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台灣論壇】壓死駱駝的每一根稻草──談空污總量管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看守台灣論壇】壓死駱駝的每一根稻草──談空污總量管制

2015年02月05日
作者:孫瑋孜(看守台灣協會研究員)、謝和霖(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

我曾養過一隻狗,某天發現牠身上有一兩隻跳蚤,我並不在意,因為每隻吸的血都不多。一星期後,牠因為渾身吸滿數百隻跳蚤,缺血而病死了。

以上只是虛擬情景。但是把這場景套在現今台灣呢?

開發單位說:這隻跳蚤很乖。

這幾個月來,中科大肚山擴建環評案(開發單位為中科管理局,主要進駐廠商為台積電與捷安特廠)幾度試圖闖關;該案場址位處於大雅與西屯區交界,南邊是東海大學,西邊為台中都會公園,東邊與既有台中科學園區相連。

環評大會中,開發單位表示,本擴建案各方面都符合空、水、廢、毒等污染標準;而在健康風險評估上,此開發案「本身」對周遭居民的致癌與非致癌風險都很低,皆在可接受範圍內。若這是在一個沒有其他污染源的地方開發,聽起來很安全,不是嗎?

然而此案場址,就在既有的中部科學園區旁。除了中科造成的污染,還有許多其他大大小小之污染源。當地居民與自然環境已經飽受既有污染危害,而中科大肚山擴建案在健康風險評估報告中,只估計此一個別開發案對當地居民造成的「增量」健康風險,而未將原本已經在當地持續排放各類污染的各個污染源所造成的「既有」健康風險,也一起納入評估。

大台中的跳蚤,中科和台中火力發電廠。圖片來源:看守台灣

民眾健康風險=既有健康風險+增量健康風險

與會環保團體均要求,開發單位應評估當地居民所承受的「既有健康風險」,但開發單位卻表示,依據「健康風險評估技術規範」,他們只須進行「增量健康風險」評估,而且他們無從得知其他污染源的排放資料,難以進行「既有健康風險」評估。這回答也不是全無道理,因為所謂健康風險評估,首先是要針對所要評估之污染來源所涉及的所有化學物質,進行危害確認,然後收集各危害性化學物質的劑量和致病效應之關係(劑量效應評估),接著評估這些化學物質會透過什麼樣的途徑進入民眾體內,並計算民眾因此暴露到的劑量為何(暴露量評估),最後由劑量效應與暴露量評估的資料計算各化學物質所造成的健康風險之總和(風險特徵描述)。要用這種方法,去評估眾多既有污染源所造成的既有健康風險,對開發單位而言確實是強人所難;但環境影響或健康風險,本是主管機關在決策時要考量在內的事項,他們也應該握有既有污染源的資料,所以若由主管機關自己來評估,或由主管機關提供資料委託獨立客觀的專業機構來評估,就不會有這種不合情理的現象發生。

不過,我們總要了解當地居民目前處境為何吧!此時環保署點出,根據該「健康風險評估規範」第10條,「開發單位應收集開發行為區域內與確認危害性化學物質相關之癌症及疾病歷年發生率、死亡率進行分析;並應收集開發區域內人口學等相關數據,進行分析比較,以作為既有(既存)風險描述之參考。」也就是說,要了解既有健康風險,還可以透過流行性病學調查方法:收集當地居民的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即可了解所有致病原因(工業與交通汙染、黑心飲食、不良生活習慣)對當地居民帶來的健康風險;若再與沒有工業污染源且「人民飲食、菸酒等生活習慣」相當的其他地方居民做比較,即可了解當地居民健康受到既存工業污染源的影響程度。

只會背書的環保署說,既有健康風險都是因為你生活習慣不好!

但看守台灣協會與其他環保團體發現,開發單位除了沒有把所有可能排放的危害性化學物質納入增量風險評估之外,也沒有好好呈現當地居民承受的既有健康風險,也就是環評說明書中沒有提供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的資料,只提供與其他地方居民之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比較之後得到的疾病發生比與死亡比;而被他們拿來當作對照組的地區,包括同樣承受這些污染源影響的大台中,以及整個台灣地區。

雖然後來開發單位在經環保團體質疑後,提供了當地的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資料,但並沒有找更適當的對照組來進行分析,只強調當地居民的發生率與死亡率,和對照地區沒有顯著差異,卻無視當地的全癌症發生率已高達3*10-3;大台中和整個台灣地區和當地沒有顯著差異(其實仍有某些癌症的發生率,當地要更高些),只是說明了這些對照地區的環境污染也是很嚴重。而環保署為了讓此開發案能夠通過審議,在會議說明資料中昧著良心說了一句完全沒有科學證據的話:「背景(既有)健康風險多屬自願性活動,如抽煙、喝酒、嚼檳榔、服避孕藥等造成,其評估風險值(10-1~10-3)遠高於環境因子導致之可忽略風險(10-6)。」也就是環保署否認當前環境污染對健康造成任何顯著影響,並把當地居民健康問題,完全歸咎於個人生活習慣。

真相是:政府讓大台中「滿身跳蚤」,民眾既有健康風險才飆高

所謂自願性活動,主要與生活型態有關,而群體生活型態的改變,通常是逐漸、緩慢的,不會有急遽性的改變;因此如果既有健康風險都來自於自願性活動,那麼我們所看到的疾病發生率和時間的關係,也將是漸進式的變化。然而,我們從國民健康署的資料可看到(見下兩圖),台中市男性「氣管、支氣管及肺癌」的發生率,在這30年來急遽上升,從1979年的10-20人/十萬人增加到近年的40-50人/十萬人之間,幅度達2倍以上;而台北市男性「氣管、支氣管及肺癌」的變動則相對平緩,多在30-40人/十萬人之間振盪。為何這兩個人口相當、均為都市生活型態、交通同樣繁忙的城市,會有這樣明顯的差異?主要是這幾十年來,大台中的工業活動愈來愈多,從原來的文化商業城市,急遽轉變成工商混雜的城市,而台北仍是以文化商業活動為主。也就是說,工業活動所造成的空氣污染,正是造成此差異之主因。

台中市台灣男性肺氣管及支氣管發生率。圖片來源:看守台灣

台北市台灣男性肺氣管及支氣管發生率。圖片來源:看守台灣

大台中正在向大高雄這個工業城市看齊,「跳蚤」可不只一兩隻。據查,台中火力發電廠第一期工程於1989-1992年完工運轉(完成4部機組),第二期工程於1995-1997年完工運轉(再完成4部機組),中龍鋼鐵前身於1998年量產試車。2000年之後,陸續有中科一~三期進駐,2005-2006台中火力發電廠的第9-10部機組併聯發電,2013年中鋼第六號高爐點火投產;另外還有3座大型垃圾焚化廠,自1995-2000年間陸續完工營運。當然,別忘了最早在大肚山麓落腳的台中工業區,其從1973-1987年間分3期完成,有大大小小的工廠座落於此;另外,這個城市還有高達18,000家的未登記工廠。台中市空氣品質之不佳,可以想見。

根據中科大度山擴建案環評說明書之資料,在接近該開發計畫預定地的西屯區測站,近年來的PM2.5測值之年平均與最大日平均值,均超過空品標準兩倍以上;PM10與臭氧的平均值也都接近甚至超過我國寬鬆的標準。在這樣的背景下,空污減量都來不及,怎麼還可以在無汰舊下再增加新汙染來源?若再允許中科大度山擴建案過關,台中市用電量將再增加600MW,相當於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台中火力發電廠裝置容量的1/10以上。再增加這麼大的用電量,其衍生的PM2.5,對於台中這隻已經快要壓垮的駱駝而言,絕不只是一根稻草而已。

環保署西屯站空氣品質監測統計表。圖片來源:看守台灣

顯然,中部地區該進行總量管制了。

所謂總量管制,其實是一個小學生就可理解的概念:在環境承載力有限的情況下,我們不能允許工廠無限制擴張、污染無限成長、資源無限耗費。然而政府似乎一直無視於這麼簡單的原則,在面對龐大商業利益時只會像縮頭烏龜般地囁喃著「這間二氧化碳排放密集度只有標準2/3的煉鋼廠,歡迎!重金屬排放沒超標的電鍍廠,歡迎!戴奧辛符合世界最嚴格標準的焚化爐,歡迎!」是這樣嗎?我們可以忍受(或光只是想像)每間符合空汙、水汙等標準的工廠在我們家園旁無限進駐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被壓死的駱駝上,每一根稻草都是一條條「符合環保法規」的跳蚤。一隻跳蚤吸幾滴血可能就跳走了,但數千隻跳蚤代表的卻是無可避免的死亡。

而最近仍勉強有個好消息,在2014年12月12日,依據空污法第8條,高屏地區終於開始推動空污總量管制,並公告了在預計期程內逐漸降低空氣污染的「高屏地區空氣污染物總量管制計畫」。雖然施行辦法中,細看之下仍有一些瑕疵之處,但總算是跨出了難得的第一步。

台灣除少數縣市外,整體而言已經飽受污染,不但生態環境已經負荷不了,人民的健康更是備受威脅。「總量管制」是調整產業結構,邁向永續發展的重要一步,政府機關當然責無旁貸,更是關心健康與永續生態的所有公民都該督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