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西的美麗與哀愁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西的美麗與哀愁

2002年04月22日
作者:鄭廷斌(看守台灣協會助理研究員)

從沒到過台西的我,所有的了解均是來自媒體及電影「台西風雲」;印象中台西只是個陌生荒涼的地方-流氓的故鄉,民風剽悍,出了很多道上的兄弟。但實際到過那邊後印象卻徹底的改觀,3天2夜的研討及活動令我深深的感動,並愛上這個純樸、為生存而奮鬥的地方及人民。

在台西鄉舉辦的「第五屆海洋環境大會,打造海洋新故鄉」的研討會,是由綠色陣線舉辦一系列關懷海洋環境及人民的活動,開會地點均選在濱海的城鎮,這個好處是不但可讓地方鄉民實際參與,更讓一些學者、教授有實際的機會親自下鄉體驗、觀察,而不是光待在都市的象牙塔裡,紙上談兵的舉行所謂的「大拜拜」。

這是2001年的最後一場,特別選在台西鄉的進安府舉辦,這2天的會議頗令我感動的是,從各地趕來的參加者均是自動自發、自費來此關懷海洋及環境鄉土的人士。兩天的室內研討課程,來自地方的文史及環境工作者、中央與地方的學者、及官員大家共聚一堂,從各個層面來探討海洋環境及地方所面臨的問題,並思考解決之道,大家的發言均極為踴躍,特別是晚上的分組討論,除了讓大家有機會認識外,更是進一步探討問題的機會。

最後1天安排的活動更是重頭戲,由地方鄉民、漁民實際帶領我們觀看並聽其訴說內心的傷痛,沒有實際到現場看,真的很難體會了解事情的誇張與嚴重,同時也懷疑政府高官的下鄉,難道祇是看表面及樣本而已?

一早我們先至堤防邊觀看他們稱之為「惡魔島」的台塑六輕,我們親眼目睹六輕及新興工業區因抽砂造陸而造成河道淤積,鄉民賴以維生的蚵田因此被淹沒大半,而六輕所造成的水污染及排放的廢氣,更被懷疑造成蚵及蛤減產的原因。居民控訴著,台塑當初口口聲聲說會繁榮地方,增加就業機會,但是發生的情況卻是「他們要的我們不會,我們會的他們不要」,而諷刺的是不需技術的勞工卻有70-80﹪是外勞,其餘的技術人員又是來自外地。媒體及政府知道此事嗎?一般社會大眾也祇是從偏頗的媒體聽到資本家的片面之言而已。海岸附近一片漂亮的防風林,原本棲息著不少白鷺鷥,但卻被外勞騷擾及抓來吃,而因此一隻不留,我聽了除了訝異外,更是多了不少的憤慨。

下一站我們實際搭乘膠筏出海去看蚵田,聽漁民講述蚵的生態,濁水溪的水偏深色富含養分,因此蚵長的大又好,一隻蚵可產數千萬個卵,比台灣人口還多,卵隨波逐流,抓附到東西才能生存下來,因此為了繁衍後代而以量取勝。台西人自稱「海口人」,此地氣候甚為嚴酷,夏天炎熱至極,而冬天則為強勁的季風,在如此艱困的環境之下,磨練出強韌的精神與毅力。但是在他們黝黑粗懭的外表下,卻是一顆純樸善良的心。漁民書雖念的不多,但多年討海的經驗及與大自然奮鬥的歷練,就如一本內容充實的書,一頁頁的記載著生命的歷程與大自然的故事。出海口不遠處新興工業區的施工讓人怵目驚心,而附近又是一大片淤沙掩埋了大半的蚵架,我們上了這片沙灘發現螃蟹依然處處爬行,可見濁水溪滋潤了近海及潮間帶,維繫了多少豐富的生命,然而卻不知道在台塑的污染及不斷的工業開發下還能維持多久?如今綿延數里的蚵田尾端,只是一支支未曾停止冒煙的巨大而冰冷的煙囪。多年來當地漁民陳情再陳情、抗爭再抗爭,只為了最基本的安家立命,養家糊口之所需,但是資本家結合政府的勢力,卻是連他們這點最卑微的請求也被剝奪了。

下一站我們去文蛤養殖場觀看,政府在70年代開闢了海埔新生地,並鼓勵居民從事漁塭養殖,他們引海水進來並抽取地下水來調和鹹度;但是多年來的抽取地下水造成了地層下陷,海水倒灌等問題,每逢颱風來臨,即成為名符其實的水鄉澤國。今天政府責怪當地民眾超抽地下水,鄉民只是無奈的說,當初也是照政府的意思去做,但是多年來政府又給過他們多少輔導,今天受苦的卻又是漁民他們自己。而禍不單行的是自六輕蓋好之後,原來8個月至1年可收成1次的文蛤,變成1年多才收成1次,而文蛤死亡率也增加了不少,他們懷疑水質已受破壞,浮游生物減少,若再加上快蓋好的新興工業區及將動工的離島工業區,後果將不堪設想。政府經常的政策反覆及不周詳,地方及中央的政客和紅頂商人們玩著利益及金錢的遊戲,除了花了大筆的人民納稅錢,破壞污染地方賴以維生的環境外,更造成人民生命財產的莫大損失,傷天害理之事莫此為甚。

這裡的漁塭進行著所謂虱目魚及文蛤混和的生態養殖,文蛤排出來的排泄物正是虱目魚的食物。大自然就是這麼奇妙,在當地人的熱情招呼下,我們亦實際下去「摸蛤兼洗褲」,第一次實際在池子裡的泥巴裡摸著蛤,新鮮刺激,就完全憑著觸感一隻隻的蛤就上手了,熱情豪爽的「海口人」更是免費贈送這些台北市價值好幾百元的蛤。在往午餐的路上每個人均微笑著滿載而歸。中午傳統又鄉土化的午餐,吃著當地最道地的虱目魚、蚵及蛤,很少吃到如此新鮮甜美的水產,比起都市裡昂貴虛浮、講求門面派頭的餐飲,腳踏實地、貨真價實才是台灣這個社會最需要的東西。

下午搭上傳統的牛車,漫步在漁塭間的小徑,聽著居民敘述著台西的一頁滄桑史及他們內心的吶喊-不要重化工業污染我的家。台西主要經濟是以漁塭養殖及近海放養為主,曾經台西以沿海水質為全台唯一沒有受到污染而自豪,曾幾何時養殖用地為工業用地所佔據,空氣及水質的污染破壞了潮間帶與近海的生態與環境,文化面貌受到衝擊改變,這是否真是我們所要追求的成長?

錢可再賺,但環境與文化破壞後將難以再回復,而這些資本家及一些官員污染了這塊土地,賺飽了錢之後,藉口人民為了生存環境而採取的無奈抗爭為非理性抗爭,即居民為了保存所剩不多的淨土而提出的抗議為發洩情緒,而帶著金錢離開這個曾經滋養讓其茁壯的土地及人民,繼續污染下個地方,留下的卻是殘破污染的家園及哭訴無門的人民。

什麼是公平?什麼是正義?賺飽錢的資本家,及被資本家圍繞著的高官可曾真心聽過人民的吶喊?在靠海道路兩旁一些廢耕地,漲潮時會由地底滲出海水,一大堆螃蟹快樂的生活於其上,但是這些奇景卻又是台西人另一個心底的痛,地層下陷嚴重,海水入侵,地下水鹽化在內陸造成了溼地,居民何去何從?當政府為了加入WTO而高興時,是否真仔細想過為這些無辜的百姓找一條出路呢?

危機亦是轉機,景氣較差的時候正好也是個反省、再出發的好時機,我們應仔細思考到底是要繼續走向高污染、高耗能的重化工業,還是轉型為走向乾淨、清潔可永續發展的方向呢?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絕對是可並存的,現在清潔生產與低耗能無污染的技術發展、與施行經驗都已達商業水準,歐美成功轉型的經驗更是值得我們學習,我們是要迎頭趕上?還是要繼續走老路?「綠色矽島」到底是乾淨的「綠」?還是污染的「矽」?「知識經濟」又是哪種知識呢?當排放二氧化碳過多造成全球氣候變遷,全世界正在努力達成京都議定書限制排放時,這些重化工業所排放的污染及溫室氣體,將使台灣無法達到設定的標準,我們是否有想過這將對我們造成何等影響?更何況氣候變遷所導致的海平面上升及氣候變異事件,台灣正是首當其衝。當這塊土地已被污染破壞的面目全非,人民再也受不了時,政府到底是要傾聽人民的聲音?還是要繼續擁抱一些隨時都會出走的現實資本家?

民主的時代也是人民覺醒採取行動的時代,我們不能再相信所謂的「大有為政府、天縱英明」,也不能讓一些重利的財團、資本家再操縱著我們的未來,來自中央、都市及地方有良心良知的學者、人民及官員齊聚為土地的將來把脈,為人民的基本生存權向政府提出最嚴正的要求與抗議。民眾的覺醒並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已是一個潮流,樂見台西許多熱愛自己家鄉的工作團隊,與來自外地的朋友,一同珍愛著這片土地,默默的努力奮鬥著,我們相信台西及台灣的光明前途,將是指日可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