耘海輪漏油污染澎湖保護區 環團憂變天增清除難度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耘海輪漏油污染澎湖保護區 環團憂變天增清除難度

2016年03月09日
本報2016年3月9日台北訊,林倩如報導

上個月25日凌晨3點11分,紐埃籍耘海(YUN HAI)貨輪自中國福州駛返印尼途中,因機件故障失去動力,漂流擱淺於澎湖縣小白沙嶼北側,11位印尼籍船員已全數獲救;船上五座油箱載有145公噸重柴(燃)油,環團高度關注,一旦漏油將帶來環境浩劫,除危及小白沙嶼玄武岩保護區,初春魚類迴游侯鳥棲息繁殖,恐全面影響海洋生態和漁民生計。

7日傳出海域有油花漂流的現象,引起縣議會與地方關切,昨(8日)交通部航港局召開緊急應變第三次協調會議,依會議結論,預計11日開始進行抽油工程,每日預計抽40公噸,15日前完成殘油抽除工作,經第三方公證完成驗收。

耘海輪擱淺在屈爪嶼岸際,位於小白沙嶼正北方。圖片來源:陳盡川。

耘海輪擱淺於小白沙嶼北側。圖片來源:陳盡川。

啟動應變機制

2013年聖克里斯多福籍海洋坦克(SEA TANK)油輪吉貝海域擱淺事件,歷經七次緊急應變協調會議,始解除污染危機,惡夢猶新;此次,主管機關環保署經澎湖縣政府環保局通報後,隨即依據「重大海洋油污染緊急應變計畫」啟動應變機制,當天下午召開跨部會第1次協調會議,並調度吸油棉、吸油索等應變資材至附近場所預做因應。

出席的宋欣真簡任技正表示,擱淺情況都不一樣,耘海輪乃坐礁,事件發生後持續透過衛星監控搭配海巡單位巡查,未發現油污染情形。同時依據商港法第53條規定,立即限期船東代表移除船舶且加強戒護應變能力,對於萬一發生漏油應有應變計畫,採取措施以防止、排除或減輕污染。

她說明,船東27日趕抵台灣,委託海事公司處理,4日完成第一道攔油索布設工作,避免油污外洩;7日提報抽除計畫、8日航港局審議通過,在天候狀況允許前提下,原則應於10日前於赤崁村整備完成所需抽油設備,11日布設抽油管線設備及開始執行抽油作業,15日前完成艙油抽除。相關機關均有所分工,共同努力務求把污染風險降到最低。

船體漏出的油料形成油帶,撲鼻惡臭。圖片來源:海洋公民基金會。

船體漏出的油料形成油帶,撲鼻惡臭。圖片來源:海洋公民基金會。

油源移除  跟時間賽跑

甫參加完協調會議、海洋公民基金會執行長翁珍聖補充,該船去年已遭青島法院法拍,船東財務狀況不佳,僅投保油污險100萬,不是一個健全的船公司,甚至無力支付抽油費用,如今委託海歷企業處理抽油與船體處理,海歷再把抽油工作委託給朝國海事。財務或是導致送交除油計畫拖延原因之一,另方面亦造成日後產業、生態若要求償損失,可預見將相當困難。

7日,基金會、水產試驗所研究員及澎湖海域專家出海會勘,更發現明顯的油帶。而環保署接獲通報,督導澎湖縣政府環保局洽海巡隊前往巡查,研判海面零星油污,可能來自於船體表面殘油。關於油污爭議,他形容,擱淺位置礁石很多,浪多流急,他們是搭動力小艇靠近船體南側,時值東北季風,不用半小時,光聞味道就很想吐;5~7日巡防艇巡航後,稱未有顯著油污,因為船艦根本沒辦法靠近,且在船體北岸觀察,當然沒有發現,所謂「監測」(衛星、海巡)的方式很有問題,未來亟需檢討、解決。

另有消息透露,受委託的海事公司曾以小船前往耘海輪,且不只一次用吸油棉處理部分油污。

無論如何,還有145公噸的油品在海域裡像顆不定時炸彈,即日起鋒面來襲,預測至13日冷氣團方減弱,天候因素增加海上作業不便,「之前一整個好天氣不緊急處置,事發迄今已經第14天了,期間變天只要出一個意外,浪大一點打歪船艙的話,誰該負責?環境不能用運氣來賭博,環保署仍要負起最大責任,從第一天就該介入,確保如何對生態衝擊最小。」翁珍聖直言。今環團相關人士將再赴現場勘驗查證,以彙整、監督最新進度。

潮間帶的螺貝類已收到汙染,油污影響整個區域的生態與產業。圖片來源:海洋公民基金會。

耘海號擱淺澎湖,漏油污染潮間帶生態。圖為受污染的海菜。攝影、圖片提供:陳添寶。

建立專責單位  永續嚴格把關

同行勘查的澎湖縣共生藻協會前理事長陳盡川也表示,當天已有油污越過攔油索,浮油從所在地順著海流、風向往南─澎湖本島的北海岸流去,油漬延伸至少1公里長,寬度約20公尺;即使是環保局認為的機房廢油好了,其實,什麼油都不應該漏出來。

他們且查訪鄰近的小白沙嶼和鳥嶼,近日社區居民已受到損害,紫菜、鐘螺、珠螺等潮間帶植物生物,均染上油污無法食用,但只能先做保全存證,水試所則持續蒐集生態影響等資料,以備求償之需。

而更早前6日划獨木舟以極近距離檢查船體的馬公高中歷史老師張祖德,亦見證確有油污,「我的槳都是油,手都握不住差點滑掉;因為是浮在表面的輕柴油,不是黏著性高的重油,相關單位大概比較不緊張。」然同樣地,擔憂變天後情況超出控制。

澎湖海域五年內三起擱淺事故海難頻繁,陳盡川呼籲公部門要更積極作為,政府、民間「雙層監控」,環境生態容不得一個閃失,「海的能量絕非人所能掌控,颱風一來變化非常大,一夕之間船身解體不是不可能。因此,盡速建立事權統一的專責單位及一套海洋污染的危機處理機制,至關重要,第一時間就要排除危險因子,對高污染物質做出最立即最必要的處置。」

除了前述監控方式有誤、求償無門等問題,環團還提出海洋污染防制法油外洩之虞認定落差乃至於應變層級不同、商港法第53條應修正航港局必要時得逕行採取應變或處理措施該條並加入期限規範、釐清澎湖縣海洋油污染緊急應變計畫業務重疊性等等爭議。不過,最根本的關鍵仍在環保署,為預防污染擴大,必須主動介入協調或督促。

環團表示,此刻危機尚未真正解除,接下來的抽油作業能否順利執行完成,需要更多公民投入關注。

獨木舟玩家趁退潮時近距離檢查船身撞擊處。圖片來源:張祖德。

獨木舟玩家趁退潮時近距離檢查船身撞擊處。圖片來源:張祖德。

耘海輪雖有布設攔油索,風浪過大而起不了太大作用。圖片來源:張祖德。

耘海輪雖有布設攔油索,風浪過大而起不了太大作用。圖片來源:張祖德。

 

作者

林倩如

唸的是跨領域藝術和社會發展,而仰望著山野、也想奔向大海,書寫、行動、環境、多元差異文化,追求自由的移動,深邃回應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