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颱風所突顯的是-禁不起考驗的現代性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一場颱風所突顯的是-禁不起考驗的現代性

2001年08月03日
編輯室彙編

一個中度颱風過境,卻造成了台灣島上的嚴重死傷,習於從當下找責任、卻無法由歷史縱深中獲得教訓的「現代人」們,又即將開始一場「抓兇手」的遊戲,在各種各樣的利益執迷驅使下,兇手不外乎是政敵--新政府或舊政權,或是無能的官僚--中央氣象局或地方「父母官」;然而,無論「緝兇」是否有個結果,我們依然可以斷言:在下一次來臨的天災面前,人們仍舊將束手無策。

所以,問題並不在於眼下該由誰負責,事實上,誰也負不了這種責任,因為,這樣的災難來自於近代人類發展所必然出現的歷史宿命,亦即,人們所多加肯定的「現代性」,正是這種現代性的思維及其實踐,所以才導致了這躲不掉的悲劇。

這種現代性之一就在於對「科技」與「發展」的無條件肯定。在現代這種科技與發展觀下,人類自大的認為自己才是主導一切的力量,只要依據自身所具有的理性,便可以將人類的未來命運掌握於自身的意志之下,而任何問題亦將隨著逐步進展、飛躍發展的科技,都必然獲得解決。

然而,僅僅不到兩百年的歷史,我們卻可以清楚地看到,人類終究不是魔術師,人們不可能從無到有幻化出這個物質世界,人們所取得的成果全部都是來自於對物質自然的利用與剝削--這是一種極其低下的物質科學。

也因此,在自然環境原本就較為嚴苛的蕞爾之島台灣,這種剝削就將導致最為戲劇化的結果:在災難來臨時的極端脆弱,幾乎完全不存在著任何緩衝空間。

同時,將一切資源加以集中的「都市化」現代性,使得邊陲空間成為都市空間的剝削對象,兩種空間的異化與割離,非但使得都市成為罪惡之集中所在,亦使得邊陲地區必須承受種種惡業,承擔起各種災害的終端角色,而後者卻又是底層階級、邊緣族群所生活的空間,構成了人類自身的內部屠殺。

這是在這種現代性發展下所必然出現的宿命,然而,說它是宿命並非意味著我們只能消極承受、無所出路,事實上,唯有指出了這一條發展途徑的必然悲劇後果,我們才能想像另一種發展、另一種歷史的可能性。只是,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用來覺悟呢!

資料來源:台灣立報 http://www.lih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