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盔犀鳥瀕絕 印尼盼關閉「紅色象牙」黑市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稀有盔犀鳥瀕絕 印尼盼關閉「紅色象牙」黑市

2016年10月03日
本報2016年10月3日綜合外電報導,姜唯編譯;蔡麗伶審校

全世界最稀有鳥類之一的盔犀鳥(helmeted hornbill),正遭受不亞於象牙盜獵的生存威脅。其紅色的大塊頭骨在黑市號稱「紅色象牙」,價格是象牙的好幾倍。由於近年來中國市場需求升高,導致在近三年內保護等級就躍升至「極度瀕危」。

盔犀鳥(helmeted hornbill)。圖片來源:Citron(CC BY-SA 3.0)

由於中國市場對象牙的需求升高,儘管貿易屬違法,獵捕數量仍大幅增加。因此盔犀鳥在近三年內保護等級已躍升至「極度瀕危」。圖片來源:Citron(CC BY-SA 3.0)

中國市場需求升 盜獵數量大幅增加

盔犀鳥主要棲息在印尼、婆羅洲和泰國。幾個世紀以來,棲地居民為取其尾巴羽毛,就有獵捕盔犀鳥的活動,但2011年起,由於中國市場對象牙的需求升高,儘管貿易屬違法,獵捕數量仍然大幅增加。2012年被列為「近危」,三年內保護等級就躍升至「極度瀕危」。

根據物種生存網(Species Survival Network)資料,2012年至2014年在印尼和中國共起出2100件盔犀鳥首,每年約有6000隻盔犀鳥遭殺害。

未成年盔犀鳥也遭盜獵 印尼盼更多國際行動

上月27日,印尼政府在南非約翰尼斯堡登場的華盛頓公約大會上,揭露了盔犀鳥的生存危機。1975年,華盛頓公約已將盔犀鳥列入最高等級保護,禁止所有貿易活動。印尼希望能有更多國際行動,遏止走私盔犀鳥頭骨的集團犯罪。

「由於盔犀鳥頭骨價格高昂,獵人不惜獵殺他們所見的任何一隻盔犀鳥,包括尚未成熟的個體。」印尼代表指出。

2015年起,印尼警方已經逮捕並起訴15位走私者。「象牙和犀牛角走私有詳細的資料紀錄,但是盔犀鳥走私則無。若再不阻止盔犀鳥走私活動,這個物種將會永遠消失。」

Tropenmuseum(CC BY-SA 3.0)

象牙和犀牛角走私有詳細的資料紀錄,但是盔犀鳥走私則無。若再不阻止盔犀鳥走私活動,這個物種將會永遠消失。圖為處理過後的盔犀鳥頭骨。圖片來源:Tropenmuseum(CC BY-SA 3.0)

盔犀鳥叫聲獨特易被捕 一夫一妻繁殖慢

「盔犀鳥的叫聲獨特,一英哩外就聽得見,因此非常容易被獵捕。」野生物保育協會班奈特(Elizabeth Bennett)說。

班奈特也提到,盔犀鳥繁殖緩慢,特別容易因為盜獵而出現存續問題。盔犀鳥終其一生只有一個配偶,每年下一至兩顆蛋,公鳥會用泥土把母鳥藏在樹洞裡,透過裂縫餵養母鳥和幼鳥,也就是說如果公鳥被獵殺,全家都會挨餓。盔犀鳥用牠們的頭骨敲樹木,把昆蟲敲出來,或是用頭骨打架。而棲地大量轉作棕梠油園也是盔犀鳥的生存危機之一。

華盛頓公約國同意需要立即的行動方案,將在數日內決定具體形式。班奈特表示,華盛頓公約在向政府施壓上相當管用,包括促使中國政府行動。

走私與政府貪污有關 應深入探討

英國《衛報》26日披露國際組織犯罪在亞洲野生物貿易中扮演的角色,直指與政府高官貪污有關,此外也揭發亞洲野生動物走私網核心的家族企業。

世界自然基金會英國野生物首席顧問蘇爾(Heather Sohl)回應該報導表示:「大規模犯罪往往與貪污息息相關,本屆華盛頓公約會議將首次探討貪污問題。」

國際人道協會何燕清(Iris Ho)呼籲華盛頓公約國給予這些動物最高等級的保護,確保亞非野生動物走私集團儘快落網。

參考資料

作者

蔡麗伶(LiLing Barricman)

In my healing journey and learning to attain the breath awareness, I become aware of the reality that all the creatures of the world are breathing the same breath. Take action, here and now. From my physical being to the every corner of this out of balance's planet.