整這個狀況的唯一方式就是發達國家為發展中國家的減排行動提供支持。

成敗真的在此一舉?

與5年前的哥本哈根氣候大會相比,各國都變得更加現實,而且明白不可能達成一個皆大歡喜、一勞永逸的協議。這並不是因為應對氣候問題已不再緊迫,相反,這恰恰反映了各國政府有充分的實力應對氣候變化。此外,鑑於哥本哈根氣候大會的結果令人十分失望,環保團體也要小心應對各方的期望。但不管怎麼說,各國更加切實的態度能創造出更多的協商空間。最好的結果是,各國能夠重新開始一個具有約束力的外交協商進程,每隔五年重新審視並提高各自的減排目標;同時致力於實現一個長期的集體目標,在本世紀實現真正的減排。

上一次如此大的動作還是出現在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以前。自那之後,情況有所改變了嗎?

根據此前簽訂的協議,全球有195個國家承諾將在巴黎氣候新協議下開展氣候行動。與此形成對比的是,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只有38個工業國簽字;而5年前的《哥本哈根協議》也只有42個發達國家和45個發展中國家自願做出承諾。如果一切按照計劃進行,巴黎氣候大會將見證全球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應對氣候變化承諾的誕生。至於各國將製定怎樣的目標,是含糊其辭,還是希望達成一個具有約束力的長期目標,則又是另外一回事。

悲觀的看法 努力只是徒勞

一些悲觀人士認為全球經濟太過脆弱,沒有能力應對氣候變化。還有一些人則認為,美國國會不會批准任何切實具體的協議,所以任何努力不過是徒勞。對聯合國進程持懷疑態度的人則表示,氣候談判已經延宕了20年,到目前為止仍沒能達成一項廣泛的全球減排協議;因此,人們應該立即行動起來,在小範圍內達成一些有限的協議,比如20國集團主要成員國在2009年達成的、嘗試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補助的共識。這些懷疑人士還可能會說,各國祇需在國家或地區層面開展行動,並在可行的範圍內將其與國內政策掛鉤即可,比如美國加州和加拿大魁北克省從今年1月開始實行的碳排放交易聯動計劃。

樂觀的觀點 

樂觀人士指出,根據近期的新氣候經濟報告分析,推動經濟增長和氣候行動之間存在互補關係,這是因為低碳發展道路存在許多好處,比如清潔的空氣,能源效率、能源安全和資源生產率的提高等。他們認為,多邊氣候協議磋商之所以歷經20年之久,是因為發展中國家堅持協議的普遍合法性,即每個國家都有一票投票權。樂觀人士表示,貿易、安全、健康和環境等領域都曾成功達成多項多邊協議,而且這些協議也都得到了美國的支持。這說明,達成一份具有約束力的國際環境協議是可行的。他們相信,以過去20年的努力為基礎,巴黎氣候協議可以製定出長期並可靠的氣候行動。

從現在開始到2015年12月,各國需要做些什麼?

與會國給巴黎氣候會談帶來了一些新的改變。這些國家承諾,將在明年6月,大會召開至少6個月前,發佈各自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與會的談判代表將於下個月在秘魯首都利馬會面,就計劃的形式做出具體的解釋,並確定一套相應的審查程序。這些計劃將清楚地展示,截至2025年及2025年之後,為了實現減排,各國將在國內或一些重要領域採取哪些措施。

從制定新的國家減排目標,到承諾逐漸取消化石燃料補助或提高可再生能源消費比,不同國家將出台不同的措施。歐盟在「2030年氣候和能源套案」中已明確闡明其減排目標。而美國也於今年11月在亞太經合組織北京峰會上承諾,到2025年,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比2005年下降26-28%。中國雖然在峰會上鄭重承諾其溫室氣體排放量將在2030年達到峰值,但外界仍然在等待中國在巴黎氣候大會召開之前公佈具體的二氧化碳減排目標。

各國之所以在巴黎氣候大會之前提交減排提議,是希望能夠建立互信,不想再重蹈哥本哈根氣候大會的覆轍,導致屆時拿不出一份可供商討的協議。儘早提交提議也給了環保團體、政府、專家和聯合國等關注此​​事的觀察者們一個機會,激勵與會國家製定更宏大的​​目標。總之,巴黎氣候大會前這段準備時間應該十分引人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