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鯊魚、不要害鯊魚 | 環境資訊中心

愛鯊魚、不要害鯊魚

2000年09月20日
作者:黃怡

夏威夷鯊魚保育會議之後,從WILDAID 來了兩位仁兄,我帶他們和全國教師會的人接頭,討論了一下如何把保護鯊魚的概念推到學校,尤其是小學。諸位人士十分嚴肅,我卻不時神遊,突然構想起一個這樣的四格漫畫:

凱蒂貓戴著太陽眼鏡,和她的男友在沙灘上曬太陽,牠們面對大海,海面凸起小段鯊魚的背鰭,凱蒂閱讀上面寫著「保護鯊魚」的報紙,喃喃自語道:「到底誰在吃魚翅湯?我就從來不吃。」(第一格)凱蒂的男友酷酷地回答:「魚翅湯?我連鯊魚都懶得看一眼。」這時,背景上的鯊魚背鰭露出海面更大了。(第二格)凱蒂貓溫溫地問道:「別糗了,你聽過什麼貓看過鯊魚嗎?」這時,背景的鯊魚露出半個背鰭,及一半的大嘴。(第三格)凱蒂貓的男友霍然站立,渾身的毛聳起來,說:「我... 我...最好我... 我不要被鯊魚看見。」因為鯊魚露出大半個身子在海面上了,真是壯觀啊。(第四格)

總之,保護鯊魚是個很新的概念,它不像保護海豚或保護鯨魚,鯊魚過去被妖魔化得很嚴重,主要因為一般人都以為牠很大﹑很餓,很喜歡吃比牠小的動物,人也在內。「鯊魚攻擊人類」像是個黑洞,幾十年的公眾言論都被吸進那黑洞裡。然而,光是以「生物多樣性」的角度去解釋這概念,似乎不容易講清楚,保護到哪種程度才算夠?紐約時報曾刊過一篇文章,作者說:「我也知道生物多樣性必須保護,但總不能夠保護到我會擔心兒子回家路上可能被狼叼走吧!」

我媽媽一定很贊成這位作者的顧慮。小時候,家人去北濱白沙灣渡假,她總是在我背後鬼叫鬼叫說:「不要游太遠了,聽說附近有鯊魚。」或是說:「天色太暗了,趕快回來,鯊魚最喜歡這種天氣出來。」云云。鯊魚是殺手招兒,以致我現在總還有幾分畏懼海泳。但是我可以保証你,我媽和大多數人差不多,對鯊魚了解非常非常少。

這次在鯊魚會議裡,我也才知道,講到「保護鯊魚」,應該還包括魟魚,因為牠生物結構上和鯊魚近似,事實上有人就管魟魚叫「煎餅鯊魚」(pancake sharks),牠們很像是整隻通常的鯊魚壓扁後的樣子。這是一些研究鯊魚的專家一再提醒保育界的,尤其是來自南非博物館鯊魚中心的史丹福學者康培納諾(Leonard Compagno,此人對於軟骨魚系的分類方式,多年為聯合國農糧組織AFO所採用),他相當強調,人類對所謂「鯊魚」的認識極其有限,做這方面基礎研究的人,常遇到一些「生物多樣性驚奇」(biodiversity surprise),事實上,保護鯊魚不如說是保護軟骨魚系,因為相對於硬骨魚系,牠們的繁衍速度慢多了,故容易絕種。

軟骨魚系(chondrichthyans) 大致上分成銀鮫(43個物種)﹑鯊魚(465個物種)﹑魟(627個物種),這是通常的分類法,但是以康培納諾的分類法,屬於鯊魚的物種還更多些(488個物種)。大多數的所謂「鯊魚」,身長多在0.3公尺到1.5公尺之間,極少物種超過兩公尺;這跟我們對牠們的刻板觀念很不同,譬如護士鯊像是娃娃鯊魚,溫馴可愛,但無疑是大白鯊這類的超級鯊魚,實證研究較多,才挑起了保育界的注意。

大鯊魚的魚翅及軟骨等等固然值錢,可是康培納諾博士告訴我們,中國人吃的魚翅湯,是來自各種體長的銀鮫﹑鯊魚和魟。譬如說,泰國曼谷每天要上岸4千噸漁貨,天曉得裡面有多少各式各樣的魚,假使不是很大的鯊魚,他們除了割翅也吃肉。我曾看過一段影片,是墨西哥灣的漁民大捕5﹑60公分的魟,數人勾上船邊,一人用長槍猛刺而死,極盡殘忍之能事。這種被形容為海洋裡的飛禽之稀有物種,尤其是胸鰭很長﹑極其美麗的老鷹魟,被漁民捕到,照樣砍翅。

所以,殺害「鯊魚」並不祇是拿掉食物鏈最頂端的魚類(譬如大白鯊﹑虎鯊)而已,實情是從這食物鏈的每一環節中抽取了不同物種,其中所波及的海洋動物更不計其數。那麼對海洋的生態系統會有什麼影響?康培納諾博士說:「好像你從電腦裡抽走這個﹑那個的軟體,有時候似乎沒影響,但不知不覺,過段時間可能就當機了。」

當然,人類並沒有意識到這些。特別中國人,魚翅湯那麼滑溜,很容易的進到肚子裡了,多數人不曉得,鯊魚最古老的化石,証明這是擁有3億8千萬年歷史的動物,大多數鯊與魟,亦可追溯到1億至2億5千萬年歷史。有些軟骨魚系的動物擅長遷移,也有些(如魚雷魟)祇存在於某個海域,稍微一濫捕,或者環境污染,很快會從地表上永遠消失了。

鯊魚的妖魔印象,來自人類。拿今年保育界希望列入「CITES」 國際貿易保護的大白鯊﹑巴斯金鯊和鯨鯊來說,其中的巴斯金鯊和鯨鯊,根本是濾食小蝦蟹或浮游生物為生的。我們真的無法再給吃魚翅湯找藉口了。「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無論對於黑犀牛﹑老虎或鯊魚的瀕臨絕種,中國人都難辭其咎。

原文出自HuangYi-Life 黃怡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