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樹:我們在樹上共同學習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攀樹:我們在樹上共同學習

2014年12月21日
作者:黃淑玲(公民記者)

樹不只是樹,他是一個生命,還有無數依附樹而生存的生命!

擁抱大樹。圖片來源:黃淑玲

攀樹領隊青蛙教練表示:「請你靜下心,躺下來,聽聽風吹過耳邊的聲音,聽聽鳥兒、蟲兒的聲音;往樹上看,或許,你看得到螞蟻窩、尺蠖、蜜蜂…你看得到新生的枝葉,同時也看到枯枝,看到葉子落下來……有榮有枯,這就是生命!感恩透過攀樹,讓我們學習,讓我們體驗大自然!」

體驗攀樹的年輕女孩雙手拉著繩索,蹬著腳套,全身懸空像尺蠖般一屈一伸,在教練的確保下,慢慢地攀上樹,彷彿牽著細絲的蛹,就要破繭,隨風而去!

不只親近大自然,更加強信心與體能

女孩下樹,直直向我走來,汗都還沒擦,開口就問我:「你不上樹,來這裡作什麼?」

坐我旁邊休息的朝崎,也同樣好奇地盯著我。

我答的也爽快:「我怕!」我轉頭問他:「朝崎,你這麼勇敢,樹那麼高,我怕啊!又怕爬一半沒力氣,掛在半空中……等我心理準備好,你可不可以保護我,陪我一起上樹,好不好?」

來,我們一起往上攀。圖片來源:黃淑玲

朝崎開心一笑,信心十足回說:「好!可以!」他是第一次來爬樹,已經爬完兩棵大樹,問了隨行的爸媽,才知小帥哥是幼稚園大班!竟有如此耐力和勇氣!

在一旁協助與確保安全的玉米教練表示:「攀樹的好處,還包括訓練協調性、專注力、耐力與膽識!更不用說,會在小孩的心底,種下保護大樹,愛惜大自然的幼苗!」

為健康將葛思悠農場轉型有機耕作

攀樹的場地在烏來葛思悠農場裡,路邊樸實的木屋往前走,視野轉眼寬闊,是一片日本時代就已開墾的水稻梯田山谷,幾株少見的山菜豆與楓香樹昂然面對美人山,山勢起伏,是大台北地區近郊體驗生態之一的好去處。

攀樹體驗策劃人廖鎮洲,在此結合專業攀樹團隊,以專業的設備及教練,為訪客提供難得的攀樹體驗。

這片梯田,因為烏來地區觀光溫泉開發,搶去水資源,導致灌溉用水源不足;再者,水稻種植費人工,價格又不好,才轉為種植蔬菜,經過傳統慣行農法種植,泰雅族女主人秀菊阿姨,在衛生所擔任護士退休後,決心轉型作有機種植。

秀菊阿姨的爽朗,原住民好客的熱情,讓這片土地的訪客增添許多歡笑,她說:「在這裡作有機啊,想要賺大錢是不可能啦,能夠打平已就不錯了,就是交你們這些喜愛生態的好朋友啦!那個農藥啊、殺蟲劑啊……真是害死人,我自己的親戚,現在還在醫院加護病房裡,前幾天出去喝了麻油雞湯,回家時口渴順手將桌上一瓶水給喝了,當時馬上發現不對吐了出來,那知這樣也來不及,竟然嚴重到要住加護病房,到現在還不能轉出來……」

攀樹為葛思悠農場保留大樹,開創新產值

悲傷的話題被樹上一陣陣的驚叫聲打斷,4、5隻台灣藍鵲飛過天際,停到山谷的樹上。秀菊阿姨說:「愛看台灣藍鵲,天天可以來看喔!」

接著指著今天攀樹的策劃人廖鎮洲說:「這鎮洲啊,是長期幫助我們烏來原住民的好朋友,總是替我們想辦法,為這片土地作保護的工作!你們現在爬的這幾棵楓香,是我先生在40年前種下的,一年前我嫌這些樹擋住美人山的視線,想砍掉,被鎮洲阻止,才留了下來。」

葛思優農場裡高大優美的楓香。圖片來源:黃淑玲

生態講師廖鎮洲十幾年來長期協助烏來原住民保護生態及發展經濟雙贏,早被烏來的泰雅阿姨們當自家人般的信任。

在鎮洲的策劃下,結合專業攀樹團隊,配合農場的生態優美環境,加上原本提供的泰雅風味餐、採菜體驗、馬告咖啡、DIY活動…… 為葛思悠農場帶來更多的訪客,女主人笑呵呵說:「大樹這麼好玩,不砍樹了!」

Leave no trace 行走山林不留痕跡

鎮洲充滿希望地說:「不用指責原住民為什麼砍樹,這片山林就是原住民的菜園,只是他種菜的時間要比較久,他砍樹就和你收獲農作物是一樣的!也不要以你漢人的角度去看原住民,原住民有自己獨特樂天的想法,試著站在他們的角度去看事情,這就我一直在協助的,企圖為原住民特有的智慧與生活方式,幫原住民找出一條養家活口的生計。攀樹體驗就是這樣產生的。

感恩大樹老師,讓我們在樹上共同學習,Leave no trace 行走山林不留痕跡!」

感恩大樹老師,讓我們在樹上共同學習。圖片來源:黃淑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