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大地 The White Planet | 環境資訊中心

白色大地 The White Planet

一起聆聽北極的呼喚

2006年12月31日
資料提供:前景娛樂有限公司

白色大地導演:Thierry Ragobert

編劇:Thierry Piantanida

演員:格陵蘭海豹、北極熊、獨角鯨 、 冠海豹、麝香牛、髯海豹

上映日期:2007年1月5日

類型:78分鐘紀錄片

官方網站:
http://www.whiteplanet.com.tw

官方部落格:
http://whiteplanet.miniworld.com.tw

早場優惠券下載

神祕綺麗的北極大地首度成為電影的主角,少了搧情的對白,只有寫實的紀錄這片白色大地,以及生命的動人樂章。白茫茫的北極圈,仍然有四季變化,各種動物都各自有適應的生存方式。為了孕育下一代,牠們準備好了,準備好犧牲一切,踏上艱苦的旅程。關於北極,生命帶給我們一種極為美好的記憶。

但是,人類的破壞力卻遠超過大自然的調節能力,白色大地正在緩慢的消失…… 漫漫長日,白色大地訴說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故事。熊媽媽挖了一個祕密洞穴,牠的小寶寶很快就要出生了。牠必須100天不吃不喝,直到3月的陽光再度灑落大地,對於小熊來說,好像再誕生了一次。

北極熊4月,極地森林的寒冬尚未過去,馴鹿的大規模遷徙活動開始了,太陽將不再西沉。6月,白色大地暴露在陽光下,僅僅數月,凍原的冰雪消融了,冰層變小了,顯露出北冰洋與小島嶼的原始風貌。在無邊的峽灣裡,巨大的冰層正迅速崩裂。就在這一片混沌之中,傳說中的獨角鯨伴隨著浮冰群起舞蹈,天使魚在光束下翩翩起舞,北極鯨追隨著海洋裡的浮游生物鑽進了冰海迷宮。

走過全世界的旅人,經歷了數以萬計英哩的飛行,最後回到它們的出生地。在浮冰的另外一面,他們發現了新世界。冰水消融,鱘魚組成的巨大家族歡呼著,大白鯨慶祝著春天的來臨。在連續4個月的白天之後,黑夜再次返回白色星球,寒冷再度壟罩、海洋再度開始結冰。母熊知道是時候了,他必須痛苦的留下他的孩子,他們得自己學著照顧自己,她在一旁看著他的孩子們戰鬥的遊戲,在這個遊戲裡,他們必須在即將而來的秋天爭取到夥伴,他們的成人生活就要開始了。母熊獨自離開,朝向上一次結冰的地方,有一座最新成型的冰川,那些浮冰將是獵海獅的新的希望。

過去的30年,北極的冰川消失了100萬平方公里。這個面積幾乎等於2個法國的大小,氣候學家預估本世紀全球氣溫將上升7-10℃。這也意味著,之後北極的夏天冰川將全部溶解消失,而依賴著這些浮冰的物種們將全數滅絕。北極的現象將是一個警告,危險將威脅所有的人類以及我們的地球。我們必須為保留這份非凡的遺產而戰。

獨一無二的舞台

北極狐在這個地球上,如果要說哪個地方在不久的將來,將會有巨大的變化,那麼,那個地方肯定就是北極了。因為地球溫室效應的現象,在這幾年間多次跟隨赴極地研究溫室效應的科學家出入極地的製作人,在親眼目睹巨大的冰川於眼前崩毀、冰層消融的衝擊後,深感「北極壯麗風光與生物多樣性有多麼迫切的需要影像的紀錄與保存」。

過去電視紀錄片對於北極的描寫,多半都從環保議題的觀點切入,但是本片的導演及製作團隊卻更希望能「直接透過影像的捕捉讓更多更多世界上的人們了解北極的美,進而產生關心。了解在世界遙遠的那個角落,有多少的生命為了生存而奮鬥,牠們的美麗、牠們的堅持,但生命就是無數生與死無盡的交織。過去這些不為人所知的北極的種種,唯有螢幕才能真正畢現他們的風華。」

零下50℃的苛刻環境

電影在最開始拍攝時的製作概念就是要忠實記錄並呈現北極四季的風貌。「北極的環境與我們所生存的世界的環境有著天壤般的差別,在那邊,不僅狩獵、可供生命繁衍與撫育的時間都極為有限。在這樣艱困的自然條件下,動物們為了生存,只能竭力與自然搏鬥;如果不能完整呈現北極一年四季中不同季節的不同風貌,便無法成功地傳達這樣的訊息。」因此,即使是在多數的動物都在長眠的冬季,製作團隊依然帶著攝影機,深入北極的各個角落。

「在零下50℃、且完全沒有陽光的黑暗中進行攝影工作,是要有賭上性命的覺悟的。」攝影師回憶在極地的拍攝經驗時說,「當時速100公里的暴風雪朝你、朝著攝影機的鏡頭迎面吹來的時候,你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冰漠了。你不僅要顧好自己、還必須想盡各種辦法保護攝影機。在黑暗中,讓攝影機在暴露在空氣最小的情況下進行拍攝,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一件事。」因此,在寒冬中的拍攝便不得不使用較不耗費電池的超16釐米底片及紅外線攝影機。

與野生動物相遇的奇蹟與困難

格陵蘭海豹在浩瀚廣大的北極,要拍攝在眼前出現的動物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但製作團隊仍然非常希望能夠捕捉到大規模的馴鹿移動,但是類似這樣大規模的動物移動,除了坦尚尼亞的牛羚群以外,都是極為罕見的。製作團隊從2002年開始,就不斷嚐試拍攝,但始終都失敗了。但就在2005年的時候,事情出現了轉機,在加拿大北方的魁北克,竟然突然出現了多達50萬頭的!這對工作人員來說,都是莫大的鼓舞。因為「馴鹿並不是每年都會在同樣的地點聚集,同時也受到氣候的影響,能在這裡遇見馴鹿的大規模集體移動,簡直是奇蹟。拍攝過程中遭遇失敗的焦慮,拍攝行程安排的挫折,環境的艱苦困難等等所有辛苦,都一口氣被吹散了。」

這是首度世界上集結了最好的極地與自然生態的攝影團隊一同協力來描寫這個偉大而未被開發過的壯麗世界。在北極這個這個壯闊的而偉大的大自然場景,所有居住在在北極的野生動物的行為與生存技能都令人感到不可置信,更蘊含了動物們真情的告白。我們目擊了北極熊寶寶在冰上跨出生命的第一步,北美馴鹿不停遷徙的命運就像是與地球這顆最大的行星綁在一起一樣。我們體驗了極地的冬季的來臨,並看著北極的動物們在漫長的黑夜醒來,我們記錄這個永晝的大地,一年之中的幾個月,北極成為動物們的覓食的樂園。我們發現了這些動物們為了哺育自己與孩子所因應而生的各種法則,他們繁衍下一代,並保衛他們的孩子免於受到這個艱困並充滿敵人的環境的侵襲。

對於這個倍受威脅的世界,我們決定將大自然的畫面,我們用虔敬的心對未來提供一個持久的紀錄。我們無法用某幾場鏡頭就能夠說完這個故事,或是去展示這個壯麗的大自然,然而這個故事將會一直存在,從好久以前開始並持續到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