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礦區重啟環評 居民要求增地質監測點位 廠商:那些都太遠 | 環境資訊中心

關西礦區重啟環評 居民要求增地質監測點位 廠商:那些都太遠

2020年02月27日
環境資訊中心 記者孫文臨報導

《礦業法》修法進度歸零、礦業改革停擺,原先全台暫緩的礦場再度蠢蠢欲動,位於新竹關西玉山里的羅慶仁與羅慶江兩礦場合併案,因開礦有重大環境影響之虞,昨(26日)進行二階環評的範疇界定的延續會議,委員達成共識,需再進行第三次範疇界定會議。

環保署今(26日)進行羅慶仁及羅慶江復礦環評案。孫文臨攝

環保署昨(26日)進行羅慶仁及羅慶江復礦環評案。孫文臨攝

金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說,自己住在當地超過50年,也曾在亞泥新竹廠工作過,「附近地質相當脆弱,屬於土石流潛勢區,開採後對於水文地質影響甚鉅。」他因而提出要新增樹橋窩、碧蘭瀑布、四份子捨石場、戴阿宏土地等15個地質調查點位。

開發單位則表示,這只是一個舊礦廠的重啟,對於現場的地質非常了解,「我們會依法做水土保持,他們提出的點位距離礦廠2公里很遠,且土石流也不在開採範圍內,外側跟礦區完全沒有關係。」

對此,環評委員李培芬建議,開發單位應將居民建議納入考量。因本案界定範疇較為複雜,最終委員達成共識,需再進行第三次範疇界定會議。

每日炸山一次引疑慮  廠商稱「成分是肥料」、「200公尺外就幾乎沒震動」

2015年亞泥重返新竹關西,羅慶仁、羅慶江、亞泥三案分別送交環保署審查,遭質疑是為規避二階環評。最後,亞泥案撤回,另兩案合併進入二階環評審查。羅慶仁、羅慶江兩礦均為石灰石礦,合計總面積達46.9公頃,每年可出產石灰石及土石約96萬公噸。

本案屬於1980年礦業東移後西部礦區復採的首例,當地居民相當擔心重新炸山採礦,會破壞當地已經相當脆弱的地質狀況,因而要求增設15個點位的地質監測。當地居民宋明光說,這15個點都是地質特別脆弱、已經出現崩壞的地段,「未來開礦後爆炸的震動絕對會有所影響,已經停礦20年,到現在都還能看到當年開礦造成的危害。」

宋明光也說,當地居民以前是喝地下水,現在卻要接野溪的水,「亞泥橫山廠位於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內,下方就是頭前溪 ,只要暴雨一來溪水就會變得相當混濁,山挖禿了以後居民就沒有水可以喝。」他批評,開發單位一直拿這是「舊有礦廠」來搪塞問題,「但舊礦場的舊問題卻一樣沒有解決。」

金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說,當地地質相當脆弱,復礦恐加劇惡化。孫文臨攝

金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羅政宏說,當地地質相當脆弱,復礦恐加劇惡化。孫文臨攝

對此,開發單位表示,未來開採石灰石確實需要炸藥爆破,「炸藥主要是硝酸銨或乳膠,硝酸銨也是農業肥料的原料,只是爆破用是非常細多孔製作,再加入1%~3%的柴油,攪拌混合後用雷管引爆,且每天只會進行一次爆破工作。」他認為,要求新設的監測點位都不在開發範圍內,且距離過於遙遠,「爆破震動非常小,距離爆破點200公尺就幾乎沒有。」

對此,環評委員簡連貴建議,開發單位應蒐集地調所地質敏感區的分布資料、土石流潛勢資料,「範圍稍微大一點可以做到5公里,可以釐清居民擔心的地質問題。」他說,坡地的地下水位確實較低,但開發單位也應該考慮進行坡地水文調查,視情況再調查下游水質。

環評委員李育明則批評,環評的地質監測是要做面狀的調查,「現在民間團體與居民提出來的是15個點狀的調查,但開發單位的回覆卻完全沒有回應為什麼無法做地質鑽探。」

開發地點緊鄰樹橋窩溪。照片來源:Google地圖截圖

環境影響範疇界線在哪裡  環委舉例「新建車廠跟車禍發生的關聯性在哪」

二階環評審查前須進行充足的環境調查,因此需進行「範疇界定」會議,主要討論替代方案及建議審查應評估的環境因子項目,不涉及開發案的通過與否。雖然業者可決定不採納委員及民眾建議,但若因此導致調查不完整而未能順利通過審查,結果需由業者承擔。

除了地形地質及水文的調查應新增監測點位外,荒野保護協會棲地守護部專員陸淑琴就建議,空氣品質監測應增加鉛、鎘、汞、砷、戴奧辛等重金屬污染項目,且應增加尖石國小、樹橋窩、橫山國中、白石下及榮民醫院新竹分院等五個監測點位,「這些重金屬污染物主要來自燃煤鍋爐、水泥窯、煉鋼業等固定污染源排放。」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黃斐悅則提到,日前新竹芎林鄉飛鳳山有紀錄到石虎出沒,「建議開發單位應比照苗栗裕隆擴廠二階環評時,在計畫區及周邊兩公里內,以每平方公里網格進行紅外線自動攝影機的調查,至少應該架設30台。」

不過,開發單位卻稱,本案的開發行為屬於採礦,並沒有水泥窯製作,也不會排放這些重金屬污染物,因此不會做這些監測。至於石虎,他則說,飛鳳山距離計畫基地10多公里,「我們已經完成開發範圍的每木調查,完全沒有發現有石虎出沒的跡象,我不懂民間團體是以什麼證據說這裡有石虎。」

環評委員吳義林則表示,確實採礦本身不會,但礦物要加工生產時會燒煤,可能才會產生這些污染物,「每個開發行為環評都必須有審查範疇的界定,假設今天要開發一間車廠做審查,那增加車禍事件要不要評估?你說車廠跟車禍有沒有關係,一定有關係,但是兩者的關係到什麼程度,是否應當在環評做審查,就必須釐清。」

開發單位表示,製造水泥產生的污染跟本案無關,「雖然很多居民質疑我們會影響到亞泥,但實際上礦區開採主要是優先販售給磨粉工廠、化工廠、營建工程的補材,剩餘的才會賣給水泥廠。環保署官員也說,環評應針對開發案的行為本身進行範疇界定及評估調查,「採礦跟流籠、砂石運輸等影響,燒水泥應該是水泥廠的環評來討論,不能夠無限擴張。 」

對此,新竹縣議員連郁婷認為,開發單位與環評委員可以認定這是兩個不同的開發行為,「但是這個礦區不只會影響到亞泥的水泥廠,復礦後對整個大新竹的空氣品質和水文也都有影響。」新竹縣議員余筱菁也認為,橫山亞泥廠也應列入評估範疇。

最終,出席的環評委員皆建議,開發單位應該把這些意見納入評估,並再進行下一次的範疇界定延續會議繼續討論,「開發單位可以不做這些民間團體與居民的要求,但到時候環評可能就會因為調查不足而拖很久,或是不通過。」

作者

孫文臨

又名小鹿,經常把筆搬來搬去,喜歡潛水、爬山、旅行、音樂、文學、電影、煮咖哩、吃甜點...族繁不及備載。身而為人有點抱歉,也以鹿刻Luke為名寫字,努力辨識海中每一滴水的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