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台電」之謎 郝明義:缺電有狼 至少10匹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開放台電」之謎 郝明義:缺電有狼 至少10匹

2016年08月15日
本報2016年8月15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所發起的「開放台電」研究小組,15日發佈結案報告,郝明義指出,包括政府上級無明確能源政策;經濟部、原能會與台電關係與倫理模糊,失去督導立場;死守核電不積極推動綠能;不做需求管理等等至少10個問題,台電將製造出缺電甚至災難的未來。

郝明義說,這不只是缺不缺電的問題,更是台灣能源政策走到了該轉型正義的時刻。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15日發表「開放台電」結案報告。攝影:賴品瑀。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15日發表「開放台電」結案報告。攝影:賴品瑀。

郝明義強調,目前核電廠每天發電量不過佔總發電量的10%,根本不需落入「核電幫」引導的核電與缺電二選一掙扎中,只要大家一起正視核電問題,不但短期調度不是問題,提前除役也是可以努力的目標。

要求台電開放未加工原始資料 以釐清缺電與否

「開放台電 open taipower」起自6月時郝明義公開向行政院長林全喊話,要求支持民間調查研究台電數據,以釐清台電長久以來像喊「狼來了」般所一再聲稱的缺電是否屬實。不但督促台電在政府資料開放平臺公開相關資料,也組成調查小組,以系統分析、管理與財務分析的方法要試圖解謎。

之所以要求台電公布原始數據,郝明義指出,以往民間無法信任台電,就是因為往往落入台電的「資料迷宮」,不是不給關鍵資料,就是給的資料名實有異,讓數字常有「兜不攏」的狀況,當然討論與辯論也無法聚焦,台電也因此遭批「只選擇他們想公布的」。

郝明義以歷年再生能源裝置容量佔比的相關數據為例,曾經出現1.93GW、3.39GW與4.03GW,其中到底是怎麼定義水力、汽電共生、垃圾沼氣,影響了數據的呈現,而反觀核一場一個機組不過0.64GW,數字的解讀當然會導出不同的結論。

缺電只是「狼來了」? 郝明義:「缺電之狼」至少有10匹

郝明義表示,調查小組認為,在台電的「缺電之狼」至少有10匹,包括「不做需求管理」、「尖峰用電時段可以向汽電共生業者到底買多少電的黑箱」、「各種維修作業問題的黑箱」、「V接變壓器造成的漏電問題」、「死守核電、不積極推廣再生能源」、「不知有計劃地進行停電風險評估與控管」、「對(核能以外的)重大機組的更新和商轉時間不知緊盯督促」、「政府上級單位仍然沒有明確的能源策略,而交由台電一個執行單位來做超出他們能力範圍的事」、「經濟部和原能會模糊甚至破壞與台電的上下關係和倫理,自失督導立場」、以及「長期盤踞在經濟部之內的利益集團的影響」。

小組成員會計師李宗黎指出,從財務及管理方面去分析,台電的缺電問題出在需求管理落後、供給管理的黑箱與停電風險管理。

郝明義批台電至今「兩個月手抄一次電表」的管理方式,跟其他國家資料可即時監看用電資訊相比,簡直稱「上古」,低壓電的一般民生用電如此,高壓電的工業、大型商業用戶雖然有裝智慧電表,但卻沒有作用戶分類,這樣當然無法研究用電行為模式,也無法對尖離峰負載有所調整平衡,造成尖峰負載的波峰與谷底差距大,甚至經常高達10G以上。
郝明義提出數據,指出台電對尖峰用電的預估誤差越來越大,到了2015年已經差到「4個核四廠」以上,台電的需求管理實在做得太差。

郝明義強調,台灣近14年從未因為缺電而停電,所有的停電紀錄皆是輸配電系統發生問題所致,因此台電相當需要加強維修能力的提升,與對停電風險的評估與管控。

點出經濟部是「核電幫」一員 盼新政府、台電展開改革

「現在才是監督台電的起點。」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全程聽完報告,表示雖然開放台電小組工作結案,但只是開始,目前不但核四仍處封存狀態,而非廢止,仍有復活的危機;核二廠也在蠢蠢欲動想要延役,還想提出廠內仍有增設燃料池的空間,還有核廢料處置、核後端基金成台電小金庫等問題待處理,「真覺得台電是頭怪獸」徐永明感嘆。

「開放台電」結案報告指出台電整體問題,圖片節錄自報到檔案第31頁。

「開放台電」結案報告指出台電整體問題,圖片節錄自報到檔案第31頁。

「主管機關的失能、上下單位倫理的破壞、能源決策的混亂、工部門與企業的混淆、財務吃緊時代便宜行事後遺症、威權體制黨國不分的遺毒、對新事物的排斥未具、壟斷事業的老大心態、國營只重供給不顧需求、工程師難以溝通、公務員保守心態、經營管理的落伍、利益團體的上下其手。」一口氣點出眼中台電的問題,郝明義說有些是台電本身的問題,有需是政府要處理的,但其中最諷刺與可悲的,莫過主管的經濟部成為利益團體的一體兩面。

「終於明白核四為什麼一定要封存而不是廢止了!」郝明義批歷任的經濟部高層都陸續擔任參與核四工程的「中興工程」董座,強調這樣的背後黑手組合成核電幫,是無法無天。不過「核能流言終結者」發起人黃士修到場「踢館」,指出中興工程本來就是政府所組,民營化之後也依然是官股公司,經濟部高層當然會有參與,他以「抹黑」二字駁斥郝明義,兩人激動之處更搶起麥克風與簡報筆。

郝明義與黃士修意見不合,搶起麥克風與簡報筆。攝影:賴品瑀。

郝明義與黃士修意見不合,搶起麥克風與簡報筆。攝影:賴品瑀。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