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拉:穿山甲走私的罪惡邊城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勐拉:穿山甲走私的罪惡邊城

2016年04月07日
作者:貝絲•沃爾克 Beth Walker(中外對話文化頻道編輯); 翻譯:彭金枝

穿山甲是全球走私數量最多的動物。 位於中緬邊境的勐拉(Mongla),由於沒有法律制約,已成為走私該瀕危動物的樞紐。

為了滿足中國和越南市場對穿山甲肉和鱗片的需求,每年都會有數千隻穿山甲死於盜獵者之手。 圖片來源: Bart Wursten

每天成千上萬的中國遊客湧入緬甸邊境撣邦的勐拉。 這個賭博、異裝秀、非法毒品交易的天堂被形像地稱為「中國的肛門」。 過去,這裡猶如一潭死水,現在則變成了該地區猖獗的野生動物非法交易中心。 

《全球生態和保護》( 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雜誌刊登的一項新研究報告披露,勐拉已經成為走私犯攜帶瀕危動物穿山甲流入中國的主要門戶。 

穿山甲可能沒有像老虎或大像那樣引起廣泛的關注,但是這種長有鱗甲的可愛的食蟻獸卻是 世界上走私數量最多的動物 。 為了滿足中國和越南市場對穿山甲肉和鱗片的需求,每年都會有數千隻穿山甲死於盜獵者之手。 穿山甲鱗片被用於風濕病、癌症等多種疾病的治療。 

捕殺穿山甲的現像在東南亞和非洲地區都有發生。 在 印尼蘇門答臘島的邊遠地區,職業穿山甲偷獵者得手後會經由勐拉將絕大部分貨物走私進入中國。 

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和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的研究員曾在過去10年裡多次走訪勐拉,記錄了那裡日益猖獗的穿山甲凍體和器官交易的情況,估計總價值超過75萬美元 。 

近日發表的這篇報告的第一作者——文森特•尼基曼(Vincent Nijman)說,他們團隊在勐拉的市場上,尤其是在野生動物商舖和野味餐館,看到公開售賣的整隻活的穿山甲,以及穿山甲鱗片、皮、胚胎、穿山甲藥酒等。 另外,每天還會有大量的穿山甲被裝進貨車運出緬甸邊界。 

尼基曼說,在勐拉市場上或商店的櫥窗裡,還展示著非洲的象牙和河馬牙、白犀牛角、來自印度的虎皮、以及來自喜馬拉雅山區的藏羚羊等。 

法令形同虛設

由於當地執法不力,使得不法分子可以公開售賣極易識別的保護動物而完全不受法律制裁。 

中緬兩國不僅有著曲折綿延的國界線,還有著緊密的經濟往來。 緬甸國內腐敗貪污盛行,使得緬甸成為多種野生動物非法走私流入中國的門戶。 

現在的勐拉正如同曾經的美國西部。 這座城鎮被民族民主同盟軍(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 Army)支持的撣邦中國籍軍閥林明賢所控制。 緬甸中央政府在該地區沒有什麼權力。 鎮內大約80%的人口為中國人,通用語為普通話,主要流通貨幣為人民幣。 

非法售賣

中緬兩國的法律都規定穿山甲貿易是非法行為,售賣穿山甲器官構成刑事犯罪,將處以高額罰款(3.2萬美元/20萬元人民幣)或監禁。 而且中緬兩國都簽訂了限制野生動植物貿易的《 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公約 》(CITES)。 

雖然在緬甸北部的其他地區和中緬在雲南省的交界附近,破獲了不少走私案,但並沒有採取切實行動遏制跨境走私活動。 《 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公約 》的數據顯示,2010年到2014年,緬甸查獲總價值達309萬美元的穿山甲凍體或身體器官。雖然所查獲的數量僅僅只是冰山一角,但這足以顯現穿山甲走私貿易的猖獗。 

近幾年,中國政府銷毀了大量查獲的象牙,積極參加有關野生動物非法貿易的國際會議,為打壓非法像牙貿易,作出了巨大的 努力 。 但是這一系列行動並沒有落實到地方層面,地方腐敗現象依然猖獗。 

尼基曼表示,地方政府官員沒有任何動力去打擊邊境貿易和黑市活動。 前不久,中國科學院在勐拉召開了一場有關非法交易的研討會,但目前還沒有採取強有力的行動。 

尼基曼說,如果中國政府意識到走私貿易會令他們陷入尷尬境地時,他們會採取打壓行動。 例如,中國曾為了打擊邊境附近老撾磨丁特區的毒品交易和賭博業,切斷了當地電源。 

市場需求日益下滑 

問題並不僅僅在於中斷供應,抑制中國和越南的市場需求以及提高公眾對穿山甲瀕危現狀的意識也是關鍵。 

退役籃球巨星姚明和著名演員成龍曾成功地發起了一項抵制魚翅消費的明星運動。他們呼籲「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從而成功地減少了中國市場對魚翅的需求。 中國眾多航空公司、船運公司、餐飲連鎖集團也紛紛從菜單上拿掉了魚翅,從而使 這道美味佳餚的消費量減少了一半 。 也有人發起類似的活動抵制購買象牙。 

但是,目前穿山甲的困境還沒有引起足夠多的關注。 這種晝伏夜出、異常害羞的動物迫切需要明星來為其遭遇大聲疾呼。

穿山甲走私案破獲情況互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