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河川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美國河川

2000年06月26日
作者:Amy Souers

賓州,度麗斯城,德拉瓦河是紐約與賓州,賓州與新澤西州,以及新澤西與德拉瓦州的邊界。

由於位於這許多州的邊界,所以很難界定誰真的照料這條河。民間團體「遺產保育(Heritage Conservancy)」的工作人員Russ Johnson說,德拉瓦河是一條「可能輕易地被忽略掉」的河川。但Russ要確保這種事情絕不會發生。今天,他載著我穿越整個河谷,引領我看一些這個團體的復育計畫。

我們的第一站是Park Creek,一條最後匯入德拉瓦河的小溪。這條溪已受到侵蝕與沉積的危害,所以今年春天,「遺產保育」和附近小鎮復育了一段溪岸。Russ解釋道,首先,他們必須重新把河岸整修出較自然的坡度。然後,他們以能為生物分解的椰子纖維與一些用椰子皮所做成的「木樁」來穩定河岸,以防範更嚴重的侵蝕。最後,他們種植本土草類與灌木,在草墊分解之後,可維持自然的穩定作用。

在我們的下一站 - Martin's Creek,我們看見了Park Creek未來一年內將會轉變成的新貌。去年,這裡展開一項類似的復育計畫,而現在當地的本土植物長得蒼翠繁茂(而今天下了一整天的雨,讓每樣東西看起來特別鮮綠)。

Russ載著我穿越河谷時,他指出了他所稱的「啟動城堡」 - 一些突然從曾是農田土地中冒出來的又大又新的獨棟家庭式房屋。當流域裡擁有更多的開發、道路與停車場時,水的品質就會下降。Russ告訴我,當水質下降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時,稀有或瀕臨絕跡的物種就會消失。當水質降低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三十,大部分的本土物種就會消失。

在河岸上種植緩衝帶 - 沿著溪岸種植一行行的草、灌木與樹林 - 對於保持高品質水質與保護本土魚類、鳥類與野生動物助益很大。這些緩衝帶不只防止侵蝕,他們還可以過濾污染物,並保護好的棲地。

Russ說,除了處理所有開發議題之外,他還面臨一個大問題: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流域」是什麼。「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他們住在哪一個學區裡。所以難道人們不該知道他們住在哪一個流域裡嗎?他們不該知道他們住在哪一個水源管理區裡嗎?」他懷疑。他認為,如果我們能從紐西蘭學到一課,也未嘗不是件好事 - 這個國家以流域界線為基礎,來重新配置行政界線。

Russ希望能繼續進行的其他荒野與景觀規劃地區,是德拉瓦河下游與莫斯康尼空河(Musconetcong River)。在老瑞吉紙廠的河堤上,我們遇到了莫斯康尼空河流域協會 (Musconetcong Watershed)的John Brunner,然後駛上蜿蜒的道路,穿過瑞吉小鎮。John,一位熱心的獨木舟駕駛者,說這條當地人稱為「麝香」的河流「小而強悍」。他告訴我們這條河的名字源自"Lenape",意思是"流動的水"。我們通過幾處老工廠,這些工廠是河流歷史與工業發展的見證。這條河流很受釣者歡迎 - 這地區的石灰岩地形很適合釣鱒魚和划船。

「荒野與景觀河川法案不只是為原始的西部河川而設計,」John說,「它也是為了保護文化與歷史價值而設立的。」

我們走出車子,站在許多橫越河流的小小的、只容單行的橋樑中的一條小橋上。水很淺,但在我們的腳下湍急地流。在大學中主修音樂的John,正在解釋他如何開始從事流域保護的工作。他說其實很簡單:「在河流與音樂之間,是有一條細線相連的。」

Amy Souers是華盛頓特區「美國河川」的網站編輯。她正在進行為期兩個月的橫越美國道路之旅,以探查美國的河川。(06.06.2000)

原文與圖片詳見
版權歸屬 Earth Day Network,環境信託基金會 (謝洵怡 譯,李玲玲審校 )
中英對照全文:http://news.ngo.org.tw/issue/against/against-000623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