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了…… 關渡平原 | 環境資訊中心

10年了…… 關渡平原

2007年02月04日
作者:洪淳修

2006關渡自然公園2006年12月,入冬的第一波寒流抵台,但在關渡自然公園的多媒體放映室裡,卻讓我倍感溫暖。「城市.河口.人」――用紀錄片看關渡正在此展開,裡頭播放我3年來在關渡平原拍的2部紀錄片,許多觀眾無畏低溫加陰雨,專程來關渡看《城市農民曆》與《河口人》,這分別呈現台北市僅存的農漁人,在面對都市快速發展後,農漁人們的強韌生命力的片子。這兩部片在很多地方放映過,卻沒有在關渡平原放映來的有意義,因為這是兩部有關土地的紀錄片,能在看過紀錄片走出放映廳,還能馬上面對片中的場景,我想會讓觀眾多一些思考留在心底吧。同樣地,在影片放映過後,我望著關渡自然公園外的風景,也想著……跟關渡平原的緣分,一晃眼也10年了。

關渡自然公園觀景屋1996年3月台海飛彈危機,我正好在當時的關渡師服役,看守著防禦淡水河口的飛彈基地。那年的3月全營管制休假,總統大選也沒人能回家投票,全營的M-41坦克被移防到沿海待命。我不會開戰車,只能留守營區,被分配到的戰備位置就是關渡平原,任務是防止共軍空降關渡平原進入台北市。我是觀測兵,負責報座標給砲班攻擊,當時我就看著手上的地圖,心想台北市怎麼還有這麼大片的地方,可以讓共軍來空降,那時也根本沒去想,上頭怎麼會沒有房子?也不知道裡頭有人在種田。之後我才開始去注意關渡平原上有什麼,不然我一直都以為上頭長都是雜草。退伍後,沒事的時候就會騎車去那閒晃,慢慢發現那裡秋收時,夕陽灑在稻穗上很美;春夏交接時,那裡會開滿成片的蓮花;在貴子坑溪的盡頭還有個漁村。對從小在城裡長大的我來說,這裡真的跟台北市很不一樣,沒有擁擠吵雜,空氣裡還帶點淡淡的花草味。那時心想,住在這的人應該是蠻幸福的。

2004關渡平原只是這樣浪漫的想像,在拍了《城市農民曆》之後破滅了。營建廢土傾倒、焚化爐落塵、財團購地、休閒與農業衝突,全都是住在上頭的人所遇到的困境,以前聞到空氣中淡淡的花草味,好像現在聞起來,都充滿戴奧辛的味道。田園牧歌深入了解後,似乎是首城市變奏曲,原先的浪漫變得殘酷起來。2006年我又拍攝了另一部《河口人》的紀錄片,內容是紀錄關渡平原一個叫八仙的漁村,生活在那兒的人,面對河流日漸污染後,祖孫三代對河流的不同想像。雖然拍這兩部片的過程中觀察到了一些現實面,讓眼前的風景再也浪漫不起來,但還好是上頭那群可愛的人,讓我沒事的時候,還是會想去那看看,找阿郎(《城市農民曆》主角)泡茶聊天;去捏一捏陳楷元(《河口人》主角)越來越胖的臉,看看他阿公2006陳楷元畢業典禮的身體好一點沒。前陣子在八仙的廟裡聽說,政府有意徵收河堤內40公尺的土地,作為河濱綠帶來供市民休閒,若這個傳言屬實,不知道這群八仙人會如何?變成遊客的活標本?還是離開他們世守百年的家園?但不管未來如何,只希望八仙人…… 你們未來都好。

本文原刊於「城市.河口.人」部落格

河口人    《河口人》Fisherman in  the City   

  • 片長:62分鐘 
  • 導演:洪淳修
  • 攝影:洪淳修、邵易謹、康家豪
  • 剪輯:洪淳修
  • 得獎 :2006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南方影展競賽入圍

 

城市農民曆    《城市農民曆》   

  • 片長:60分鐘 
  • 導演:洪淳修
  • 攝影:洪淳修、邵易謹
  • 剪輯:洪淳修
  • 得獎 :2005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入圍、台灣地方志影展優選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