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後續:核電廠清理工作 還要40年 | 環境資訊中心

福島後續:核電廠清理工作 還要40年

2014年12月18日
作者:Justin McCurry(《衛報》駐東京記者)

福島第一核電站災後清理工作的負責人承認,目前還沒有理由對進展感到樂觀,因為有成千上萬名工作人員還在繼續與大量的輻射性污搏鬥。圖片來源:Greg Webb / IAEA

污水問題非常嚴重,以至於在致命海嘯導致的三重毀滅性事故過去近4年後,福島核電場的經營者──東京電力公司(東電)與其各方面的伙伴企業,仍然動員將近6000名工作人員,並投入2萬億日元來控制福島的事態。

但是,福島第一核電廠負責人大野明說,他認為工作人員在電站除役的漫漫長路上已經轉過了第一個彎。「整整3年,我們都在埋頭收拾事故的殘局,所以根本沒有辦法對未來進行規劃。」大野在接受《衛報》採訪時說:「儘管我無意表現得樂觀,但可以說如今我們已經可以抬頭向前看了。」

最大挑戰:50萬頓核污水

人們每天都要從核電廠後面的山上抽取400噸左右的地下水,注入到3個損毀反應爐的地下室。這些水在那裡與冷卻水混合在一起,用於防止融化的燃料發生過熱從而引發另一場大事故。大部分污水都被抽出並儲存在水箱中,但也有大量的污水被送到核電廠的其它部分,包括與大海相連的維護溝中。

迄今,福島核電廠已經累計產生了50萬噸的污水,儲存在1000多個水箱裡,佔據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大片土地。相比之下,1979年美國三哩島核電廠部分融毀事故產生的有毒廢水只有9000噸。

大野明說:「污水是最緊迫的問題,這是毫無疑問的。目前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來解決這個問題,儘管我無法給出確切的解決時間,但我希望當措施開始生效的時候,情況就能好起來。」

舊版的東電核污水處理設備(Alps)技術故障頻頻此外,用來儲存污水的水箱遠不夠用,而且發生了嚴重的滲漏,同時將蓄積在被毀反應爐附近一條溝渠中的污水冷凍起來的計劃也延宕了8個月之久。

新除汙技術 帶來一線希望

東電已經開始建設一道長達1.5公里「凍土壁」,來防止地下水進入反應爐的地下室。但包括美國核能管理委員會前主席、東電高級顧問戴爾·克萊恩在內的一些專家都對其可靠性表示質疑。儘管對效果存疑,東電高層表示這道「凍土壁」將在明年3月前完工,並在5月前完全凍結。

除了地下的「凍土壁」,東電還把希望寄託在新版的核污水處理設備上,這個新版設備可以去除60多種放射性元素。福島第一核電廠風險溝通負責人川村新一(音)說,最近設備的「熱試驗」成功,增加了人們的希望,污水問題的解決可能已經不再遙遠。川村說:「這是一個高效能的系統,因為它只用過濾器和吸收劑來除去污染物。老舊系統則要依靠化學試劑,可引發問題並造成更多的廢棄物。所以,我們對這台機器充滿信心。」

11月,日本九州各縣政府同意重啟反應爐,日本朝著重返核電更近了一步 ,因此東電才宣佈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安全改進上取得了顯著的勝利。工作人員完成了4號反應爐存儲池中1331個已用燃料組件的移除工作 ,該反應爐在2011年3月的震災後被氫爆炸嚴重損壞此外,本年底尚未使用的燃料棒也將被清除完畢。

核電廠除役困難重重 至少還要40年

一些專家已經警告說,如果在操作過程中發生燃料棒的碰撞或損害,可能會發生一場大的災難。前日本駐瑞士大使村田光平甚至宣稱,「日本和全世界的命運」都取決於4號反應爐已用燃料的移除。「這是一個風險很大的工作,因此當最後一個燃料組件被移除時,我們十分高興。這是整個除役進程中向前邁出的一大步。」監督反應爐燃料移除工作的鏡裕一(音)如是說。

然而,最危險、最困難的任務還在前方。東電尚未開始進行1、2和3號反應爐融毀燃料的移除工作,這3個反應爐輻射太強,人們尚無法進入。東電的工程技術人員承認,他們並不知道受損燃料的具體位置所在。

機器人已經被用於探測反應爐建築內部的殘塊,但目前還沒有一個機器人能夠接近融毀燃料附近。這場史無前例的清除作業帶來的巨大危險,迫使東電和日本政府在最近宣布將1號反應爐原計劃的清除工作開始時間推遲到2025年,一下推後了5年。

整個核電廠的除役將花上至少40年,而包括對數萬被迫離開家園的人們的補償在內的費用將高達約10萬億日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