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也要同理心 印村民替牲畜納保 不怨雪豹來搶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保育也要同理心 印村民替牲畜納保 不怨雪豹來搶

2016年01月05日
本報2016年1月5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印度喜馬偕爾邦基波村(Kibber)一片草木不生的高海拔高原上,雪豹靠著巨石和稜線跟蹤岩羊和喜馬拉雅山羊。但由於牲畜佔據了草地,排擠野生有蹄類動物,導致雪豹必須以犛牛、馬的幼獸等牲畜為食,讓村民大感困擾。

卡納塔克邦自然保育基金會(NCF)的科學家瞭解狀況後提出許多建議,例如要減少村民的損失,就必須增加野生獵物的數量。

U.S. Embassy Pakistan(CC BY-ND 2.0)

雪豹。U.S. Embassy Pakistan(CC BY-ND 2.0)

村民自訂保費 雪豹獵殺小犛牛可求償

村民因畜牧能賣得不少錢,而省府的補償金卻少得可憐。甚至有村民根本懶得申請。政府的無作為,也讓人民對雪豹的敵意逐漸升高。

2001年,NCF與基波村村民達成協議,保留部分的草場給野生有蹄類動物,牲畜不得在此覓食。為補償村民的損失,基金會每年支付290英鎊(1萬4000新台幣)租用500公頃(1235英畝)的草場。

至少在這一塊土地上,岩羊和喜馬拉雅山羊不需和牲畜競爭搶食。

一年過後,基金會啟動牲畜保險計劃,補償村民的牲畜損失,由村民自行決定各種牲畜每年的保費。每年保費收齊後,基金會捐出保費1.5倍的金額當作資本。保險的原則是:一年的總給付額上限不超過資本的60%。

當一隻雪豹獵殺了一頭小牛或小馬,一支兩人組成的保險團隊檢查屍體,確保不是飼主監守自盜。如果案件為真,保戶就會收到給付。雖然給付可能不如市場價值高,但符合村民的期待。

副作用:作物被破壞

此外,從傳統大麥轉作高價值青豌豆作物需要額外的人力。因此村民也減少了飼養牲畜的數量。競爭動物減少加上野生動物專屬的草場,岩羊數量三年成長兩倍,雪豹攻擊牲畜的次數也減少了。2004年,該村的野生動物專用草場增加至1500公頃。

野生食草動物增加的副作用是作物被破壞。NCF雇用了幾位農民驅趕靠近作物的動物。雖然這個方法在其他村落成功,但是基波村的農民卻興趣缺缺。隔年,保育人士計劃雇用更多有興趣的村民,同時在作物生長期間測試臨時太陽能電圍籬。

以不造成村民損失的方式保護野生動物,是雪豹保育的關鍵。不只在印度,其他雪豹棲地國家也正在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