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1-1)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南投土石流災區及集水區觀後感 (1-1)

2001年12月24日
作者:鄭廷斌

雖然才一天匆促的參訪行程,但是內心依然對大自然的威力而震撼不已。違反自然的結果是難以想像的。與土地共生的純樸居民是台灣最強的生命力,但卻遭受一次又一次的災難,是天災也是人禍。盡心努力的教授與其任勞任怨的工作團隊,似為當地的活菩薩。台北真的距離好遠,我也因此更形謙虛腰也彎得更低了。

我們先至埔里內埔的攔砂壩實際探訪。從攔砂壩以迄排洪的溝渠,均為常見違反自然生態的完全水泥化工程,但是最令我們驚訝的是此排洪的溝渠竟沒有出口,其終點就是村莊的農戶且距離溪流還有一大段距離,而農戶僅僅用一排的擋土牆擋住而已。

我很難想像怎麼會有這種做一半危害性命的工程。上至攔砂壩的上方一片末世景象直入眼裡,堆得滿滿的土石半掩埋著一座工寮及屍體橫陳的檳榔樹和雜木。怎麼會有這麼多土石?他們從何處來?我再上至一條山溝,所見依然是堆了滿滿的土石。一排殘存的檳榔樹抓住了一排的土石,而兩側則是被沖刷侵蝕極為深邃的溝。

再往後面的小山望去,一道道崩塌的黃色疤痕在青山中極為搶眼。我想我大概得到了答案,天然的向源侵蝕及側蝕再加上後天人為的砍伐森林改種淺根的檳榔樹或農作,在此區導致今天禍害不斷的土石流。

土石流加不景氣 屋漏偏逢連夜雨

下山和當地的農戶聊聊,得知地震和土石流對其造成不小的財產損失,但是經濟不景氣又使其所種的五葉松景觀植物及釀成的酒少人購買,真是雙重打擊。中午和黃教授及當地的居民一起吃飯,此地區大部分的人均遭受如前所述的多重衝擊及經濟上的壓力,雖然土地磨練出他們堅忍不拔的韌性,但是政府施政是否確實了解人民的想法、需求及切合他們的需要。

當台北的政客們正玩弄著政治遊戲時,可曾想過他們的一個小遊戲可能都關係到當地居民的身家性命及財產安全,而這些平凡的鄉間百姓卻是台灣最基本的生命力所在。

一行人來到蜈蚣里的遷村委員會,聽其敘述著政府要為他們蓋的房子,卻因未能了解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性及需求而使良法美意盡失,而一些受政府及建築師鼓吹貸款二、三百萬所重建的「大」房子,也因沉重的貸款壓力而排擠了子女的教育經費。

沿著埔里往廬山溫泉的方向,隨處可見山崩及土石流,聽當地居民敘述土石流自古即有,但從未像這一、兩年來的浩大及恐怖,原因何在呢?值得大家去深思檢討及改進。驅車前往所謂的生態工法植生坡觀看,但見六、七十度的陡坡被以所謂的「打樁編柵」整治植生,表面黃土依然鬆軟鬆動,再一次的豪雨很可能又會造成崩塌。

崩塌地 整治不如自然復育

我想正確做法應是等崩塌地穩定了,讓大自然自行以原生種復育,政府目前應做的是如何疏導、迴避,而不是崩塌地的整治。當地的父老及以工代賑的居民均說沒用,白花錢,但是政府還是要做,真是不可思議。

深深感覺到一些官員及一些所謂的學者、專家及教授未能實際去現勘及確實了解當地居民的需求及想法,光待在辦公室裡,囿於所謂知識及專業的傲慢所做出的決定,卻可能是浪費公努的不智之舉。這未嘗不是另一種知識及專業暴力。經常的,當地父老多年來自大地的智慧,才是這些官員、學者、專家及教授所應虛心而學。或許群眾真正自覺起來,結合一些有良心真正參與關懷的學者專家,讓聲音出來、行動出來才是解決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