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氣爆周年】石化管上的宜居城市? 陳金德:建立管線資訊平台、緊急應變機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高雄氣爆周年】石化管上的宜居城市? 陳金德:建立管線資訊平台、緊急應變機制

2015年07月31日
本報2015年7月31日高雄訊,特約記者李育琴報導

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7月3日出席地球公民基金會主辦的氣爆一週年論壇,說明其負責的公共安全和環保業務下,如何確保未來高雄的石化管線安全,及市府成立緊急應變小組的運作方式,期望未來高雄在管線安全無虞下同時發展經濟,朝向宜居城市目標前進。以下為其發言內容:

高雄氣爆現場,孫凡甯攝。
高雄氣爆現場,孫凡甯攝

高雄在幾百年前可能是天生麗質,但是經過日據時代的煉油、石化,一直到現在的重工業發展,高雄早已殘破不堪。宜居城市是我們的目標,但是石化管線上怎麼可能會有宜居城市?

回溯731氣爆

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回憶731氣爆當晚。攝影:李育琴。
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回憶731氣爆當晚。攝影:李育琴。

去年7月31日那天晚上發生什麼事?從中油前鎮儲運所輸送丙烯的管線壓力紀錄來看,大量洩漏是在晚上8點22分,當時壓力急劇下降,不過傍晚時民眾看到煙霧冒出,就已微量洩漏。

8點22分,管線中7公分乘以4公分的口爆開,才大量洩漏。從8點22分到11點56分有3個半小時,消防、環保、毒災應變小組都來了,就是沒辦法判斷是誰家的管線、洩漏的是什麼。

直到爆炸前幾分鐘,前鎮儲運所才關掉丙烯輸送管。等測到是稀丁類,發現是丙烯時,大概離爆炸只剩1分鐘,就爆炸了。

20幾年前,高雄市政府做排水箱涵時把3根管子包在裡面,而箱涵裡是水和空氣,長期下來金屬管就容易鏽蝕。廠商雖說平常都有提維護管理計畫,有陰極防蝕、緊密電位檢查和人工巡視等,但事實上這些都沒有做。

當時無法立即知道是哪家公司的管線,無法令其立即關閉,整個因應措施不足,造成這樣的遺憾。

氣爆後,如何管控管線風險?

未來要避免石化管線的再次洩漏、爆炸,就要降低風險。如果洩漏了,緊急應變措施要降低造成傷害的風險。

氣爆後,市府召集石化業,要求他們把所有管線資料提供出來。高雄石化管線當初都是中油建置的,設計監造的中鼎公司、李長榮併購的福聚,都是中油的轉投資公司,因此資料全部在中油。而這些下游業者根本沒有管線資料,維護管理是中油委託金茂公司在做,權責非常不清楚。

後來我們強烈要求他們提供所有的管線資料,包括輸送物質等,現在總算提供出來,建立一個資訊平台 ,大概有439根石化管線,以及3家輸送天然氣的公司,地下管線密密麻麻。

把資料平台建置之後,第一個要做的是找出底下有多少管線是穿越箱涵的。水利局把箱涵與環保局的管線交叉位置比對,然後去現場看管子是否在箱涵裡,若在箱涵裡且是金屬管,要優先遷移。

這些管子今年4月水利局已經全部遷移,把所有跟箱涵交錯的管線遷走,至少讓這些管子全部在泥土裡面,相對安全很多,一般正常管線在泥土裡面20~25年沒有問題。

至於管線資料是否要公開給公眾知道,目前還無法全面公開,初步的資料是可以提供的。

氣體外洩,市府如何緊急應變?

萬一有氣體外洩時,市府怎麼緊急應變?透過緊急應變系統的建立,包括消防、警察、工務、水利局、經發局和1999中心都有密碼可進入,假設民眾在四維民權路口聞到味道,打給1999。1999馬上通知消防局、環保局等,各局都有密碼可打開這個系統,知道四維民權路口有4根管子屬於中油的,輸送內容是什麼,判斷是什麼管,第一時間就通知業者。

現在的速度大概打開電腦1~2分鐘就能知道是什麼管,但是這些管線資料有一半屬於中油的,管線位置都定位清楚,但屬於其他石化公司的管線,因為沒有經過詳細定位,只有用Google map去畫,所以只知道在哪一條路上,正確位置並沒有建置。

這些資料以後要慢慢建置,不過就現有資料,我們認為來應付緊急應變夠了,可以畫出50公尺範圍或100公尺半徑範圍有什麼管,拉大一點自然就知道了。

高雄市管線緊急應變小組成員,包括6個局局長、承辦科長、3位副市長、秘書長、副秘書長、市長辦公室主任、隨扈,都在群組裡。

我們有治安會報,為了要測試每個局處是否真的能夠處理,已經在治安會報連續測試兩遍,哪裡氣體洩漏了,馬上進行。

應變措施除了這些工具,我要求不要再去測洩漏物質是什麼,而是用排除法,輸送物質就是天然氣或石化原料,乙烯或丙烯,不然就是烷類或甲苯,平常對這些物質熟悉一點就可以處理。環保局有採購即時檢測的設備,但是緊急應變當下不要一個一個去測,市府各局處對應變要再熟悉、正確一點。

今年6月7日晚上,欣雄公司的瓦斯發生洩漏,情形跟去年丙烯洩漏完全一模一樣,大量洩漏在水溝裡,而且濃度高達5萬ppm,結果發現那根管同樣有靠近箱涵或水溝的因素。

當晚還發生一件事,我在香港機場轉機,晚上10點多,我以為把閥門關掉就好了,既然知道是欣雄瓦斯,只要關了就好了,等到12點多,訊息傳來說還沒有關,還在找哪裡漏。我說,上次丙烯爆炸就是這樣子啊,還在找,你就叫欣雄關就是了嘛。

不過當場的同仁要求欣雄關,欣雄是不關的,因為低壓管線很複雜。事後我們檢討這樣的情形,認為關掉上游閥門是第一要務,不管廠商損失多少。當然如果是石化業會損失很多,如果是瓦斯業很多人會受影響,客戶會罵他們。但我說安全最重要。

第一個先關管線閥門,消防局監視,警察局封鎖,環保局判斷是什麼東西,經發局負責下令業者關掉,這是目前我們做的緊急應變措施。

自治條例  要求業者檢測管壁厚度

但是我覺得這樣還不夠。大概幾個月前,某家石化公司拿了資料給我,他們用荷蘭的技術去檢測管線到底有沒有問題,這個技術是從管子裡面用壓力打,之後用超音波掃描,資料會傳輸管線受損的情形和厚度。

那家公司檢測後發現有兩個地方有問題,一個是中油油廠裡面,一個是他們這邊。他們發現問題後現場開挖,果然發現已經凹下去,快出問題了。那兩個地方一個是穿越水池,一個類似在箱涵上面,比較潮濕,那個方向有6根管,所以他們就換掉,有的強化管線外圍。

所以我們才發現,不管平常做什麼,例如陰極防蝕、防止鏽蝕,或緊密電位檢測哪裡受損,事實上測不出那種很特殊的情形,比方管子穿越箱涵,或者穿越水池,用了20、30年,這些特殊情形你測不出來。

我就在本會期的《高雄市環境維護管理自治條例》中,要求高雄市所有管線業者必須在明年年底前,做一次這種「smart pig 智慧豬」的檢測方式,向環保局報告管壁厚度,以後每三年做一次。因為每根管子的管壁厚度是固定的,若有變化,就知道哪裡受損,以此逼迫石化業者釐清管線情況。

這個自治條例在環保署還未核定,我相信他會核定。這個條例我們已經第三年送了,前兩次都被議會反對,這次因為民進黨議會過半所以獲得通過,這個是目前管線的作法。

至於《高雄市既有工業管線管理自治條例》是由經發局訂定,要求管線業者總公司2016年底前遷移至高雄,目前還在中央行政院等候備查,中央會不會准予還在未定之天。(編按:日前法務部發函經濟部,指該條例違反地方制度法,相關罰則無效。高雄市副市長許立明則表示2016年底前,若擁有這些石化管線的總公司未南遷,照樣可斷管。

每個縣市首長都以推動宜居城市為政策目標,要達到宜居城市有很多要件,高雄很多公共建設拿到宜居城市獎,但坦白講我們離宜居城市還太遠,真正的宜居城市應該是最適合居住的城市、最宜居的城市,那是我們要努力達到的目標。(繼續閱讀其他專題報導

作者

李育琴

站在南方的土地,用平躺的島嶼歷史視角,說環境與人的故事。炙風拂面,腳踏黏土之時,試著讓心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