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塑越鋼毒魚事件 越媒記者:「拿錢了事」是最糟的結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台塑越鋼毒魚事件 越媒記者:「拿錢了事」是最糟的結局

2016年07月05日
作者: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

歷任雲林縣政府皆致力向台塑索討各式基金,但卻換來了污染毒害日復一日、日甚一日!「拿錢了事」究竟曾幾何時真正解決過問題?

副縣長張皇珍與台塑董事長林健男在雲林縣政府與台塑企業溝通平台第二次會議上握手合影。圖片擷取自:雲林縣政府影片

近日,本電子報團隊很幸運地與兩位越媒記者,針對越鋼廠毒魚事件相互交流,兩位記者竟異口同聲:「拿錢了事」將是最糟的結局。他們怎麼說?

首先,普遍越南人民目前最大心願是台塑越鋼負起環境復原之責任,然後永遠離開越南!因為,這次的排污管線是越南漁民自己在海底找到的,代表那是一條「暗管」,而究竟台塑越鋼還埋設了多少「暗管」無人知曉,倘若任其正式營運,未來該公司是否不再污染環境,無人相信!

此外,兩位記者這陣子大量瀏覽台塑企業在世界各國幹盡壞事之歷史紀錄,尤其親眼見聞台塑六輕污染毒害台灣人民,連年幼孩童都飽受致癌物侵害,及其所造成的環境浩劫,更加令他們擔憂,一旦台塑越鋼取得營運執照,恐怕才是更大的惡夢開始!

再者,這次污染不僅是魚群暴斃與一人死亡的問題而已,還直接讓廣大沿海漁民面臨無以維生的生存危機,堪稱越南史上最大生態浩劫,區區五億美金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更何況,這筆錢給的是越南政府,究竟將被如何使用並非人民能夠民主決定,而五億美金還包含了生態復原之費用,扣除之後,就算真的平均發給所有直接受害者,每個人又能分得多少錢?

說穿了,台塑越鋼是用這區區五億,來和越南新政府開始搭建「友善」的政商橋樑,若能因此輕易地賠錢了事,還換得了營運執照,以及未來長久的「污染通行證」,根本實在太划算!

聽完這兩位記者的睿智見解後,反觀台灣豈不更加諷刺?這近20年來,因六輕污染所累計造成台灣人民養殖、畜牧、農業經濟、生命健康、生態破壞......等損失,遠遠超過這次的越南魚群暴斃,但大多時候,台塑六輕反而是以各式基金、回饋金或政治獻金的名目繳入政府或官員的水庫,同時,換得了各式污染的「整路綠燈」(註)!

現在問題來了,倘若這種「拿錢了事」的道路走不得,那麼睿智的台灣公民們,我們又該如何走出一條真正能終結污染的道路?歡迎大家來函發表任何意見,本報將依投稿原則,全文刊登。

【註】

以雲林縣政府為例,過往在蘇治芬縣長任內,已被監察院正式糾正:不該以收受台塑捐款來縱容污染惡化,遭人質疑「藉端勒索」;而現任的李進勇縣長,在歷經五次與六輕溝通平台,成功向台塑索討數十億各式「與污染治理完全無關」之基金後,原本承諾的「禁燒生煤與石油焦」也跟著改口,將「禁燒」修改為「管制」,反讓污染治理更加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