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中國】新常態下的農業革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中國】新常態下的農業革命

2016年02月18日
作者:陳統奎(社區營造工作者)

編按:最近中國環境狀況如何呢?大多數台灣人或許能約略說出像是霧霾、黑心商品或是那裡的工廠爆炸...等單一事件,但是政府政策、農業發展、環境工作者...等,牽動中國環境變化的因素卻鮮少有人了解。海峽隔絕不了環境污染擴張,而台灣民眾對中國環境現況的認識仍是模糊。有鑑於此,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特別向中國獨立媒體人及NGO邀稿,用他們敏銳的眼光透視中國正上演的環境問題。為忠實呈現作者本意,我們僅作註解而不修改用詞。這是第一篇,今後每月一篇,敬請期待。

海南島是中國重要的糧食生產區,圖為南風與海南農場。攝影:葉人豪。

大陸*有一個政治性詞彙,叫「新常態」。我一開始很納悶,怎麼用這樣一個中規中矩的詞彙來形容一個國家的態勢。不過,在2016年初,我參加共青團*中央組織的全國農村青年致富帶頭人協會工作座談會上,我聽到了一位團中央領導的解釋:「我們國家在很多方面的探索,遇到了危機或挑戰,而且這個危機和挑戰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存在,這就是新常態。」於是乎,用「新常態」來形容大陸的農業環境現狀,就太恰當不過了。

那麼,大陸農業環境的「新常態」是什麼呢?

就是大量使用化肥、農藥和除草劑,此外還有激素、膨大劑、保鮮劑等化學製品,不僅對土壤造成了短期內難以修復的破壞,也引起了一系列的食品安全危機。過去的2015年,引起全國性轟動的事件是海南島萬寧市的「毒西瓜事件」,青島消費者在商場門前舉辦砸毒西瓜活動,把這件事炒得轟轟烈烈,引起全國消費者的強烈憤慨。而在2013年,山東則爆發過「毒薑事件」。這兩起事件的原因都是種植者違規使用了強毒性農藥。

最近,一位大陸新農人告訴我,他去參觀一片芒果園,他在園裡發現了10餘種激素的包裝袋,頓時傻住了:以後,我還敢吃芒果嗎?

大陸農業環境污染之最,我認為是除草劑。東北地區,我去採訪過,那裡的農戶以種植水稻、黃豆等作物為主,一戶人家動則上千畝,現在基本上都是機械作業。我問了村支書*,除草問題怎麼解決?村支書直言,用除草劑。

50多歲的村支書回憶,以前農民當然都是人工除草,但是現在誰還願意,一是勞動成本增加了,划不來;二是,現在的農民使用機械作業後,心態上也變懶了,誰還勤快除草?大陸農業專家也寫文章警告,大量使用除草劑對土壤危害很大,甚至需要百年以上,才能修復過來。目前,世界上對除草劑污染的土壤進行修復,最好的辦法莫過於種對除草劑殘留有吸收能力的草,但最快的也要連續10多年才能修復。請問,種植者哪能允許一塊地10多年不耕種?悲哀的是,大陸除草劑的使用,‌不僅沒有阻止的勢頭,反而是愈演愈烈,哪怕是在窮鄉僻壤也逃不出除草劑的魔掌了。

大陸農業環境污染之二,我認為是農藥的濫用。最嚴重的領域是瓜菜種植。濫用體現在:一是違規使用強毒性的農藥,二是藥效不過期就上市*,三是頻繁使用導致農藥殘留。不用說別人,就在我們海南島老家的小村子,左鄰右舍就有人,昨天才打藥,今天就採摘上市去賣了。反正,現在的市場,要的是漂亮貨,沒有蟲眼是最好的標準,沒有人追究安全性。西安有一個新農人跟我說,她拉生態蘋果到市場上去賣,很自豪的說,她的蘋果沒有農藥殘留,可以吃皮的。結果,她遭來鄙視,人家告訴她,最好你的蘋果變漂亮點,讓我們去經銷能多賺幾個錢,不要跟我們囉嗦這麼多。這就是市場的叢林法則!不過,最近我也聽到好消息了,海南島作為大陸的菜籃子,最近對出島賣到大陸的蔬菜,進行強制性農藥殘留檢測,如果不合格,就禁止出島銷售。但是,對於海南島內流通的蔬菜,還沒有具體的食品安全管理措施。

相比而言,化肥的「罪」相對比較輕,我就不多說了。我們都知道,大量使用農藥、化肥和除草劑,除了污染土壤,會進一步污染飲用水水源,污染地下水。我們很不幸地聽到,沒有一些工業污染的農村地區,也已經出現「癌症村」了。我堂姐就是因為癌症,前年離世的。他們那個村莊,是一個傳統的水稻種植村莊,飲水水源比較淺,家家戶戶在院子裡打不足10米深的水井取水。這幾年,這個村莊已經有近10人因為得癌症而離世,坊間給它戴上了「癌症村」的帽子。

另一則真實的故事是關於激素,一位新農人跟我說,她的姐姐,2歲半的女兒已經早熟,令人非常震驚。對於消費者而言,農業環境污染引發的食品安全危機,其實天天都在餐桌上上演。大陸目前還比較普遍的一個問題是,很多女人懷孕3個月後胎兒就不動了,醫生大多都把問題指向食品安全。

這就是大陸農業環境的「新常態」。

2015年,大陸政府對這個問題,看得很重,對食品安全的監管,也比以往更嚴厲了。但是,光靠政府遏制不住這個態勢。我們也必須說,光靠生產者,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其實,農人使用化肥、農藥、激素等,都是「利益最大化」這根魔棒在起作用。作為消費者,去質疑,去大罵農人,一點作用都沒有。農人呢,是一群弱勢群體,在市場潮起潮落中,他們跌宕起伏,沒有太多主動權,此外還有自然災害的風險。

因此,我在大陸,屬於那個大力倡導消費者運動的人,我們非常需要邀請消費者一起來發起共同購買運動,支持農業變革,讓農人有尊嚴走向市場。

從積極的角度看,我們看到大陸目前正在崛起一個新群體,即新農人。他們不是媒體貼過標籤的「農二代」,不是那個在「官二代」、「富二代」面前就自卑的傳統農家後代,而是一群不是傳統農夫的新農人。新農人有一個共同的使命,即徹底扭轉「穀賤傷農」的產業宿命,很多人選擇有機、無毒的栽種方式,突破傳統農產品的紅海市場,加以精緻包裝與品牌營銷,結合社交媒體傳播與再造故鄉情懷兩種跨界資源,喚醒都市消費者的責任意識和情感互動,期待人們能夠重拾「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的溫柔感動。

其中,最火的是Farmer4*組合,這是我帶頭創立的新農人組合,我們已經在上海、北京、深圳主辦過3場千人演唱會,通過唱歌和演講的娛樂方式,倡導大陸新農人一起行動起來,去改變農業現狀。我們倡導友善耕種方式,一方面創造健康安全的農產品,另一方面可持續*地利用土地、保護環境。令人欣慰的是,新農人群體對土地格外珍惜,而不是對土地一味地攫取,榨乾土地。

其次,我也看到了消費者力量的崛起。上海浦東有一個非常高端*國際社區——聯洋社區,它已經養活了三個社區媽媽採購團,一個叫「蟲媽媽」,一個叫「7仙女」,另一個雖然沒有好聽的名字,但是他們每個月都做到了100萬元人民幣以上的採購金額。他們對食品的要求比較高,尤其要求農藥殘留檢測,生態和有機食品是他們的最愛,哪怕比市場上貴4倍以上,這個社區的消費者都願意購買。

我認真分析了一下,這個社區國際化水平高,海歸*比較多,換言之就是消費者意識受國外影響覺悟的比較早。當然,聯洋社區只是一個個案,代表不了整個大陸。

我們更多看到還是團購,還是為了低價格,去跟生產者斤斤計較。比如,有一個平台叫「拼好貨」,上面都是以瘋狂打折吸引消費者,那我可以肯定地說,這樣的平台沒有辦法拼出好貨,沒有辦法吸引和鼓勵生產者好好耕種健康農產品。遺憾的是,這個平台竟然能得到資本市場的認可,最近融資成功了,而且是好幾億人民幣。天啊,所謂資本主義,就是這個樣子。它關心的不是人民的健康,而是逐利!

不過,我還是比較積極地看待大陸新農人的未來,以及他們即將帶來的新農業變革。這個群體,在2015年得到了中南海*的肯定和鼓勵,國務院出台*了支持返鄉創業的國家級政策。此外,我還會比較積極地看待大陸消費者的覺醒,以及他們即將帶來的餐桌革命。

其實,大陸已經誕生了「上海菜團」、北京、上海、西安、深圳、南京、成都等地的農夫市集。一場將生產者與消費者串聯在一起,凝聚力量去改變農業現狀的革命正在形成之中。我是其中的參與者,實踐者。我們深深地感受到,來自政府、社會以及市場的力量,越來越多對這股變革點讚和鼓勵,並且拿出實際行動來支持我們往前走。以我自己為例,我們賣的轉型自然農法荔枝,一斤賣到人民幣66元,依然獲得消費者的購買支持。

搞掂*大陸農業環境「新常態」,真的需要一次革命,這是一次關於農業的品質革命。

作者簡介:
陳統奎,是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在2009年「兩岸環保與永續發展論壇」期間結識的青年記者,30出頭已經是中國返鄉青年、新農人的代表,在這之間他全力耕耘家鄉海南博學村的社區營造,並把地方農作荔枝推上全國舞台,刻印出「火山荔枝」品牌。

【註】

  • 大陸:中國大陸的簡稱,通常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實際統治區域。
  • 共青團: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的簡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青年政治團體。
  • 村支書:村黨支部書記,簡稱村支書,是中國共產黨最低一級的黨內領導職務。由村全體黨員選舉產生,主管一個村的黨務。村支書與村民委員會主任是村的主要負責人。(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 藥效不過期就上市:意指噴灑農業後,還沒等到安全期就在市面販售。
  • Farmer4:Farmer4是由四名「做農業」的年輕人組成,他們不是傳統的農夫或單純的農產經營者,而更多在於扭轉傳統的農業思維、提升農業價值。他們分別是:陳統奎、劉敬文,從媒體到NGO再到維吾爾族的南疆喀什,以合作社結合農民,將產品融入文化民族元素、趙翼,四人之中唯一農業學科出身的,大學時為農民編寫農業科普書籍,現在創茶葉品牌「鄉土鄉親」、鐘文彬,廣告系畢業卻沒進到商業公司,而是創設微信公眾號「品牌農業」與「新農堂」,成為農業交流學習平台。
  • 可持續:永續
  • 高端:高級、高水準
  • 海歸:有過海外工作、求學經驗者。
  • 中南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中共中央書記處和中共中央辦公廳等重要機關辦公所在地。被視為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高層的象徵。(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 出台:頒布
  • 搞掂:粵語,使事情妥當、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